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堵门

第三百四十七章 堵门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亲自给赵元昊盛了一碗香米粥,笑眯眯的说道:“不瞒殿下,今天的早饭是出自长公主殿下的手笔。四更天的时候她便起来为您准备找早饭了,知道您不喜面食,云英面就改成了云英汤。还有这一笼馒头,用的是金陵的白虾和两个月大的香豚肉做馅。老人家是辟谷的,闻到这个味道都受不了……”
  
  归不归口中所说的食物都是赵元昊爰吃的口味,听到自己的女儿临盆在即,却还要一大早起来为自己准备早饭。当下老泪差点流下来,咅自吃了一口之后,冲着赵文君说道:“不锗,你还记得为父我的喜好。”
  
  坐在另外一角的小任叁看着一直打哈欠的百无求,咯咯一笑,说道:“大侄子,你昨晚去做贼了吗?怎么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归不归有气无力的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说道:“别提了,老子昨晚和老家伙守夜,原本说好了老子守前半夜。谁知道刚刚换了老家伙,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就被小爷叔叫了过去。他说早上他媳妇要做早饭,让老子去给她帮忙。一直忙乎到现在,原本想着不吃早饭了回去睡个回笼觉。老家伙又不让,说什么别让亲家看笑话……行不了,一会吃完饭老子说什么也要回去眯一觉。任老三你和老家伙说一声,除非是广仁、童戚振打过来了,要不谁也别打扰老子休息。”
  
  “不是说今天的早饭都是妞儿做出来的吗?”小任叁有些惊诧的看了这一大桌早餐,随后继续低声对着百无求说道:“不可能都是你做的吧?大侄子你告诉我们人参那道菜是妞儿自己做的,我们人参要尝尝她的手艺。”
  
  “哪道菜?”百无求伸手对着这些菜肴-划拉,继续说道:“都可以说是她做的,香米粥是子老淘的米,下的锅、加的柴,妞儿看的火。那边的馒头是老子发的面,剥的虾、剁的肉、调的馅、包的馒头,她看的火,那碗云英汤是老子……她看的火……”
  
  赵文君就算嫁给吴勉为妻,也没有做过一顿饭食,也只有让百无求代劳了。小任叁听到之后哈哈大笑起来,旁人看这两只妖物没有正行惯了,也没有谁在意。
  
  一顿早饭吃完之后,就在归不归叫来下人收拾桌子的时候,昨晚新提拔起来的管家突然脸色慌张的出现在了后宅门口,让收拾桌子的下人请归不归出来说话。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管家之后,带着百无求—起走了出来。
  
  “两位大人,现在有一群自称是方士的人堵住了门口,带头的是个一只胳膊的方士。他们口口声声说要一个叫做吴勉的人出去,我已经报了官。不过看这架势官差来了也不敢管……”说到这里,管家有意无意看了远处伴陪着赵文君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他们来势汹汹的,您看要不要请那位吴勉先生走后门躲躲?”
  
  门口众方士说得是白头发的吴勉,管家此时已经猜到了就是里面假扮成郡马爷的白发男人。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走,老人家我陪你出去看看。傻小子守在你小爷叔身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远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背着手跟随管家来到了大门口。果然,此时已经聚集了数百名方士,为首的一个人正是那位被吴勉斩断一只手臂的广义。看到了归不归出现之后,广义冷笑了一声,说道:“归不归,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你不是和吴勉已经撕破脸了?怎么这么快就和好了……你虽然不在名单里,不过如果你敢阻拦的话,别怪我不讲往日的情面,一样了结你……”
  
  “广义你还是老样子,又被人当枪使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在宗门那会,是广孝指使你。现在又变成了广仁,可不说你不是得到了广仁的消息,才杀回金陵城的。”
  
  这话说的广义脸色一红,随后他恼羞成怒的对着归不归说道:“我是如何知道的消息,和归不归你无关。给你一刻的时限,带着无关之人出来。一刻钟之后,我等方士就要杀进去了结吴勉。”
  
  “那老人家我要回去问问孙无病、百疆它们干不干了?实不相瞒,昨天文君小姐的生父到了这里,老人家我担心他路上有什么闪失,就拜托了百疆、孙无病一路装扮成护卫跟随。现在他们都在里面说话,你不看在往曰同门的情分,老人家我不能不看。广义,如果你只是这点人马的话,我老人家劝你一句,等齐了广孝之后在动手吧。听听那个和尚是什么意思。”
  
  广义已经知道了赵元昊带着两位侍卫住在王府当中,不过他却没有往百疆、孙无病那里去想。现在被这个老家伙这么一‘点拨’,心里已经跟着归不归说的话拐了下去一对啊,这个时候,赵元昊不可能真的独身一人前来,百疆、孙无病跟着他那就说的通了……当初汴梁城中,还是加上了广仁、广孝三人之力,都不能将一个孙无病如何,现在还有归不归、百无求和吴勉,自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广义越想心里越没底。这时,归不归看穿了他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再给你说几句交底的话,赵文君也就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后人的魂魄转世,这几天就要生子了。当初她在京城婚礼上被你们所害,重伤了魂魄无力回天。这一世过后就要烟消云散了,吴勉只想等着他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了却这个心思之后,便回到徐福大方师驾前请罪……”
  
  “你们的话,我还能信吗? ”广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便知道天底下最不可相信的人就是你。吴勉比你也好不了多少。”
  
  “那就没有办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叫过来管家继续说道:“你讲大门打开,门外这些方士谁想要进去都不可阻拦。你再去按着这些方士的人头置办几百张草席,咱彳n家虽然有钱,不过他们人太多,每人给口棺材可给不起,一人一个草席还是可以办到的。”
  
  “归不归!你真要与我们天下方士为敌吗? ”听到了这个老家伙的话,广义勃然大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想逼着大方师亲自回来?他老人家回来会有什么样的恶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广义,老人家我早已经不是什么方士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方士的门规不要用在我老人家的身上,就算徐福回来又能怎么样?到时候我老人家还要攀个大,让他喊老人家我一声兄长。到时候我们哥俩的事情,更用不着你们这些小辈参合……有本事你现在就进来,有什么道理你和百无求、孙无病去说。”
  
  说完之后,老家伙不在理会外面的这些方士,转身向着内宅走去。此时,王府的大门大开,广义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敢进去。当下怒吼了一声之后,命手下的方士就堵在这里。等着广孝到了之后再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在内宅门口,归不归遇到了有些紧张的小任巻。小家伙向着大门口张望了一眼之后,说道:“老不死的,你就这样不怕他们真的冲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