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尝蜜酒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尝蜜酒

  听了吴勉答应徐福看守海眼,归不归脸上的表情便纠结了起来。老家伙连连向白发男人使眼色,希望他可以反悔,最起码也要在徐福的身上捞点好处。不过吴勉好像没有看到一眼,看了一眼大方师之后,说道:“如果我没来。或者来晚了,你这一天要怎么办?”
  
  “你会不来吗?”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吴勉身边的赵文君,随后继续说道:“我可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不就是看守海眼吗?有什么了不得的,老家伙,你和老子一起帮着你叔叔看着海眼。”这时候,百无求扯着嗓子继续说道:“才一天而已,加上那三个假徐福,就算运气不好真遇到海眼里里有什么东西喷出来,咱们加在一起……”
  
  “妖王陛下,有件事情我要澄清一下。”没等百无求说完,徐福已经打断了它的话。微微一笑之后,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这次神识们和我一起要离开一天,不过你们需要什么,可以直接和我说,我让弟子们去准备……”
  
  “等一下,大方师你自己离开一天不算,连这三位神识也要离开吗?”这时候,归不归已经等不及吴勉表态了,他抢在前面继续说道:“那就不一样了,大方师你守在这里这么多年,有三位神识相助,还时常的出现一些事端。现在你们几个都离开,一旦海眼闹出什么大的事端,我们几个加在一起也无法抵挡。”
  
  “老家伙你太小看吴勉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而且这一天已经拖了太久,早就到了极限……刚才吴勉问过我他如果不来怎么办?很简单,我会带齐了弟子们远远的躲出去,让海眼空一天,等到这一天过后再想办法补救。不过也许这一天之后,想补救也补救不了……”
  
  听了徐福这样两败倶伤的话都说了出来,归不归还想说两句,却被吴勉的话抢在了前面:“我说过会替你看守一天海眼,不管有没有绅士们相助,我都会看守一天。不过如果一天之后你没有回来,我也会让海眼上面空起来的。”
  
  吴勉的话很明白了,不要想趁机将海眼这口黑锅让他们几个人背上。徐福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我舍得放下这个地方吗?这么好的所在,让你们代管一天还可以,都绐你那就过分了。”
  
  说完之后,大方师哈哈一笑,随后对着空气说道:“天闽,带几壶蜜酒过来。难得今天这么热闹,我破例喝几杯……”随后,鲁天闽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弟子这就去准备。”
  
  听到了徐福要用蜜酒来招待,吴勉、归不归的脸色都有些变化。随后老家伙开口说道:“终于能在喝到大方师的蜜酒了,不过老人家我昨天晚上梦到死去的娘了。
  
  她不准我老人家喝酒误事。大方师,母命难违……”
  
  “老家伙,你那老娘当年投胎转世还是我亲自安排的。现在最少也轮回三、四十次了,现在转世在杭州刚刚为人妻,她是怎么给你托的梦?”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种酒。那么好的东西,怎么会糟蹋在你的身上。”
  
  听了徐福这几句话,归不归这才放心下来。那就是大方师自己酿造的蜜酒了,虽然难喝一点,不过总比另外一种蜜酒好的多。
  
  片刻之后,鲁天闽带着一个托盘走到了海眼近前,之前迎接吴勉他们的神识将托盘接了过来。看来这个鲁天闽也不可以太接近海眼,算起来只有之前的广义、广信还有现在的赵文君可以待在海眼的范围之内。
  
  “当初带出海的蜜酒早已经喝光了,这是我拖了泗水号找来的蜜汁酿造的。”说话的时候,徐福亲自给吴勉他们几个人、妖每人都倒上一杯酒。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就连赵文君这个小女人,徐福也满满的斟满了一杯酒。
  
  “尝尝看,可惜这蜜汁比不得我当年亲自养蜂割的蜂蜜。差一点你们将就着喝吧……”说话的时候,这位大方师已经端起来了自己的酒杯,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一饮而尽。蜜酒入喉之后,徐福轻轻的出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来一丝意犹未尽的表情来。
  
  大方师已经干了杯中酒,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只能陪着一杯。不过这杯蜜酒一下肚,这二人二妖的脸上都纠结了起来。这酒甜腻当中还夹杂酸涩的味道,真不知道这位大方师是怎么把一杯好好的蜜汁变化成这样难以下咽的味道。就连一向嗜酒如命的小任叁喝下这杯酒之后,小家伙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如果不是知道这位大方师惹不起,这个小家伙早就跳起来骂街了。
  
  不过和他们二人二妖截然相反的是,赵文君这杯酒下肚之后,脸上也出现了和徐福同样的表情。随后才恋恋不舍的将空酒杯放回到了托盘当中,徐福见到之后微微一笑,再次亲自给赵文君斟满了一杯酒,说道:“天下识得我这美酒的人不多,你喜欢可多饮几杯。别怕酒醉,你夫君就在旁边不妨事的。”
  
  当初吴勉和赵文君成亲的时候,这位吴夫人几乎滴酒不沾。想不到在徐福这里待了十六年,竟然连这种难以下咽的酒水都能喝的有滋有味了。看着赵文君喝下了第二杯酒之后,徐福再次笑着说道:“可惜你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要不然的话我已经手下你做弟子也是一段佳话了。天下人都说我这蜜酒难以下咽,只有你知道它的好处……”
  
  说话的时候,徐福又要给赵文君再斟满一杯。这次吴夫人说什么都不敢再喝了。她偷偷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有些脸红的说道:“吴郎知道的,在陆地上我滴酒不沾。不知道为什么当年喝过您这蜜酒之后就忘不掉了。这么柔顺的美酒,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不喜欢。”
  
  “他们不识货。”徐福笑了一声之后,指着托盘上面的肉蒲、干果之类的下酒物说:“这些都是占了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便宜,你们用些压压酒意。”
  
  这时,归不归给自己倒上了第二杯酒,笑嘻嘻的一饮而尽。刚刚想要对徐福说两句的时候,刚刚喝下去的蜜酒反了上来。虽然老家伙闭上了嘴巴想要再压下去,却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就见刚刚喝去的淡黄色酒浆顺着老家伙的鼻孔呛了出来。看的徐福一皱眉头,说道:“又被你糟蹋了一杯,老家伙你有话就说,不用这样糟蹋我的美酒……”
  
  “大方师的美酒,果然不是我们这样凡夫俗子消受了的……”归不归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擦了擦脸上的酒水之后,笑咪眯的对着徐福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刚才在外面见到了两个小娃娃,看着像是广义、广信他们哥俩。大方师这是准备再收他们二世为徒?”
  
  “你说那两个娃娃……”听着归不归说到了他们俩,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最后继续说道:“不错,他们俩就说广义、广信二人的转世。不过我却没有再收他们入门墙的打算了,只是有些想念广义、广信他们来,请他们俩过来坐坐……”
  
  说话的时候,徐福有些黯然神伤。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不打算让他们俩继续受苦了,长生不老也好,术法通天也罢都是虚幻。这一世不再折腾他们俩了。”
  
  最近他们都在讨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