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海眼旁边的女人

第三百七十七章 海眼旁边的女人

  看到了两个小伙子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对视了一眼。老家伙开口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看来已经打算再把他们俩收回到门下,不过他这么干的话,其他的弟子这辈子也没有挤进广字辈的机会了……”
  
  被几个方士送到大船上的两个年轻人正是转世之后的广义和广信,当年和他们撕破脸之后,归不归在他们俩的魂魄上面都做了手脚,现在却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发现了广义、广信的魂魄。
  
  吴勉只是看了对面的大船一眼,并没有多说话。这个时候,对方的大船慢慢从吴勉、归不归的身边经过。白发男人和老家伙清晰的看到了两个小伙子的容貌,虽然还是一脸的稚嫩,不过隐隐约约当中能看到当年广义、广信二人的影子。
  
  大船驶离之后,刚刚送两个年轻人转乘大船的小船到了吴勉、归不归的大船之前。小船上面的两名方士起身向着大船上面的吴勉、归不归行礼,说道,方士周添(丁宗胜)见到两位大修士,大方师已经得知几位前来的消息,请几位转乘我们这艘小艇。”
  
  那位船老大也知道这里的规矩,看到了小艇靠前的时候,已经下锚将大船停靠在了这里。归不归看了一眼身边脸色苍白的米昀之后,嘿嘿一笑,说道,你怎么说也活了一干多年,大不了就是重新投胎嘛,下一辈子说不定还有机会成为长生不老之身。你的罪名还不至于魂飞魄散……”
  
  米昀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当初名字上了格杀令的时候,我已经想到有这么一天了。只是米昀愧对大方师,是在无颜去见他老人家。早知道还要回来面对大方师,我倒不如被尹刚他们了结的好。”
  
  “你这话等着死后和吕留仙说吧。”这时候,吴勉已经抢先从船上跳了下来。这个白发男人的脾气各色,他只是稳稳的站在小船旁边的海面上,并没有登上小艇的意思。随后归不归也带着米昀跳了下来。他们俩直接跳上了小船,两位方士冲着归不归笑了一笑。不过面对米昀的时候,连个人的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看起来这两个方士已经知道了面前这个人是谁……随后百无求跟着小任叁一起从大船上面跳落了下来。两只妖物看到小船上面的座位有限,坐上去也受拘束,最后索性和吴勉一起,站在了海面上。
  
  看到了这一人二妖都没有上船的意思之后,两个方士也不强求,他们俩再次对着吴勉行礼之后,开始操控小船向着身后的海面行驶过去,吴勉带着两只妖物以同样的速度跟在了后面。
  
  小船行驶不久之后,突然在吴勉和两只妖物的面前消失。这样的事情吴勉和两只妖物已经经过了多次,当下也不感到意外,直接走进了面前小艇消失的位置。随后他们一人二妖的面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眼前的世界突然变成了黑夜,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数不清的船只聚拢在了一起。
  
  这时,百无求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前面小艇的旁边。对着船上的两个方士说道:“老子打听个事,我们家吴夫人现在怎么样了?在你们这里十六年了,没被你们欺负吧?老子和你们说别打她的主意,人家是有主的干粮。小心他男人疯起来,把你们的船队一把火点了。”
  
  两位方士都知道眼前这个浑浊蒙愣的大个子是什么身份,当下其中那个叫做周添的方士陪着笑脸说道,妖王陛下您玩笑了,那位吴夫人在大方师身边侍候。当初广悌师姐带她回来的时候,大方师已经明令,我等方士不得骚扰吴夫人。她自己有一个专门的住处,除了每天陪着大方师看守海眼之外,连早晚课都不做的。不瞒陛下您说,我们这些方士也只是在逢年过节的大典上,才能见到吴夫人……”
  
  周添的话刚刚说完,没等百无求继续问话,归不归抢先说道:“娃娃,你说广悌也回来了?现在她还在这里吗?”
  
  “广悌师姐早已经回去了。”两外一个叫做丁宗胜的方士继续说道:“十六年前,她将吴夫人送来之后,就去了大方师那里。
  
  听前去送茶水的师弟回来说,大方师对广悌师姐说广义、广信两位师兄都不在了,想要师姐留下来帮忙。还想要再次将广悌师姐变回长生不老之身,不过广悌婉言谢绝了。最后陪着大方师说了一百天的话之后,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广悌走了……”听到广悌已经离开了这里的消息之后,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
  
  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广信还到罢了,广义、广悌可是当年他的亲传弟子。现在广字辈当中一死一走,还有一个离开了门户做了和尚,最让他寄予厚望的那个却上了格杀令。零落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两个方士也跟着叹了口气。这时候,远处的海面上走过来一个三十来岁的方士。他身穿白色的方士长抱,手里提着一只灯笼,赤着脚在海面上慢慢的向着这艘小船的位置走了过来。
  
  走到了距离小船十余丈的时候,这名方士冲着小船上面的两名方士说道,有劳两位师弟了,请将几位交给我就好。大方师请几位直接去海眼那里便好,大方师和吴夫人就在那里恭候各位……”
  
  见到了这位方士之后,船上的周添,丁宗胜二人都变得恭敬了起来。这时,坐在归不归身边的米昀突然站了起来,对着赤脚方士说道:“天闽师弟,那么我呢?大方师知道我回来了吗?他老人家要如何处置我?”
  
  “原来是米昀先生啊,您变了相貌,请恕鲁天闽莽撞了。”赤脚方士好像刚刚认出来了米昀一样,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并没有说应该如何处置先生,不过你还是暂时跟着两位师弟到囚船休息一下,什么时候大方师有了法旨,再请你出来也不迟。”
  
  听到了徐福并没有提及他,原本应该为暂时逃过一劫的松口气的米昀脸上却露出来了失落的表情。等到归不会下了船之后,那艘小艇便向着另外一侧的海域行驶了过去。
  
  “几位请随我来,天闽这就带着你们去见大方师。”赤脚方士侧着身子向着船队的方向走了过去,等他们到了船下的时候,看到从身边周围的船只甲板上,陆陆续续的站出来四五百个身穿黑衣的方士。
  
  这些突然出来的方士,沉着脸看向大船下面的的几个人看了过去。准确的说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白发男人大的身上,当年吴勉杀了的那些方士,大半都是他们的亲朋故友。听到吴勉、归不归亲自送上门了,都跑出来看看这个仇人。如果稍后他和大方师有什么争执的时候,这些方士便会都冲过去,将吴勉、归不归舟置于死地。
  
  “老家伙,老子是哪里得罪了他们?你看看都在盯着老子……”百无求会错了意,盯着也虎视眈眈的看向头顶上的这些方士们。
  
  “傻小子,你想的多了。我们马上就能见到妞儿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突然加快了脚步,快速的向着海眼的方向走了过去。吴勉见状也快速的跟着归不归一起,向着对面海眼的位置快速走去。
  
  随着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距离海眼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有个年轻的女人站在海眼边缘,正在拼命的冲着自己这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