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章 胎动

第三百五十章 胎动

  “您应该问,这对您有什么好处。”那人回答了一句之后,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只要完成了这次的事情,他会帮助您完成之前没有做完的事。这次将会一劳永逸……”
  
  人影看着面前这个人,冷冷的说道:“我最后信他一次……”
  
  归不归回到了后宅之后,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赵元昊和跟着他前来的两名修士看到了他身上盘着的铜龙都惊讶无比,这条铜龙时不时的就要在老家伙的身上游走一趟,看着就好像是在梦境当中一样。
  
  “它终于发完脾气了?”吴勉看到了归不归身上的盘龙之后,继续说道:“我还以为它怎么也要过个一年半载才能回来,想不到你这法器倒是不记仇。”
  
  “它这是在地下埋的久了,想要和老人家我亲热亲热。”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拉着吴勉继续说道:“文君这两天就要生产了,你和老人家我去看看准备的东西,如果少了什么,我老人家再去准备。”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讲吴勉拉到了后宅的一间空房当中。确认了没人在旁边偷听之后,老家伙这才开口说道:“听老人家我一句话吧,这里不能待下去了。你一定要离开……”
  
  随后,归不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吴勉说了一遍。最后他说道:“老人家怕我的不是广字辈的那几个人,童戚振和广仁到现在都没有露面。火山说广仁也到了衰弱期,不过谁也没有看见他的头发变黑就当不得真。就算到了衰弱期,也不过就是一瓶丹液就能扭转过来的。广仁也还到罢了,我老人家头疼的是童戚振……现在我们和方士的底牌都凉了出来。它应该还有底牌一直藏着,如果在我们和方士相斗的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放出底牌的话,我们两边都无法招架。或许这次最大的赢家就是他童戚振了……”
  
  一直等到归不归说完,吴勉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老家伙有些苦涩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再次说道:“你在这里,文君才会危险。如果你躲起来的话,老人家我用性命作保,一定会保着妞儿顺顺利利的生下吴梅儿的。”
  
  “如果童戚振用她们母女俩做威胁呢?”吴勉于终说了一句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目无表情的继续说道:“方士不敢伤及文君,童戚振呢?这是他最好的机会,他会不惜一切也要抓住的。你我都知道文君再受不得惊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发男人’沉默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我不在了,老家伙,吴梅儿就要麻烦你了。现在你怎么对文君,就要如何对待她。或许一出生她就没了父亲……你要好好待她。”
  
  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吴勉继续说道:“稍后我会出去和广孝、广义说白明,只要让我在这里看着孩子出生,我便和他们一起去见徐福。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和广仁、童戚振斗起来,你趁着这个机会,带着文君和吴梅儿离开。你和文君说,我去向徐福解释清楚大婚当天发生的事情。三四个月就能回来……三四个月之后,你再想办法和她解释吧。老家伙,这个你总是有办法的。”
  
  “老人家我忙乎了半天,就是不想看到这个场面。”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样,我们都退一步,老人家我去挑拨方士和童戚振。孩子生下来之后,先让他们打起来,你趁乱出去躲起来这个总可以吧?只要忍过了衰弱期,你再回来加上老人家我和百无求,一样没有人敢惹我们。不用你送死……这个总可以了吧?”
  
  “老家伙,你心里明白,你想到的童戚振也会想到的。他一定做了准备……”吴勉淡淡的一笑之后,看着归不归的脑门上已经浮现出来了青筋。当下他难得的心一软,继续说道:“也罢,这次听你的。吴梅儿出生之后,你去挑拨离间,我抓紧时间逃走……”
  
  “辛亏你转变的快,要不然的话,刚才老人家我一巴掌就打过去了。”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冲着吴勉无奈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管童戚振耍什么花招了……兵来将挡……”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外面百无求一阵大喊:“小爷叔!老家伙你们俩死哪去了?快点出来吧……吴梅儿要提前出来了……那个谁,你快去把稳婆叫进来……下面怎么办?烧开水……烧开水做什么!这里生孩子……”
  
  听着百无求已经乱了手脚,当下吴勉、归不归急忙从房子里窜了出去。这时候,赵文君的脸色惨白,一边不停的大口喘息,一边疼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旁边的赵元昊搀扶着自己的女儿,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语:“这可怎么办……”
  
  “还有两天的……怎么会提前了。”归不归急忙冲到了赵文君,伸手搭在她的脉搏上。号脉之后眉头反而皱的更紧,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说道:“已经胎动了……把稳婆带过来……”
  
  这时候,已经等不及施展遁地之法前去找稳婆的小任叁从地下钻了出来。它一脸惊恐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家里请的稳婆都死了……死尸的身体还没凉,刚刚才被人杀死的。还有那几个老妈子——都死了……”
  
  这时候,赵文君已经疼的惨叫了起来。吴勉过来一把将自己的妻子抱了起来,一脚踹开了寝室大门,随后将疼的虚汗直冒的赵文君放在了床上。‘白发男人’对着外面的人喊道:“煮水……准备干净的棉布和剪刀。归不归!看你的了……别让人来打扰我!”
  
  就在吴勉大喊的同时,原本堵在门口的方士突然好像潮水一样的涌了进来。为首的两个人还是广义和广孝,在他们两个方士的身边,站着那位头发已经乌黑的广仁大方师。
  
  “吴勉……你现在出来伏罪还来得及。”广孝还是不想和吴勉、归不归撕破脸,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最后劝说那个白发男人:“只要你出来,广孝舍命保你。”
  
  “你们几个都出去……”看着方士们已经冲进来,归不归和百无求立即向着他们迎了过去。老家伙身上的枯刹快速的游走,嘴里不停的发出一声一声的龙吟。归不归盯着已经被广孝、广义制住的广仁说道:“首任大方师燕哀候后人转世赵文君,正在里面产子,吴勉正在为她接生……她是徐福大方师保的人,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吴勉再给她接生?”广字辈的三个人眉头立即皱了起来,随后广仁开了口:“文君小姐还有两天才生产,这是你亲自号脉。归师兄,我说的没错吧?”
  
  “有人刚刚动了手脚……”归不归脸色铁青的看着广仁,此时他的脸上已经见不到一丝笑容。目光在广字辈的三人脸上转了一圈之后,突然回头看向了挡在赵元昊身前的赛徐福、小应真二人身上。
  
  归不归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来回看了几遍之后,终于停在了小徐福的身上,说道:“我老人家还说为什么童戚振一直都没后露面,原来你早就到了……难得你装扮的这么像,这才几天就把术法找回来这么多了……老人家我不怪你藏在这里,不过你敢催动文君早产,就别怪我老人家容不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