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幕后的童戚振

第三百四十九章 幕后的童戚振

  广孝看了火山一眼,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火山,你这句话一出口,可是为了你师尊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日后或许广仁就会死在妳的这句话上。”
  
  火山深吸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借口不动手吗?里面只有归不归和百无求还算是个威胁,归不归和你们曾经是同门,不会对方士下重手的。百无求虽然是妖王,可是你们还有徐福大方师传下来的灭妖阵法。不管怎么看,胜算都在你们的身上。除非……你们俩不想成完徐福大方师的格杀令。”
  
  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重,广义瞪了火山一眼之后,回头冲着自己带来的方士说道:“你们各自结队结阵法,来对付百……”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和尚一把拉住了广义。
  
  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陆地上的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广义你还打算听这位大方师的号令吗?你我什么时候要了结吴勉,需要火山来做监军?”
  
  说完之后,他回头冲着火山笑了一下,随后续继说道:“想要我们冲进去了了结吴勉,除非等到你师尊广仁现身。只要他率先伏罪,我们便立即冲进去了结吴勉。除此之外,不要妄想我们会做你们师徒的棋子。”
  
  说完之后,义广也明白了过来。他跟着说了一句:“对,广仁不现身的话,不要指望我们会进去了结吴勉。
  
  虽然他们俩在格杀令名单上齐名,不过你那师尊的名字可是在吴勉之前……”
  
  眼看着自己已经说动了广义,却被广孝三句两句话化解。火山气的火气上涌,对着广字辈二人身后的众方士说道:“你们知道我是谁!现在我以大方师之尊,命你们进去将吴勉抓住,交到徐福大方师面前伏罪!”
  
  火山虽然也叫大方师,不过跟着广义来的这些方士只认徐福,只有他才配得上大方师三个字。当下这些方士只能冷冷的看着火山,没有一个人听从他的号令。
  
  “你还不死心吗? ”广孝冲着火山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趁着吴勉还在里面,你回去把广仁带过来。看着往日的情分上,我们也不会难为他,最多也就是封印了广仁的术法,送到徐福大方师驾前,听他老人家定夺……火山,广仁不出现你说什么都没用。”
  
  火山恶狠狠的瞪了广孝一眼,随后当中众方士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时候,归不归也被惊动了出来。见到了火山离开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广孝说道:“听说火山又要拿你们当棋子用了?这是他们师徒俩的老毛病了。都上了格杀令的名单了,这个毛病都没改过来。和尚,恭喜你这次一箭双雕,格杀令上的两个头牌一次了结。说不定你们家徐福大方师一高兴,再把你收入门墙,给广义做个弟子也不一定。”
  
  “和尚刚刚帮了你们,给吴夫人争取一点生产的时间,归不归你又开始拿出家人说笑。”广孝并不生气,只是对着归不归微微一笑,随后正色说道:“你和吴勉去说,他的夫人是大方师下明旨要保的。上次是意外,我们这些人都在大方师驾前领罪。这次他的孩子出生之后,请你们妥善安置吴夫人,否则乱起来的话,谁也没有办法保全。”
  
  “认识你这么久了,就今天老人家我看和尚你最顺眼。”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带着百无求向着后宅走去。
  
  看着这一人一妖的背影,广孝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始开口说道:“归师兄,这次你我恐怕要生死相见了。
  
  请你转告吴勉先生,跟着我们回到大方师驾前,还有他的一线生机。毕竟上次是广仁假传大方师法旨在前,他失手杀了几个方士也是事出有因。我愿意在大方师驾前保全他……”
  
  突然听到广孝说的这句话,广义立即打断了和尚的话。他怒气冲冲的对着广孝说道:“你保全他?那么我这条胳膊就白白折了吗?广孝你到底是哪头的?什么时候和他们走的这么近了!”
  
  “断了一支胳膊而已,总比丟掉了性命要好。”广孝面无表情的看了广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和归不归生死相见之下,你真有把握全身而退吗?你和归师兄交手多次,有哪一次是占了上风的?”
  
  “大方师下的是格杀令!不是让你我将名单上的人带回去……”此时广义想起来自己的断臂,心里便一个劲的发狠。顿了一下之后,他狞笑着说道:“我是大方师的弟子,一定要谨遵大方师的法旨。就算是死,也要将吴勉的人头拿下,带到大方师的身边。”
  
  广义原本只是有些莽撞,却不是笨人。只是他被吴勉断了一臂之后,心里便一直对那个白发男人怨恨,此时眼看着吴勉就在里面,不亲手了结他,实在难消自己这口恶气。刚刚听说吴勉已经到了衰弱期,这样的好机会不抓住,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看着两个广字辈的人要闹内讧,归不归嘿嘿一笑,就在他要说点什么再添把火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响起来一阵龙吟之声。随后一条古铜色的飞龙从天而降,在老家伙的头上盘旋了片刻之后。将这个老家伙当成了石柱,盘在了他的身上。
  
  这时候,广孝、广义二人大惊失色,两个人看着归不归身上盘着的这条铜龙,不约而同的齐声说出来两个字:“枯刹……”
  
  “归不归你不是把它埋了吗?当初那么多人劝你,你是怎么说的? ”广义看到了这件法器之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随后继续说道:“你说它替你死了,再把它挖出来如同刨了妳的坟墓,怎么……你这算自己盗了自己的墓吗?”
  
  “老人家我重生了……”归不归也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盘在身上一动不动的铜龙,老家伙的心这才放进了肚子里。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广孝,你的话我老人家会带到的。不过吴勉的脾气你也知道,生死相见之下,老人家我只能站在他这边。如果动手的时候,枯刹伤了你们的性命。老人家我这里想给你们赔罪了……”
  
  说话的时候,身上盘着铜龙的归不归转身带着百无求向着后宅走去。看着这个老家伙的背影,广义深吸了口气,和广孝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说道:“如果吴勉甘愿出来,跟随我们前往大方师驾前伏罪,我便不与他计较这条胳膊……”
  
  广孝苦笑了一声,说道:“原来你也有通情达理的时候,不过吴勉的脾气……我们还是做好生死相见的准备吧。”说完之后,和尚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眼睛盯着手里的金刚杵,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这次还不一定是什么下场,佛袓保佑……”
  
  就在广字辈二人说话的时候,在金陵城的一间密室当中,火山正在和广仁诉说刚才发生的事情。这位头发已经变得乌黑的大方师淡淡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看来我不出面是不行了,童戚振,你还在等什么……”
  
  与此同时,金陵城外的一座高山上,几十个人影聚集在了一起。为首的一个人影盯着山下金陵城的方向,对着身边一个人说道:“童戚振真的想要这么做吗?这对他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