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各怀鬼胎

第三百四十三章 各怀鬼胎

  “枯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当年大方师炼制出来这件法器的时候,原本是想把它交给我的。不过枯刹与我无缘,最后它自己在广字辈的几个人之外,挑选了归不归认主。”
  
  说到这里,广仁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后来归不归用枯刹伤了他的亲生之子,将枯刹当中了替罪羊埋葬起来的话。我也不会和他有一拼之力……原以为归不归再也不会使用枯刹了,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有麻烦了……”
  
  可能是感觉出来自己的话有点多了,广仁停住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火山说道:“童戚振呢?还没找有到他吗?”
  
  “童戚振在躲我们”火山有些愤愤的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他也知道赵文君伤了魂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便想把黑锅都推到我们的身上,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如果不是他,那又会怎样? ”广仁苦涩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恶事总是有人要做的,没有了童戚振,还会有张戚振、王戚振的。他们找上门来,你我师徒一样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红发弟子道说:“我们已经得罪了吴勉、归不归,B无然已经无可挽回,那就索性得罪到底吧……当年大方师的术法与种子力量融汇之后,丹液便对大方师无用。
  
  现在只要算准时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名年轻的书吏上了高楼。对着广仁道说:”师尊,刚刚有人在衙门门口留下了这封书简,不知道是谁干的。弟子不敢私自拆阅,还请师尊查看……”
  
  这人说话的时候,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封信笺。广仁打开之后快速的浏览了一遍,随后将信笺交给了火山,这才对着那名年轻的弟子说道:“在街口的茶社有个穿蓝布衣服的人,你去带他来见我……路上小心,不要让人尾随而来……”
  
  看着书吏按着广仁的吩咐下楼找人,火山开口说道:“是童戚振的笔记,他已经在金陵城了……不过他不露面,只是让我们去茶社接人是什么意思?此人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广仁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不要急躁,等到那个人来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半响之后,就见刚才的书吏带着一个穿着蓝布衣衫的妇人走了进来。这夫人三十来岁的打扮,穿着也算得体,看着好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老妈子。见到了广仁之后,妇人特意的看了一眼他那一头白发,随后万福说道:“童相公托小妇人前来向广仁大方师禀报,金陵王府这两天出了古怪的事情,童相公要我务必向您说清楚……”
  
  这老妈子是童戚振派去混在金陵王府的细作,之前王府的后宅不让闲杂人等进出。不过赵文君显怀之后,归不归便在金陵城里雇佣了不少的稳婆和老妈子。这妇人便混迹在当中。
  
  昨天轮到她当值,因为赵文君还没有生产,这些雇来的老妈子平时只是陪着这位郡主娘娘说话聊天,传授一些女人生产的经验。昨天下午她陪着郡主娘娘闲聊天的时候,无意当中在赵文君的衣服上发现了一块白色的污溃,看样子应该是不小心在哪里蹭到的。
  
  放在寻常人家,这块污溃也算不了什么。不过身娇肉贵的郡主娘娘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东西?当下,趁着郡主不注意,夫人悄悄的将污溃刮了下来。趁着晚上回家的时候,她将刮下来的污溃给了童戚振留在城里的人。今天一早,那人吩咐她到茶社等着,稍后会有人带她来见广仁大方师。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直接和大方师说……说完之后,夫人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位大方师。顿了一下之后,她从怀里摸出来粘着那块白色污渍的手帕,交给了广仁之后,继续说道:“童相公让我把这块污泥给您二位观看,说您一看就明白的。”
  
  火山伸手接过了手帕,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变了。当下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是染料……他已经开始变化了……”
  
  广仁点了点头之后,让火山掏出来一锭黄金赏了这个老妈子。随后他这次对妇人说道:“你回到王府之后不要再有动作,如果再看到这样的污泥,不要去麻烦童戚振了,你来告诉我,不会亏待你的。”
  
  看到了金子之后,这老妈子的眼神都直了。当下千恩万谢的接过了金子,随后便被火山打发了回去。看着妇人离开之后,火山急忙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现在吴勉已经有了变化,趁现在……”
  
  “童戚振不露面,我们也按兵不动。”广仁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不会无缘无故放出枯刹的,现在就看我们和童戚振谁先等不及了。你我师徒大不了再等三年,童戚振却等不起……此人不露面,我们就当没有是乞丐发生。”
  
  就在广仁、火山师徒俩在等着童戚振露面的时候,金陵王府,赵文君已经从寝室里走了出来,亲自拉开了百无求、小任叁对归不归撕扯。看在大腹便便赵文君的面子,两只妖物开始诉说自己是怎么力尽千辛万苦,才将那口棺材搬了出来,结果到头来什么都没捞着,小任畚更是差一点就死在了墓室当中。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傻小子你也看到了,刚才不是老人家我放走的枯刹,明明就是它还在记恨我老人家,自己飞走的……±方你们对我老人家有什么好处?”
  
  “老子管你那个? ”百无求眼睛瞪的好像铃铛一样,瞪着老家伙继续说道:“老子和任老三的罪不能白遭,你要想办法再把那条龙诓回来。怎么也要让我们俩使唤两天……”
  
  就在他们几个人墨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归不归请来的几个老妈子远远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这几个妇人进来,吴勉皱了皱眉头,他现在白发的听相貌也不能见人。当下还是归不归即使使了障眼法,让他们几个在外人眼里还是郡主、郡马和老太监等人的样子,才没有在这些老妈子面前漏出破绽。
  
  “谁让你们进来的?”这时候,百无求冲着几个老妈子去了。它拿出护卫的架势,对着几个妇人说道:“昨天早上老子怎么说的?你们都在外面候着!老子什么时候出去喊,你们才能进来!现在你们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行刺郡主娘娘!”
  
  “大人息怒……”几个老妈子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当下一个带头的跪在赵文君的面前,说道:“我们几个昨天轮休,不知道新立的规矩。李嫂……你怎么也不说—声?”
  
  被称作李嫂的妇人正式童戚振派来的细作,她一拍脑门,咧着嘴说道:“该死……这事怨我,昨天的一矩我给忘得死死的。郡主娘娘,看在我们这些日子尽心侍候的份上,饶了我们这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归不归装扮的老太监笑了一下,老家伙的目光在众老妈子的脸上扫了一圈,随后停留在李嫂的脸上,说道:“老人家我想起来了,昨天傍晚就是你陪着郡主娘娘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