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离开

第三百六十三章 离开

  ‘广悌’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妖王说道:“我先要做老疆卞一直做不到的事情,你应该看过它留下来的手札吧?就是那个了。”
  
  “你想要结妖魂……你想在这个小丫头身上结妖魂?疯了……你疯了……”明白过来‘广悌’想要做什么之后,妖王一脸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女方士。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就算是结妖魂,当初疆卞也没有成功。
  
  那位疆朱太子不还是魂飞魄散了吗?”
  
  当年老妖王疆卞最宠爱的太子疆朱被它的兄弟们陷害,伤到了魂魄。老妖一怒之下在王城诛杀了上万的妖物,不过那位疆朱太子却回天乏术,奄奄一息只能慢慢等死,死后它的魂魄便会立即魂飞魄散。实在找不到办法之下,老疆卞带着疆朱下了妖山,去往方士一门求徐福帮助。
  
  原本以为徐福大方师一定可以救回自己的儿子,不过重塑魂魄实在是不容易,就连这位大方师也没有办法。最后尝试了几次之后,还是回天无力太子疆朱直接死在了方士一门。
  
  也是此次之后,老妖王便对自己的儿子们彻底失望,开始有了将妖山还给下凡妖神的打算。
  
  不过经历了疆朱这件事之后,徐福开始对重塑魂魄发生了兴趣。他在疆朱的身上受到了启发,有了后来将结妖魂的手段用在人身上尝试的打算。可惜不久之后,他便带着三千门人出海看守海眼,这件事也被搁置了下来。
  
  毕竟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也是徐福有底气重新塑造赵文君魂魄的底气。只要再给他几十年,这位传说中的大方师一定会有办法可以重塑魂魄。
  
  只是在妖王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当下它一个劲的冲着‘广悌’冷笑,用当年疆朱失败的事情来嘲讽面前的女方士:“我确实看过老疆卞留下来的手札,如果不是它长途跋涉带着疆朱太子去找帮忙,那位太子还能多活个十年八年。它们父子二人还有十年的相聚,结果就是轻信了你,疆朱太子只活了四个月……它手札里面都是懊悔,后悔不应该送自己的儿子去你那里。当初你送了疆朱太子归西,现在又要折腾这个小丫头吗?吴勉,我是你的话,还不如留她在身边,起码还有几年的相聚时日……”
  
  “妖王,论起来纵橫捭阖,你比广孝差的远了。”‘广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想留着长公主殿下在陆地上,你就还有要挟吴勉的筹码,是吧?今日你们俩已经结成了死仇,不死不休了……话说回来,你能和妖神这么完美的融合起来,是童戚振的功劳吧?他没有告诉你,这是谁教他的吗?”
  
  说话的时候,‘广悌’突然对着妖王虚点了―下,就在女方士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就见妖王突然倒在了地上。它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了起来,顺着嘴角开始不停有白沫流淌了下来。
  
  “这才是你原本的样子,妖神的身体不是那么容易被驾驭的。”‘广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妖王说道:“原本我现在就应该了结你,给广义和那些死在你手上那些妖物们报仇的。不过你死之后,妖山群龙无首必定大乱。
  
  到时候群妖下山涂炭生灵也是罪过,我让你回去看守妖山门户。如果再有妖物下山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再蹬妖山……”
  
  “你说你要放过它?”这时候,站在一边的吴勉不干了,他铁青着脸对‘广悌’说道:“妖山大乱那又怎样?它不就是大乱的根源吗? ”刚才吴勉一直耐着性子听‘广悌’与妖王的对话,见到女方士始终没有了结妖王的意思。
  
  现在还要放过它,吴勉终于忍不住了。说话的时候,他再次指使着那柄斩鲲要了结妖王的性命。
  
  斩鲲与其他的法器不同,不需要用术法来催动。虽然吴勉的术法全无,不过斩餛还是威力不减。眼看着这柄闪耀着秋水光芒的法器就要将妖王首级斩下来的时候,斩餛却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后绕开了妖王飞到了‘广悌’的手里。
  
  “这法器是我送给你的,现在你用它来了结妖王还不是时候,‘广悌’看了—眼吴勉之后,继续说道:“虽然现在妖山的实力大不如前,不过船烂总有三分钉的。如果没有了妖王的管束,妖山上的妖物们下山吃人,这笔帐你也要承担。”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悌’低头看了还在地上抽搐的妖王一眼,随后再次说道:“今日我不杀你,你早晚也难逃公道。既然你不想与我立下盟约,那也由你。只是妖山上再有妖物下山为祸人世间的话,那就你报应来了的时候……”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广悌’对着倒在地上的妖王踹了一脚。将它远远的踢飞了出去,这时,远处赶过来三四个幸存的妖物。见到了妖王落在了自己身边之后,急忙过来搀扶。
  
  妖王挣扎着爬起来之后,嘴里呜哩呜图的说了一句什么,其中—名妖物听明白了妖王的意思,理解施展妖术遁法,带着这位妖王一起消失在了‘广悌’、吴勉他们这些人的面前。
  
  “广义在下面知道你放走了杀他的仇人,不知道会怎么想。吴勉冷笑了—声之后,看着‘广悌’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等到他头七的时候,我—定把这个大喜的消息告诉广义。让他投胎之前也能高兴—下,也让他在下面找到刚才死难的方士们,大家奔走相告这件大喜事。”
  
  听吴勉说到了广义,‘广悌’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如果杀了妖王报了广义和其他方士们的仇,换来群妖下山生灵涂炭。换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吴勉用他招牌—样的笑容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悌’说道:“那就杀了那些下山的群妖,杀到它们不敢下山为止。”
  
  ‘广悌’苦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吴勉说道:“幸好你不是我……”
  
  —句话说完,女方士对着—边的赵文君说道:“长公主殿下,你该跟着我走了。此行路途万里,令千金不方便跟随我们一起同行,你把她留给吴勉看管吧……”
  
  听到终于要离开吴勉,赵文君的眼泪再次流淌了下来。她看了—眼自己父亲怀里抱着的婴孩,最后对着赵元昊跪拜了下去。边哭边说道:“女儿连累爹爹了……这孩子出生第—天就看不到她娘……您就把她当作女儿,让她在您的膝前尽孝吧……”
  
  说罢,父女二人抱在—起放声痛哭起来。
  
  随后,赵文君站了起来,擦了一把眼泪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会去看我的,对吗?别让我等太久……我没有一个人在外面待过,你去的晚了,我会怕的……早一点来看我,可能的话,你带上吴梅儿,你们两个—起来……”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吴勉看了—眼自己的妻子,深深的吸了□气,随后继续说道:“你在徐福那里,谁欺负你了,你把他的名字记住。等到我去了之后给你做主……”
  
  有我在,谁敢欺负你的夫人?‘广悌’微微—笑之后,开始施展了五行遁法。当着吴勉和赵元昊的面。带着赵文君—起消失在他们的眼前。看着自己的女儿消失之后,赵元昊再次放声大哭起来。他怀里的小婴孩被哭声吓到,也跟着一起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