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三足鼎立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三足鼎立

  “一个广义没有什么,不过那些方士确实有点麻烦。”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他不知道这里的虚实,我们在这里的消息是广仁散出去的。一看就是借刀杀人,广义还没傻到那种程度。广仁、广义不合两千多年了,谁知道那位白头发的大方师会不会等到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突然杀来出?”
  
  小任叁点了点头,随后又继续说道:“要是广仁和童戚振杀进来呢?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危险了?”
  
  “人参你是被吓坏了吗?怎么一开口问的都是百无求要问的。”归不归冲着小任春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们俩不怕广义从背后杀进来吗?这样的便宜广义他不占白不占。可以用了结格杀令人命的名义,报了这么多年一直被广仁压着的私仇。只要等着广孝到了,那就是我们、广仁和童戚振、广孝和广义三足鼎立了。
  
  到时候我们都谁不敢先动手,撑到妞儿生下孩子都没有问题。运气再好点,孩子周岁我们可能都要这么一直僵持着。”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到了刚才所在的厅堂当中。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赵元昊嘿嘿一笑,说道:“口门来了一些化缘的方士,他们当中还有人和老人家我有点交情,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们住在这里,都上赶着来化钱。老人家我也没有心思和他们费嘴皮了,让他们在这里闹去吧。只是连累殿下闹心了。”
  
  赵元昊这次是私自离开京城,也不敢将事情闹大。
  
  当下只能劝了归不归几句,等到赵文君生下孩子之后,他便用名刺请金陵府尹派兵将这些人都抓起来。
  
  门口虽然被堵住了,不过这些方士还是很有分寸。
  
  他们并不骚扰王府的下人,看到有外出购买菜蔬的下人,还有帮着卸车的。这让王府的下人们有些闹不清状况,这些人到底是来找事的,还是来做好事的……当天晚上,广义终于将广孝盼来了。虽然他们俩之前也不怎么对付,不过现在广孝已经改投了释门,和广义没有利益冲突,两个人的关系反而缓和的多,现在广义越看这个和尚越顺眼。
  
  和归不归预想的一样,广孝到了之后,并没有和广义一起攻进来。虽然和尚不相信百疆、孙无病就在王府之内,不过还是要提防不知道躲藏在何处的广仁和童戚振。比起来吴勉来,广孝还是更加担心这两个人。
  
  于是,归不归预判的三足鼎立之势形成,几百名方士守候在门口,却和王府里面的人互不侵扰。只是在王府周围摆下了阵法,让里面的吴勉、归不归等人无法施展遁法离开。而吴勉、归不归与广义、广孝都忌惮的广仁、童戚振却始终都没有出现。越是这样,王府内外所有的方士、修士心里便越是些没底。
  
  这样的僵持的日子又过了几天,眼看着再有三日便到了赵文君生产的日子。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广仁终于有了消息。
  
  这天早上,众方士还是一如既往的堵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人忙忙呼呼正在为吴勉、赵文君众人准备早饭的时候,一个红头发的男人从远处走了过来。来人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
  
  见到了火山之后,众方士都开始紧张了起来。现在火山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格杀令的名单上。徐福好像忘了他一样,处置广仁的时候,连这位大方师的名字都没有提及过。严格来说,现在火山才是这些方士们在陆地上的领导者。
  
  看到了火山出现之后,广义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来替那个罪人传话的吗?回去和他说,就说现在前去向徐福大方师负荆请罪还来得及。或许看在往日的师徒情分上,大方师只是让他去轮回,不会让广仁烟消云散的……”
  
  “广义,你就是这么和大方师说话的吗?”火山冷冷的看了广义_眼之后,继续说道:“我并不知道广仁大方师的下落,只是听说你们都聚集在此地。明明有了格杀令名单当中吴勉的消息,为什么不杀进去,带着他的人头回去向徐福大方师交差?你们暗中私通了吴勉吗?”
  
  “胡说!火山你想要诬陷我们吗?”听到了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的话,广义的眉毛立即立了起来。冷笑了—声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毁在你手,这笔账还没有和你清算,现在又来攀咬我们?陆地上的方士一门已经崩塌,你这个大方师也没有用了。”
  
  这时候,刚刚吃饱了早饭的百无求溜溜达达的走到了门口。看到了广义和火山争辩起来,它哈哈一笑,让管家端了把椅子过来。二愣子坐在门房里面,对着外面的两拨方士说道:“你们让老子说一句,安说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不过老子看不惯的事情就要说说,那个谁,火山你也不摆大方师的谱。回去和你师尊说一声,他犯了塌天大祸,别妄想还能苟活了。也别等广义他们找上门去,找把小片刀把自己剐了就算了。人死不过头点地,他都剐了自己,徐福就在在生气差不多也能消气了……火山你什么意思?老子给你出主意,你还敢瞪着老子,有本事你就进来,老子和你讲讲道理。”
  
  如果百无求只是骂火山自己还无所谓,二愣子骂广仁,红发大方师就忍不了了。当下他直接将自己那并着了大火的法器取了出来,冲过去就要个百无求拼命。眼看着他就要冲进去的时候,却被广孝和尚拦住。
  
  现在的广孝已经变了法器,他手里握着一支金刚杵,拦在了火山面前之后,微笑着说道:“火山大方师,你何必和妖物一般见识?这次和尚与广义只要要让吴勉伏法,如何动手与你无关。你还是回去……”
  
  “与我无关?”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那我就说点有关的事情。广孝大师,如果我说里面的吴勉已经到了衰弱期,功法已经施展不出来了。这个算是有关的事情吗?还有,现在的吴勉已经使用不了丹液来消除衰弱期,他只能硬挺着扛过去。别说你们这些方士了,就算只有一个手握利刃的壮汉,也能轻松的了结吴勉。”
  
  “呸!你胡说八道……”听了火山的话,百无求的眼睛马上就瞪了起来。随后冲着火山说道:“有本事你们就进来,看看他能不能劈了你们!火山的话你们也能信吗?他是谁的徒弟?”
  
  看这百无求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广孝、广义已经明白了火山说的话不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广孝和尚笑了一下,对着火山说道:“或许你说得是真的,不过和尚又怎么能知道我们进去拼命的时候,广仁会不会从我们的背后杀出来?到时候我们了结吴勉,他再了结我们……好算计啊……”
  
  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广孝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广仁大方师的下落,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两位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从今天起开始十三天,广仁大方师不可能会出来的。广孝、广义你们应该清楚这十三天吧……”
  
  从今天开始也是广仁三年一度的衰弱期,只不过这个秘密广孝知道,而广义、归不归都不知道这个曰子。
  
  原本广孝还想这个作为日后对广仁的杀手锏,想不到他的弟子竟然来兜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