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乐极生悲

第三百六十七章 乐极生悲

  吴勉用眼白看了看归不归之后,对着吴梅儿继续说道:“去吧,你夫君还在等你。过几天家里会来一位叫做高如柏的管家,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有事情可以吩咐他去做。还有……刚才我的话,你不要以为是在开玩笑。”
  
  吴梅儿这才擦了擦眼泪,随后对着自己的父亲行礼,回到了自己夫婿的身边。看到了新娘子被老岳丈叫走,再出现的时候眼泪婆娑的,邵解元有些不解的询问出了什么事情。
  
  吴梅儿看了自己的夫君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相公,你说你日后会不会再纳上几方的妾侍?”
  
  邵解元皱了皱眉头,对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说道:“大喜的日子,娘子你说这个做什么?我娶了你自然一生一世的要对你好,怎么会做出纳妾之事?你不要乱想……”
  
  “我不是乱想……”没等邵解元说完,吴梅儿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当下继续说道:“为了你好,千万别有纳妾的念头。千万千万……”
  
  当天晚上,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离开了陵金王府。他们四个各自施展遁法来到了京城当中,回到了当年刘喜、孙小川送给他们的宅院当中。当年吴勉、赵文君大婚被搅了之后,他们那位管家高如柏便一直居住在这里。以前的下人已经被他尽数遣散。偌大的一座府邸当中,只有这位白发管家一人个居住。
  
  之前,知道了吴勉、归不归居住在金陵,高如柏曾经去金陵投奔过他们几个。不过归不归却将他打发了回来,老家伙让高如柏看住这座宅子,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回去。更重要的是要高如柏看着他留在皇宫当中的家底,如果有人敢打这些宝贝的主意,高如柏应付不来的话,便马上让归不归杀回来亲自处理。
  
  再见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突然出现,高如柏心里明白这是出了什么事情。白发男人没有带着女儿回来,应该是他们要远行,托福自己去照顾吴梅儿的。
  
  和高如柏猜的一样,归不归向高管家诉说了他们将要远行,要他去金陵帮着他们看家。高如柏的身份原本就是管家,还托了吴勉的福,变成了长生不老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他还要靠着吴勉、归不归这棵大树乘凉,当下马上答应,晚上他收拾了一下,第二天一就早要出去前往金陵。
  
  有了高如柏替他们看家,吴勉、归不归也算放心下来。将金陵王府托付给了高如柏之后,他们几个连夜赶到了泉州泗水号的码头。因为天色已晚,码头上虽有大船,不过驾船的船老大去了码头外面办事,要明天上午才能回来。当下,几个人只能在码头上的客栈休息一晚。
  
  码头的管事认出来他们四个的身份之后,将吴勉、归不归安排在码头最好的客栈当中。又在码头上的酒楼里摆下酒宴为他们几个‘人’送行,看在以后可能还要和这位管事打交道的份上,吴勉、归不归没有推脱,被欢天喜地的管事带到了酒楼之上。
  
  酒过三巡之后,码头上来了当地的官员,管事无奈之下只能前去迎接。趁着管事离开的时候,百无求说道:“你们说说,当初妞儿跟着徐福能不能就是从这里走的?对了,这些年一直没有童戚振的消息,你们说这个王八蛋会不会已经被徐福弄死了?”
  
  “你这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这么从妞儿说到了童戚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现在泗水号又开了几个码头,谁知道徐福会带着妞儿走那个码头?不过那个老家伙的术法,老人家我还是服气的,他能直接带着妞儿遁走,还不伤害到妞儿的身体。普天之下,可能也只有这个老家伙和大术士他们俩能做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至于那个童戚振嘛,他应该还没有被徐福灭口,现在妖山已经伤了根本,徐福不会让地府做大的。还要他再去下面搅浑水,什么时候天下太平了,差不多就是童戚振的好日子到了。”
  
  “老子不管这个,这次咱们去找徐福的时候,能不能商量一下,让老子我去弄死这个王八蛋?”百无求喝了一碗酒之后,继续说道:“老子不亲手弄死他的话,这口气就出不……”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对面客栈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叫:“死人了……”
  
  原本还算安静的码头被这一嗓子搅乱了,吴勉、归不归就坐在酒楼的窗台边,转头就看见从客栈里面跑出来一个小伙计,向着码头大门口的位置跑了过去。没过多久,码头管事便被小伙计带到了客栈当中。
  
  “身子骨不好,就别学人家出海了。”看了一眼已经乱起来的客栈之后,百无求和小任叁捧杯,喝干了一碗酒之后,继续说道:“你说人家干客栈的,也没惹到谁,怎么就摊上这么晦气的事情……管事怎么又出来了?那边刚刚死了人,他还有心思回来喝酒?心怎么这么大……”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就见刚刚进到客栈之后的管事又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直接来到了酒楼之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陪着笑脸对着这几位老神仙说道:“打扰几位仙长的雅兴了,刚才您几位也听到了。码头上刚刚出了个命案,想请几位老仙长帮帮忙……”
  
  “呸!你那只眼睛看见是老子弄死的人?”百无求会错了意,一拍桌子之后,指着管事的鼻子继续说道:“老子刚刚才到你这码头上,别把黑锅都扣在老子的头上!别以为老子看着老实,老子是愣不是傻!”
  
  “老仙长您误会了……”听到这个黑大个会错了意,管事急忙解释道:“是这么回事,刚才客栈死的人是个方士。有人说他是死于蛊毒,小的不敢乱动,这才想请您几位掌掌眼。如果不是死于蛊毒的话,本地的刑司老爷就在码头,直接请他处理就好。”
  
  “死的是个方士……”听了管事的话,归不归的眼睛马上便眯缝了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站起身来对着管事说道:“老人家我就跟你去凑凑热闹,看看是哪个方士这么倒霉……”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跟着管事向着楼下走去。等到他进了客栈片刻之后,酒楼里面凭空出现了老家伙的声音,他用传音之法对着吴勉和两只妖物说道:“你们也下来看看吧,是一个老熟人。白天还见过面的,想不到晚上人已经没有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也带着两只妖物来到了客栈当中,在小伙计的引领之下,他们来到了后院的一座厢房之内,见到了归不归和管事站在床榻旁边,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倒在了床上,已经气绝身亡。
  
  这个人的确白天刚刚见过,正是来向吴勉传达徐福法旨的吕留仙……看到了吴勉带着两只妖物进来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他们三个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叫做乐极生悲了,白天刚刚得了那么大的好处。还没有过夜人就没有了,老人家我查看过了,你白天给他的那一把丹药都没有了,一颗都没有留下……”
  
  这时,吴勉已经走到了死尸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没有外伤,他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