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海匪

第三百九十七章 海匪

  大船行驶了三天三夜,吴勉还是那副样子。每天不是拉着赵文君在甲板上欣赏海景,就是和自己的妻子在船舱里说话。而且他对谁都笑眯眯的,称呼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是那么归老兄、无求这样之前从来不会出口的话,说起来也没完没了。
  
  吴勉的变化让百无求也受不了,趁着白发男人带着老婆在甲板上欣赏海景的时候,百无求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老家伙,这事不对啊……你叔叔这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是不是接受不了妞儿的事情,直接就疯了?你叔叔特别,别人疯起来打人。他疯起来就是瞎客气,你知道刚才他和老子说什么了吗?无求,这几天辛苦你了……自打认识他那天起,你叔叔什么时候和老子这么客气过?十五六年前得罪了他一次,这些年一直管老子叫做姓百的,冷不丁这么客气,你说吓人不吓人?”
  
  “傻小子,对你好点也不行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还不是徐福那个老家伙的功劳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能让你小爷叔这么心平气和……”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站在甲板上的小任叁大声喊道:“老不死的!
  
  对面过来了一艘挂着黑帆黑旗的船……你过来看看咱们是不是遇到海匪的船了……”
  
  因为这次海妖们的伤亡过大,百无求特意下旨不许海妖们跟随。让它们回去休养,故而大船的周围并没有跟随海妖。否则的话,任谁的大船也不敢靠近他们这边。
  
  当下,归不归带着百无求来到了甲板上。老家伙看到了远处正在冲着他们行驶过来的海船,随后嘿嘿一笑,冲着甲板另外一边的吴勉、赵文君说道:“还真是黑旗海匪船,傻小子你过去打发他们,别让这船过来打扰了文君观海的雅兴。”
  
  “归叔叔,还是算了吧。这海这么大,又不是咱们一家的。他们想要怎么驶船也由得他们,再说挂着黑帆的也不一定就是海匪,也许就是风俗不同而已。”和吴勉重聚之后,赵文君看世上什么都是好的。就算来的真是海匪,只要不对他们做什么,吴夫人也觉得对方的船上好人多。
  
  “那就听文君的”笑咪咪的看了这小两口一眼之后,归不归也不在理会对面行驶过来的黑帆船。就算来的真是海匪,有小任叁一个就足够过去杀一个鸡犬不留了。
  
  半响之后,对面的大船终于行驶到了他们这艘船的旁边。黑帆船与他们这艘船并排而行,这时,对面的甲板上出现了百十来了衣衫褴褛、手拿刀剑的男人。其中一个当头的一声令下之后,从黑帆船上飞过来十几个拴着绳子的钢钩,钢钩牢牢的勾住了船帮之后,原本就应该攻过来的。
  
  不过此时船上的海匪看到了归不归身边,满身杀气的百无求,谁也不敢首先越船。
  
  当下骂骂咧咧的对着吴勉这艘船骂个不停。
  
  这时,那个当头的先是一阵哈哈大笑,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听好了,把船上值钱的货物、钱财统统交出来。再把那个小娘们送上来,老子饶你们不死。要不然的话,把你们一个一个放血,喂了海里的海王八……”
  
  这时候,其余的海匪们也开始起哄:“这个小娘们不错,李老大你睡够了可别忘了咱们其他的兄弟。”“让老子先睡了这个小娘们儿,分的钱老子少要一半……”
  
  海匪头目哈哈一阵大笑,说道:“老子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老子的就是你们的,这样,老子先睡三天,然后你们一人一天,睡够了就把她卖到窑子里。这小模样怎么还不卖个十两八两的黄金……”
  
  赵文君生下来就是金陵王府的郡主,后来又被先帝加封为长公主。就算后来来到了徐福这边,方士们见到她也是礼遇有加。什么时候见识过这么粗鄙的人,当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用抱袖遮挡住了脸庞。随后在吴勉的陪伴之下,转身向着船舱里面走了过去。
  
  看到了这些海匪敢羞辱赵文君,百无求当场就不干了。当下他将自己从海妖那里得到的大斧子举了起来,冲着对面的海匪吼道:“你们这些马生驴养的骡子!你们爹妈不好好拉磨驮人,生出来你们这样丢人现眼的杂种来。今天老子把你们活劈了……前几天老子净杀妖灵了,今天换你们来,用你们的脖子来给老子磨磨斧子,你们爹妈生你们就是个笑话……”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看到赵文君已经回到了船舱,就开始脱衣服。它的风格还是先把自己脱个一丝不挂之后,再过去杀人。百无求的嗓门大,直接压过了对面一百多的海匪。骂的这些海匪大怒,准备跳过来和这个黑大个拼命。不过他们这时才发现两艘船之间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墙壁,他们无法跳过去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护送自己夫人回到了船舱的吴勉再次出现在了甲板上。此时他脸上竟然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冲着已经脱光衣服的百无求说道:“无求,我和你商量一下,这次让我来吧。文君被他们羞辱,我不做点事情怎么对得起文君。”
  
  “老子都脱成这样了,小爷叔你和老子说这个?”这三天吴勉对百无求客气的有些过分,让这个黑大个已经开始麻木。忘了之前的白发男人是什么样子。当下它直摇头,嘴里说个不停:“老子今天不杀了他们,这一身衣服怎么好意思再穿回去……老家伙你拉老子做什么?呜……”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背后拉了它一把。这时,小任叁也爬到了二愣子的背后捂住了它的嘴巴。老家伙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船上一百二十一个海匪,都是你的……别和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它也是看妞儿受了欺负,要给妞儿出气。”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文君好,感谢还来不急。怎么会怪罪呢? ”吴勉微微一笑之后,转身踩着海匪船的绳索向着对面的船只走了过去。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老家伙这才算松了口气。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对着莫名其妙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小爷叔的气一直憋着,你不让他这口气撒在这些海匪的身上,那早晚也会出在我们的身上。想想他以前什么样子,这就是看在文君的面子上,要不刚才你小爷叔就会先用雷劈了你,然后再去弄死这些海匪了。”
  
  “老子也没说什么啊?大不了让给你叔叔嘛,好像老子没杀过人一样。”这个时候,百无求也反应了过来。当下它看着已经跳到对面上的吴勉背影,嘴硬的说道:“老家伙,老子这是看你的面子……”
  
  就在百无求说话的同时,原本勾住他们船只的绳索突然直接烧起了火。随后对面的海船还是快速的向着远处飘了过去,原本已经举起来刀剑要对吴勉下手的海匪们这时候也被吓住了。他们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脸上已经失去了笑容的白发男人,心里隐隐明白过来,这次可能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这时,吴勉先施展手段,禁止了船上的声音外传。随后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百多名海匪,说道:“为什么你们这些恶人活着,她却要魂飞烟灭?为什么她生下了孩子却一天都不能相见?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