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章 私房话

第三百八十章 私房话

  看到了徐福提到了自己两名已经转世投胎的弟子有些神伤,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不说这个了,说点别的……我们几个来的时候听到一件事情。听说这十几年来,海上有人一直在屠杀海妖。这个大方师你是知道的吧?”
  
  徐福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之后,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我是知道的,也派方士去查过。不过屠杀海妖的人行事缜密,做事没有什么规律。我派去的人都空手而返,后来再想找他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再不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老人家想多了,老人家我看怎么那么像是童戚振的手笔?”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吴勉还在这里,大方师你又一直在海眼没有出去的话。老人家我还以为是童戚振已经打开了禁术,正在外面海上用海妖们来测试禁术的威力……”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徐福的脸上,看着这位大方师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之后,这才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这个可不能怪老人家我瞎猜,这么久了连禁术是什么都不知道。再说屠杀海妖的术法也是古怪,绿光一闪之后,海妖们便无声无息的死掉了。我老人家能想到的术法都想到了,可就是想不通这会是什么样的术法。难不成是童戚振当年在这里带走的禁术……”
  
  “天下的术法各种各样,我都不敢说都知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了?”徐福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指着吴勉和赵文君继续说道:“不打扰他们小两口团聚了,老家伙你留下来陪我说话,天闽,给吴勉伉俪找一艘空船,让他们去诉离别之苦吧。
  
  再给妖王陛下和任叁准备一桌酒席,我这里禁大荤,这点果子、肉蒲不尽兴,再弄两坛泗水号送来的美酒助兴……”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冲着百无求欠了欠身,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徐福还要在这里看守海眼,不能相陪。怠慢陛下了。”
  
  “什么慢待不慢待的,老子也不是记仇的。”百无求看了一眼面前的托盘之后,继续说道:“什么酒席不酒席的无所谓,只要别让老子再喝你这酸酒,老子就知足了……任叁,你今天沾了老子的光。
  
  走,踉着老子吃酒席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席应真和徐福不和的缘故,小任叁有些打怵大方师。小家伙巴不得快点从这里离开,当下它直接窜到了二愣子的肩头,骑着这位前任妖王在鲁天闽的带领之下,离开了海眼这片区域。
  
  这时,吴勉带着自己的妻子也跟着走了出去。白发男人自打见到了赵文君之后,心思便都在她身上,不过临走之前还是看了徐福和归不归一眼,说道:“现在多余的人没有了,你们俩可以说说见不得人的私房话了……”
  
  吴勉和赵文君大婚之后,极少在自己妻子面前这么说话。更何況面对的还是大方师徐福,赵文君都被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向着大方师解释:“大方师您别怪罪他,时隔十六年,吴郎再见我有些失态了。他心里还是很尊重您的……”
  
  “吴勉心里有尊重的人?”徐福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吴夫人说道:“如果不是他现在就站在这里,我还以为还有另外一个姓吴名勉之人……吴夫人不用紧张,我认识尊夫也有一千多年了。早就习惯了他这脾气。如果真要怪罪的话,当年也不会将方士一门不传之秘交付与他了。我与归不归也有许多年不见了,就像尊夫说的那样,要说点见不得人的私房话了。”说完之后,徐福又笑了几声。
  
  看着吴勉、赵文君夫妇和两只妖物都离开之后,徐福的笑容慢慢凝固在了他的脸上。这时,归不归给自己倒上了第三杯蜜酒,好容易将蜜酒压下去之后,老家伙这才冲着徐福说道:“有了这杯酒垫底,现在大方师你不管说什么,老人家我都能听下去了。只要不是把这里交给我老人家看管……”
  
  “有时候我自己也想过,如果当初你不是那么滑头的话,也许大方师的位置就是你的了。那么现在这些头疼的事情也不用我来操心了……”看着归不归嬉皮笑脸的样子,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猜的没错,在海上屠杀海妖的人就是童戚振。我原本以为这个人的心智和你我放佛,现在看起来单论心智的话,他还在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之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也给自己斟满了一杯蜜酒。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他竟然可以绕开种子的力置,另选途径开启了禁术……当初看走眼了这个人,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或许我会让他接替火山……算了,不说这个了。”
  
  摆了摆手之后,徐福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毕竟是另辟蹊径,他还没有完全打开那道禁术。现在只是在不停的尝试,陆地上没有机会,童戚振这才选中了那些海妖的。虽说现在百无求能看管住这些海妖,不过一旦妖山再次易主……”
  
  “他在海上用禁术屠杀海妖,大方师你就这样无动于衷?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以前想过一件事,童戚振是大方师用来平衡妖山、地府和人世间的棋子。既然已经是棋子了,那么顺便在牵制一下吴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大方师的棋局更大。
  
  既然童戚振可以牵制吴勉,吴勉力什么不能牵制童戚振?这样的话,禁术为什么需要种子的力量才能打开也说得通了。可是现在多了一个不确定,童戚振实在是太聪明了,他绕开了吴勉自己开启了禁术。这就出乎大方师你的棋谱了……”
  
  “童戚振的确让我有些吃惊,不过他还在我的掌控之中。”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徐福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默认了归不归的话。随后他继续说道:“而且屠杀海妖也算是制衡海妖,也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过我留你在这里,要说的是更重要的一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原本这一天的衰弱期早已经到了,只是当时吴夫人在重塑魂魄的紧要关头。我这才拖了将近一年,直到她魂魄重塑的初有成效,这才来找你们过来替我看守一天。说实话,原本最合适的人选是大术士席应真的。不过术士、方士之间素有摩擦,还是你们几个人看守这里我才放心。
  
  这次三个神识也要归位修养一天,我只能把这里的方士交给你们。如果不巧就是在我离开这一天的时候海眼喷发的话,这些方士归你们听用。好在二十年前海眼刚刚大喷发过一次,就算喷发你们也应该应付的来……”
  
  “大方师,海眼喷发你还会不知道吗?”没等徐福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他的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有占祖在手,海眼什么时候喷发,您知道的最全。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比大方师更加清楚吧?”
  
  “占祖?你以为我没有用过吗?”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从怀里面拿出来那个小小的乌龟壳。随后将它递给了归不归说道:“我用占祖占卜过后天的事情,不过从当中只是看到一片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