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广悌’的目地

第三百六十一章 ‘广悌’的目地

  求死的人是你……”广悌轻轻的说了一声之后,原本已经打中广悌的妖王反而倒着飞了出去。它撞断了一棵参天大树之后,这才倒在了地上。
  
  满身是血的妖王突然明白了过来,对着女方士说道:“你不是广悌,她再如何顿悟也不会有这样的本事。你……是徐福……”
  
  “说起来我还是更喜欢老疆卞,可惜它已经作古了。”‘广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老妖王最会审时度势了,只要和它讲明了利害,它便会老老实实的守在妖山上。把守住冥界与妖山的门户,一直等到我出海之后,它才敢做出来一点小动作。现在轮到你做妖王,我就开始头疼了……”
  
  说到这里,‘广悌’回头看了吴勉他们几个人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妖王说道:“你的野心太大了,如果我再不出面的话,早晚你会做出来连我都无法弥补的事情来。没有办法……为了你,我可是花了极大的代价……”
  
  说话的时候,‘广悌’慢慢向着妖王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我也知道刚才‘广悌’的话有些多了,原本还想多说几句能瞒过你们,不留下什么痕迹的。可是还是被你看穿了……有点头疼啊……徐福归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能帮我保守住这个秘密吗?”
  
  妖王愣了一下,随后喃喃的说道:“你……不了结我吗?这么好的机会……”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想要了结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广悌’冲着妖王笑了一下之后,续继说道:“你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刚才我问的话,你还没有给出来回答。妖王,你能替我保守住这个秘密吗?”
  
  妖王不知道‘广悌’打得什么鬼主意,迟疑了一下之后,木然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如果你能放过我的话,我自然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的。不过你们人经常说的,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为什么你会放过了我?”
  
  “我没有说过你可以向我问话……”‘广悌’一句话说出来,妖王的身体突然僵住一动也不能动。不止是身体,就连嘴巴也没有了知觉。除了眼睛还能看到,思维也还算清晰之外,它连小手指头都动不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事情还没完……”说话的时候,‘广悌’绕过了妖王,径直的向着吴勉一家四口走了过去。走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之后。‘她’笑了一声,对着赵文君说道:“吴夫人,我请你的夫君到旁边说话。一会把就他送还回来,你不要着急,用不了太久的。”
  
  广悌、妖王的对话吴勉这边听的一清二楚,赵文君知道这个方士打扮的女人不简单。当下只是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这个女人带着自己的附近走到了不远处的两个石墩子旁边坐下。随后,赵文君父女俩之能看到那边的一男一女好像再说些什么,不过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这父女俩都听不清楚。
  
  吴勉这边,和、广悌面对面的坐下之后,他开口对着‘女方士’说道:“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见不得人的?广悌是你的弟子,你借她的身体和我说话……”
  
  “如果能有选择的话,我宁可找个山野村夫的身体一用。”‘广悌’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小丫头舍弃了长生不老的体质,准备在离世之前去看我一眼的。正巧陆地上现在一团糟,我便分了一个神识跟着她回来看看。在彻底糜烂之前看看能不能板回来,我的神识海上的弟子们承担不起,也只有广字辈的几个人和归不归还可以承受的起。”
  
  “糜烂……还不是拜你所赐吗?”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你把童戚振放出来,天下也不会这样……”
  
  “如果童戚振不出现的话,天下已经不可收拾了。”‘广悌’说话的时候,慢慢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没有他的话,现在妖山和冥界已经联手,人世间已经不复存亡了。人世间被瓜分完之后,妖山和冥界又开始大战。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妖山当作最低贱的军队,要么被当作它们的口粮。不过不管是怎么选择,死后都要进入地府的军队,亡魂还要和妖山作战。知道这个过程要多久吗——一百零九年,只是短短的百余年,天下人口便要减少九成有余。直到妖山、地府两败俱伤之后,那些残存的人才能重新正常的繁衍生息下去……”
  
  “这也是占祖告诉你的吗?什么时候大方师那么听乌龟壳的话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童戚振变成了糜烂的源头,这个是不是应该也算到你的头上?”
  
  “听你这话说的硬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过了衰弱期,有本钱和我这个大方师这么说话了。”‘广悌’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说起来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个字都没有向童戚振交代过。只是这孩子实在是太聪明了,有些话不用明说,他已经明白要做什么了。天底下有这份智慧的,之前的归不归算一个,后来帮过我的张松也算一个。不过他们俩却都不如童戚振……”
  
  没等‘广悌’说完,吴勉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她’说道:“你和我说是什么意思?要我放过他?去问问占祖,它会告诉你童戚振是怎么样死在我手里的。它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你误会了,这条路是童戚振自己选择的,他走上这条路之后,便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这个需要他自己承担……”说到这里的时候,‘广悌’的目光开始暗淡了起来,叹了口气之后,‘她’继续说道:“我想要办到的事情,他已经都办的差不多了。现在童戚振开始为自己打算了,别以为那个禁术是玩笑。如果他真开启的话,就算是大术士席应真也应付不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悌’回头看了正在向着这边张望的赵文君一眼,随后‘她’继续说道:“这次回来还有一个目地,我要带着你夫人回到海上去……”
  
  “你再说一遍……”听了‘广悌’的话,吴勉的小白脸马上沉了起来。随后那柄斩鲲从他身后飞了出来,向着‘广悌’的咽喉飞了过去。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距离极短,‘广悌’根本没有躲闪、格挡的余地。没有想到的是,这件法器眼看着就要刺中‘广悌’咽喉的时候,突然一动一动停在了半空当中。不论吴勉如何指使,这件法器始终纹丝不动。
  
  “这件法器是我送给你的,现在你用它来对付我……”‘广悌’好像看到了一件可笑的事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带你夫人回到海上,那是为了她好……姬素素的魂魄已经无法弥补了,现在是靠着聚灵石强撑着……她产后便一直跟着你逃命,已经大大的损耗了元气。现在还有三年的阳寿,吴勉……三年之后你有对策让她重聚魂魄,投胎转世吗?”
  
  这几句话说出来,吴勉愣了一下,随后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对着徐福说道:“到底是大方师,连重塑魂魄的本事都有……”
  
  ‘广悌’听了之后笑了一笑,对着吴勉说道:“你又误会了,真有这个本事的话,当初我早就修补好姬素素的魂魄了,不会等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