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始末缘由

第三百七十四章 始末缘由

  吴勉、归不归和众方士听完了米昀的诉说之后,老家伙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尹刚,说道:“娃娃你和他熟,你和老人家我说说他是怎么上的格杀令?”
  
  尹刚这几个方士之前差一点死在了吴勉、归不归手里,听到这个老家伙问自己,当下眉头一皱并不打算说出米昀的事情。百无求看他不搭理归不归,当下瞪着牛眼一样的大眼睛对着尹刚吼道:“没听到我们老家伙和你说话吗?你装什么死人?再说你死人装的也不像。来来来……老子帮你一把,成全你变成真死人。”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就要冲过去给尹刚两巴掌。尹刚身后的方士急忙冲了上来,要帮着尹刚结阵和百无求拼命。而吴勉、归不归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竟然默认了这只妖物和方士们动手。
  
  百无求怎么说也是上一任的妖王,不是这几个方士结阵就能对付了的。眼看着百无求就要讲他们一一打倒的时候,被他们围在当中的米昀苦笑了一声,说道“还是我来自己说吧,我是徐福大方师早年带出海的第一批弟子。靠着在海上捕获海匪夺舍,才活了这么久……”
  
  米昀是当年徐福带出海的三千童男童女之一,当初第批一出海的弟子活到现在的也就剩下十来个人了。这些方士几乎都是靠着在海上抓捕海匪,用他们的身体来夺舍,才一直活到了现在。米昀就是在抓捕海匪的过程当中,解救了不少小孩子。
  
  后来把这些小孩子送到了徐福那里,他们便成为了海上第二代、第三代的方士,就连尹刚也是那个时候被米昀解救,送到徐福哪里去的。
  
  为了能把自己的性命延续下来,米昀在海上最后一次夺舍的时候,没有找到合适的海匪。而是抓了一艘商船上面的客商,接直夺了一个老百姓的舍。事情也是巧了,这艘船是泗水号的买卖。没过几天,刘喜、孙小川二人的信便送到了徐福的手里。大方师知道之后,勃然大怒派出方士前去追杀这个米昀。
  
  如果不是米昀发现苗头不对,早早的弃船逃走,那个时候他已经给无辜的客商抵命了。
  
  逃出生天之后,米昀便到处躲藏徐福陆陆续续派回到陆地的方士们。久而久之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徐福派回陆地的这些方士,几乎是都在泉州码头上登岸,处理完事情之后又是在这座泗水号的码头乘船回到大方师那里去。
  
  当下,米昀便想到了一个计策,他夺舍了泗水号负责和码头交接货物的管事身体。随后又让原先的码头管事死于一场意外,此时最合适担任码头下一任管事的人就是他夺舍的管事一个人了。最后刘喜亲自拍板,码头管事这个位置终于落在了米昀的头上。
  
  他做码头管事的这些年里,经常应对回到陆地追杀格杀令名单的方士们。十年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自己的破绽。
  
  想不到最后却一时大意,让吕留仙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米昀说完之后,归不归和吴勉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他对着尹刚等方士说道:“现在老人家我们几个已经把了结吕留仙的人找出来了,现在他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们亲自过来了结他,第二,,人跟着我们一起走,由老人家我送给你们徐福大方师。这个米昀的生死让徐福来定夺……”
  
  米昀的身份在海外方士当中,仅次于几个广字辈的方士。米昀还受过他的恩惠,当下更加不忍下手了结他。最后几个方士商量了一番之后,尹刚开口说道:“既然你们几位要出海去见大方师,那还是你们辛苦一下,带上米昀一同前往的好。他是当年大方师带出海的第一批弟子,也许他老人家能看在相伴一千多年的份上,法外开恩再给米昀一次机会……”
  
  尹刚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怎么敢相信,米昀夺舍普通百姓在前,杀害同门在后。这么多年藏身在陆地上,指不定有多少无辜百姓死在他的手上。就算到了徐福那里也是难逃一死。不过这样一来,起码尹刚这些得了米昀好处的方士手上不用沾他的鲜血了。
  
  归不归猜到了尹刚会将米昀交给自己带到徐福那里,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之,说道:“那老人家我就受点累,天亮之后……”说这话的时候,老家伙向着窗户外面看了一眼,就见东方的天空中已经看到了一抹鱼肚白。
  
  就在这个时候,码头的小伙计前来找他们这位管事。归不归看了小伙计一眼之后,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是不是那位要载我们离开的船老大已经到了?”
  
  吴勉、归不归几位活神仙到了码头的消息一经传出来了。这个小伙计也知道和自己说话的是什么人,当下他怯生生的冲着老家伙行礼,说道:“老仙长您说多了,您几位要乘坐的大船船老大一经到了。他让我来和您几位说一下,你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说话的时候,小伙计又看了自己码头的管事一眼。他有些不明白管事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好像是被人抓住的犯人。
  
  “船到了了,那我扪就走……”归不归正想对着吴勉说几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白发男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听到了可以立即上船去海外见自己的妻子,吴勉竟然不管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自己施展瞬移之法来到了小伙计所说的大船上。
  
  看着吴勉自己先走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带着两只妖物押着已经封印住了术法的米昀向着大船那边走了过去。
  
  看着几个人远去的背影,原本曹刑司还打算把杀人凶犯米昀带回衙门审讯的,不过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说出来。这位刑司大人原本是个不信鬼神的孔孟之徒,不过见识了吴勉的幻术,亲眼看着中邪了一样的管事从空气当中掏出来一个瓷瓶,这才开始半信半疑,难不成这世上真有神仙吗?”
  
  到了船上之后,归不归吩咐船老大开船,虽然不明白管事为什么也跟着上了船,当初说好了就是四个人,现在怎么他也跟着上来了。好在船老大是个会看脸色的,看到了管事失魂落魄的样子,当下也没有敢多问,直接指挥着大船向着大海纵深形式过去。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在码头上就直接了结我的。”米昀看到已经没有了逃生之路,随后愁眉苦脸的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继续说道:“到了大方师身边,也不过是将我明正典刑,给其他的方士们看看反叛方士一门的下场。”
  
  “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你明明有保命的金牌,娃娃你为什么不用?”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在尹刚他们几个人的面前,老人家我还没有说你为什么会留在码头。就说这码头是灯下黑,很难被方士们发现。不过这样经常对那些追杀你的方士们迎来送往,你的胆子就算是铁打的也受不了。不过如果说你是被人指使,留在码头监视方士们登陆的人数和去向的话,那就可以说通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一阵古怪的笑容,对着身上再次冒冷汗来的米昀继续说道:“还是不打算说吗?哪只好是老人家我替你说了。童戚振让你留在这里,除了监视归陆方士,他还要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