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外公外婆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外公外婆

  归不归在手里把玩这枚小小的龟壳,听着徐福继续说道:“海眼当中的妖气、阴气太盛,虽然我—再小心,不过这些年还是一点一点的影响到了占祖。现在用占祖占卜和海眼有关的事情,只能看到一片混沌了。”
  
  徐福说完,归不归并没有纠缠占祖的事情。老家伙把玩了片刻之后,便将手里的龟壳还给了大方师,嘿嘿一笑说道:“刚才大方师说要离开的,老人家我斗胆问一句。这离开怎么讲?是要藏在某座空船上呢?还是直接离开这面海域?
  
  “我会离开这片海域,一天之后再回来。”徐福说了一句之后,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在担心我会一走了之吗?海眼处理的不好便是天大的事情。再说你们几个的本事还不足以应付大的喷发……”
  
  “大方师你误会了。”归不归打断了徐福的话,他笑了—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在想,你还是带着赵文君一起走吧。一旦海眼有个风吹草动的,她留在这里也是个麻烦,还惹得吴勉分神。
  
  还有就是你走了,是不是留下来几件法器?大喷发虽然来不了,不大不小的喷出来千八百只妖灵,我们也受不了。那支帝崩是不是暂时还给我扪?当初那件法器就是给方大师镇守海眼用的,现在海眼让我们看守一天,帝崩是不是也暂时还给我们一天?”
  
  “我就知道老家伙你一定会打帝崩的主意,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徐福说话的时候,身后一个表情肃穆的神识从怀里面摸出来那件龙形法器。将它放在了归不归面前的桌子上之后,说道:归不归,帝崩的威力巨大,如果真有危难的话也不要对着海眼底部直接使用。那样的话会打通海眼,到时候四面八方的妖灵一起从里面喷出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
  
  你听明白了吗?”
  
  理论上这三个神识和本体一样都是徐福,归不归谁也不敢得罪,当下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记住了,就是天塌下来,我老人家也不敢直接对着海眼底部施展。不过这话说回来,后天下面真不会有什么大喷发吧?”
  
  “海眼的喷发时间虽然没有准时,不过大的爆发总要—两百年才有一次的。”徐福的本体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上一次大喷发才过了二十年,海眼还远远不到大喷发的地步。给你帝崩是为了壮壮你们的胆气,等我回来之后,这件法器还是要还给我的。”
  
  归不归拿起了这件久违了的法器看了一眼之后,冲着徐福说道:“说起来一件帝崩还是壮不了多少的胆气……要不然的话九曲剑和炙熔是不是也借给老人家我……”
  
  “老家伙,你连我贴身的法器都惦记上,这就有点过分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帝崩给你,已经是我格外的恩典了。你还敢去打九曲剑和炙熔的主意,别动那个心思了。就算哪一天我真的想要把这两件法器传下去,也只能传给广仁。”
  
  归不归原本就没敢真打那两件法器的主意,只是搂草打兔子,谁知道这位大方师会不会一时糊涂,直接把那两件法器暂借出来。现在听到大方师一口回绝,果然他还没有糊涂到这个份上。
  
  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说到广仁了那就再插一句,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他怎么和童戚振在一起打涟涟?广之辈几个人当中就数他最联明了,他不会看不出来大方师你的真实意图吧?”
  
  提起来广仁,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
  
  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傻小子就是太听我的话了,只要有人说是我要他如何如何。广仁便信了……”
  
  徐福口中的这个人就是童戚振了,他被徐福暗示着回到了陆地之后,知道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几乎不可能完成平衡三界这样的大事。当下只能找一个有力的帮手,算来算去这个帮手非广仁大方师莫属了。
  
  那次他将陆地上所有的方士,连同席应真、吴勉等人都关在不归图的时候。找到了独自在阵法当中游走的广仁,童戚振伪造了一封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法旨当中按着徐福的口气让广仁协助童戚振完成制衡三界的重任。
  
  大方师身在海外,妖山和冥界已经相继易主。徐福会重新制衡三界的关系也在广仁的意料当中,这也是徐福大方师的办事风格。加上还有徐福亲笔所写的法器,当下广仁便信以为真。随后马上答应了童戚振协助他制衡三界,而童戚振借口大方师交待,广仁看过了法旨之后便要立即销毁。当着这位大方师的面,一把火烧了法旨,而广仁还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等到海外的徐福得知广仁和童戚振混在了一起的时候,恨得牙根直痒痒,不过童戚振此时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已经开始挑拨判官和阎君的关系了。他还从黄巢那里借走了几十万的阴兵,此时如果拆穿了童戚振,那这个计划便要功亏一篑了。当下徐福只能暗吃了个哑巴亏,任由广仁和童戚振越走越近。直到之后—发不可收拾。
  
  不过好在上次神识借着广悌身体带回赵文君的时候,已经和童戚振说好,让他不要再难为广仁。这十几年童戚振似乎和广仁真的没有什么接触。徐福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样的话又不好对着归不归去说,当下徐福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算是应付了过去。
  
  好在归不归也不纠结这件事,只是既然让这个老家伙帮着看守一天,总是要出点血的。在归不归一再明说暗示之下,徐福还是让鲁天闽带着这个老家伙去往藏匿天才地宝的几艘大船上。让归不归在当中挑选十件天才地宝,这样说的话,这次倒是像是徐福用这些天才地宝雇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来看守海眼一天。
  
  看着归不归嬉皮笑脸的跟着鲁天闽走远之后,刚才送出帝崩的神识对着徐福的本体说道:“他们能看守住海眼吗?这几天下面已经有了预兆了。虽然不是大喷发,不过一旦他们几个大意—样不可挽回……”
  
  徐福冲着自己的神识笑了一下,随后说道:“你会错我的意了,这次看守海眼的底牌是谁?现在还没有看清吗?”
  
  神识愣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是吴勉和归不归吗?我们不是要把这里交给他们一天吗?”
  
  “那是我对归不归说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回头看着那一片被泡在海水里面的海眼。沉默了片刻,随后对着神识继续说道:“这次看守海眼的底牌是百无求……”
  
  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一座大船当中,吴勉和赵文君坐在甲板上,话说着这十六年来的离别之苦。白发男人向自己的妻子解释了他们的女儿刚刚嫁人,等到再过个一年半载,他会带着女儿、女婿一起来看她。
  
  “梅儿都嫁人了……”赵文君长叹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十六年不见了……当初她还在我的怀抱里,想不到现在已经嫁人了。再过两年梅儿就要为人母了,你我是不是就要做外公、外婆了?”
  
  “外公……外婆……”吴勉突然冲着赵文君笑了一下,随后说道:“为什么你说到外公的时候,我想到的却是归不归那个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