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章 广字辈第四人

第三百六十章 广字辈第四人

  这时,吴梅儿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开始拼命的啼哭了起来。赵元昊有些手足无措的哄了一下之后,冲着妖王说道:“本王是当朝的赵王元昊,看在这孩子的份上。只要你能放过他们小两口,你要多少金钱,本王都都可以给你。”
  
  “你以为本王是绑票的土匪吗?”妖王冷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本王是天下妖物之主!会在乎你那点金钱吗?再不走的话,吴勉的这点骨血也留不住了……”
  
  “吴勉的骨血……你已经有了血脉。”这时候,空气当中响起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从官道对面走过来一个黑发披肩的年轻女人,她一边向着吴勉这边走过来,一边继续说道:“今天感觉到金陵城中妖气冲天,原来是妖王带着大军杀到了……什么候时开始,妖物可以在人世间横行了?你们当天下方士都死绝了吗?”
  
  看到了女人的相貌之后,吴勉的脸色有些差异。她竟然是那位广字辈唯一的一位女方士广悌,许久没见了,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她真的已经变回了黑色的头发。
  
  “你是广悌?”妖王并没有见过这位女方士,不过它也听说过广悌隐居在金陵城外的高山上。而且她得了一枚可以解除长生不老药效的丹药,看着女人乌黑的长发,看样子已她经不再是长生不老之人了……“广字辈的方士今天算是到齐了”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义死了,广孝逃了,广仁伤了。只有你广悌姗姗来迟……吴勉不是格杀令上的人吗?你们这样拼死保护他,值得吗?”
  
  “你还上了格杀令?不错,这也算是你的性格了。”广悌看了一眼吴勉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距离白发男人只有三五的距离。顿了一下之后,女方士继续对着妖王说道:“你刚才说广义死了,这也是你的手笔吧。
  
  我虽然和他们几人素来不睦,不过怎么说也是同门,报仇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做一下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广悌的头发突然无风摆动了一下。妖王听说过这个女人有徐福亲赠的法器——发尾针,当下不敢怠慢,立即护住了自己的要害。吴勉趁着这个空档,急忙拉着自己的妻子和老人丈,向着官道一侧的丛林里跑了下去。
  
  发现了吴勉逃走之后,妖王正要追赶,突然听到广悌的声音:“你的对手是我,这个时候你还敢分心……”
  
  女方士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妖王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几处伤口同时刺痛了一下。随后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伤口里,妖王查看伤口的时候,看到了一根黑色的发丝已经钻进了自己的伤口当中。自己明明已经护住了要害,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
  
  “一根头发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广悌看了妖王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根头发就是为了广义报仇的……”
  
  说话的时候,钻进去了白发的伤口突然炸开。只是一瞬间,原本只是一点皮外伤的伤口,突然被炸的皮开肉烂。妖王虽然咬着牙没有叫出来,不过还是被这爆炸的力量炸的向后退了数步。
  
  之前妖王已经被归不归、孙无病他们弄的一身是伤。身体已经大大的打了折扣,原本她妖神的身体还是可以扛住广悌的发尾针的,无奈这次女方士耍了小花招,先让发尾针钻进妖王的伤口,然后从里面爆炸。这让妖王也抵抗不了。
  
  还没等妖王站稳,便听到广悌再次说道:“这时为了给广仁报仇的……我不喜欢他,不过大方师就是大方师。他统领方士,大方师受伤了,我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一句话说完的同时,妖王的胸口再次爆开。随着一声巨响,它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妖王自己也被爆炸的力量掀飞,就在它被炸的飞到了半空中的时候。后背的伤口再次发出一阵巨响,随后妖王被重重的的摔倒了地上。
  
  看着妖王半晌都没有爬起来,女方士继续说道:“刚才最后一下是给广孝的,虽然他早已经不是方士了,不过毕竟是一师之徒,总是要做点什么。”
  
  “我知道什么叫做发尾针……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威力。”已经血肉模糊的妖王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之后,对着女方士继续说道:“当初你们所有的方士围攻老妖王疆卞,那个时候你没有这样的本事……”
  
  “拖了这个黑头发的福,我也只不久之前才顿悟的。”广悌看着摇摇晃晃的妖王,她的头发再次舞动了一下。妖王好像看到了活鬼一样,大叫了一身个之后,向后退出去七八丈远,随后马上施展了妖法,将妖火弥漫在自己的全身上下。
  
  这时,它身前闪过了十几道火花,广悌的发尾针被妖火点着之后,迅速的退了回去。
  
  看到妖火有效果之后,妖王这才算是松了口气,随后盯着远处的广悌,继续说道:“这样你的发尾针也无用了吧?你给那三个广字辈的方士报仇。那谁来给你报仇……”
  
  说话的时候,满身招满了妖火的妖王向着女方士这边扑了过来。广悌微微一笑之后,说道:“不劳你费心了……还有,妖火真的能挡住发尾针吗?未必……”
  
  最后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广悌的头发第三次舞动起来。数道发尾针离开了她的头发之后,自己便先着起了火。随后好像几个小小火球一样,直接打进了妖王身上的妖火当中。几道发尾针同时打在了妖王的胸挡之上。
  
  就见已经快到她身前的妖王突然站住了脚步,随后它的身体再次爆炸。这次是妖王的前胸炸开,里面已经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和还在一下一下跳动的心脏……“当初徐福大方师送了我三千烦恼丝,当时告诉了我只要烦恼越小,这三千烦恼丝的力量便越大。”广悌站在原地,一动一动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妖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可惜那个时候,我还看不透这些。那个时候的广悌都是烦恼,烦恼为什么大方师的位置给了广仁?烦恼为什么我的弟子当中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还在烦恼为什么我是个女人?是不是因为这个大方师的位置才给了广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悌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多远的吴勉一家四口。看到他们安全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后来拖了那个人的福,我终于变回了普通人。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前的那些烦恼却都烟消云散了……我的发尾针也由白变黑,这才是徐福大方师赠我发尾针的真正力量……”
  
  广悌这些年一个人居住在高山之上,出了上次见到吴勉、归不归那次,极少再见生人。现在下山之后,看到妖王的时候,不自觉的话便多了起来。和之前那个冷冰冰的广悌比起来,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看着妖王哆哆嗦嗦的再次站了起来,广悌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真的想要一心求死吗?”
  
  “求死的人是谁?还不一定……”妖王大吼了一声之后,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向着女方士的位置冲了过去。广悌的头发再次舞动,数十道发尾针打在了妖王的身上。这次它连停顿都不停顿,直接冲到了广悌的身前,伸手打在了女方士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