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三天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三天

  归不归没有理会胡说八道的百无求,嘿嘿一笑之后,冲着两个修士拍了拍手,说道:“好手段,就是徐福、席应真也不过如此了。不过他们俩都是老朽之辈,两位大修士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术法,再过几年便不是什么赛徐福、小应真了。而是赛董坤、小天真了……”
  
  归不归是成名已久的大修士,能有这样的人称赞,两个修士都是喜出望外。当下赛徐福对着老家伙行礼,说道:“大修士您谬赞了,我们兄弟俩还远远不到徐福、席应真这样大人物的地步。能有他们十分之一的本事,我们俩做梦都能偷笑出来。”
  
  “小兄弟你这就过谦了,依着老人家我看,再有个十年八年你们俩就能超过徐福、席应真。”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看着你们的术法精奇,不知道拜在哪位高人的门下?谁那么有福气,能收下你们二人为徒?”
  
  董坤、韩天真二人的术法同根同源,一看便知是是一脉相承。当下,小应真走过来说道:“我们哥俩拜在昆仑术士蒋博源的门下,在师父驾前学艺十五载。刚刚下山便被赵王殿下慧眼识珠,招为护卫。我们俩赛徐福、小应真的名号还是师父亲自起的,他老人家常年居住在昆仑山不问世事。如果我们师父下山话的,天下术法大家的排名恐怕就有有些修改了。天下术法第一人非我家师父莫属,然后才是徐福、席应真这样的人物……”
  
  董坤、韩天真的术法在吴勉、归不归的眼里不值一提,这样的控火之法就算是火山的徒孙也能施展的出来,而且还更加的绚丽夺目。被归不归夸了两句,这二人有些找不到北。原本对自己的术法并不自信,现在听到这位久负盛名的大修士夸了几句。他们俩心里已经开始飘飘然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找赵王谈谈,要加点酬劳了……这时候,赵元昊对着吴勉说道:“女婿,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怪我。本王也是爱女心切,你们俩大婚之时已经颇为不顺,还惊动了皇帝和满朝文武。后来你又把文君悄悄地带走,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身怀六甲。你也是马上就要人为父的人,今天本王的心情,再过十余年你也要经历一次。”
  
  吴勉冲着自己老丈人笑了一下,随后破天荒的给赵元昊斟满了一杯酒,随后敬了自己老丈人一杯酒,两个人一饮而尽。
  
  看着吴勉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百无求一脸惊讶的对着归不归和小任叁说道:“你们俩见到过他这样过吗?老家伙,老子实在想不起来你叔叔什么给别人倒过酒了。话说老子都想不起来他给没给过自己倒酒……这太阳明早要打西边出来。”
  
  “别说你了,老人家我都没有见过。”归不归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之后,看到赵文君来过亲自给自己的父亲、夫婿倒酒,却被吴勉一把将酒壶拿在怀里。对着自己的妻子说道:“没有几天你就要生产了,不要乱动。需要什么说一下,我来做就好。”
  
  看着吴勉、赵文君看着对方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赵元昊说道:“你养了一个好女儿……”
  
  这顿酒宴原本要持续到深夜,不过吴勉担心自己的妻子幸苦。吃喝了一个时辰之后便草草的结束,吴勉搀扶着赵文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赵元昊去了自己以前的卧室休息,归不归给赛徐福、小应真找了客房休息。随后他和百无求一起,守在吴勉、赵文君房间前面的凉亭当中。
  
  他们几个已经商量好,在赵文君生子之前,都要守在这里。在凉亭里面坐下之后,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那俩赛徐福、小应真的术法真的很了不起吗?怎么老子看着和大街上连杂耍的差不多呢?”
  
  “那要看哪个杂耍的了,就好像吕留仙那次买艺。赛徐福、小应真再修炼一百年也到不到他那个程度,而吕留仙再修炼一千年,也到不了老人家我、吴勉这样的程度。现在知道他们俩和我门之间的差距了吧?”
  
  “那你还留着他们俩做什么?老家伙你嫌家里的大米太多,吃不完是吧?”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又再打什么鬼主意?”
  
  “这几天妞儿就要生孩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童戚振已经露头了,估计广仁也差不多要出现了。现在家里突然多了这两个修士,就是他们俩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时候谁先犯错谁倒霉,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谁也不敢出错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向着头顶上马上就要圆满的月亮看了一眼。随后喃喃自语的说道:“枯刹,消了气就赶紧回来。你不回来,老人家我的心里没有底啊……”
  
  就在这个时候,金陵府尹衙门的密室当中,一个商人打扮模样的人对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说道:“我家主人说的话,我已经复述给两位了。三日之后,我们两家一起动手,按着这个计策来办的话,伤不了和寿长公主的。”
  
  “如果失败了呢?”广仁没有说话,火山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还有许多事情再瞒着我与广仁大方师,我又怎么知道他不是想用我们师徒挡住归不归和百无求,你们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火山大方师你就冤枉我家主人了。他现在已经开始做事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商人反应过来自己说多了话。当下急忙自己岔开了话题:“这次是天赐良机,吴勉正好赶上了衰弱期。孙无病不在身边,身边还有一个可以牵制他的和寿长公主,这样的机会或许没有下一次了。”
  
  火山原本还想再说几句的时候,却被自己的师尊抢话说道:“回去和你家主人说吧,三日之后广仁、火山就按着他的计策进去做事。此事过后,广仁与童戚振再无瓜葛。还请你家主人自重,不要再来找我和火山了。”
  
  听到了广仁的话,商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起身告辞。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火山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弟子我这就去跟着这个人。或许可以一路跟到童戚振的藏身之处。”
  
  “不用那么麻烦”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有童戚振的计策,我们有我们的,我交代你的事情做了吗?”
  
  “弟子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广义应该就会看到弟子留给他的信函。”说到这里,火山炖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广孝,这个时候他也应该看到信函了。能同时抓到格杀令连个榜首,他们不会不想试试的。”
  
  广仁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该做的事情,你我师徒时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第二天一早,赵元昊起来之后,被归不归请到了中堂用早饭。他到了的时候,见到除了他自己之外,剩下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说道:“那张床本王也睡了十几年,想不到再睡过去的时候,,竟然起不来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殿下起的也不算晚,现在正好,什么都不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