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归路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归路

  “到底是大方师,什么都猜到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空气说道:“你听到了,要不要来见见广仁大方师?都是老熟人了,上次你大婚的时候人家可是来贺喜过的。你怎么也要来还个礼吧?”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那个带着刻薄语调的声音响了起来:“别急,早晚都是要见的。你请大方师没事的时候吃点好的,喝点好的。这样的好日子不会太久……”
  
  听到了吴勉的声音之后,广仁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抽动了两下。那个白发男人竟然不在这阁楼里,他是身在异地,远距离操控的幻术。之前的吴勉还没有这个本事,看来还是上次大婚之时,他因祸得福将术法和种子的力量融为一体。现在吴勉的本事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以前自己还有克制他的手段,现在还会管用吗?
  
  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有些颓废地对着空气当中的吴勉说道:“多谢吴勉先生的好意,广仁一定谨记先生的好意。
  
  当初误伤了尊夫人,广仁心里一直不安。
  
  这是一点小小的赔礼,还请吴勉先生转给交尊夫人……”
  
  说话的时候,广仁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打开锦盒之后里面竟然是另外一颗完整的聚灵石……“到底是做过大方师的,就是有好东西。”归不归将聚灵石从锦盒里面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继续说道:“真是好东西,不管是成色还是大小,都比妞儿脖子上挂的那块强的太多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老家伙少有趁着脸说道:“不过可惜了,方大师你这宝贝送的晚了。现在不是一块聚灵石能解决的事情,你还是听吴勉说的,该吃就吃点,有好喝的就喝点。也别辟谷了,该娶的小老婆就多娶几个,说不定老天爷不长眼,让你碰出来个儿子……”
  
  听到了归不归沉着脸说的几句话,火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瞪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你怎么敢无礼!大方师岂是你能……”
  
  “火山,不要说了。”叫住了红发大方师之后,广仁的脸上又出现了死灰之色。
  
  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无法补救了吗?我还有可以修补魂魄的密法……”
  
  “如果你的密法可以重塑三魂七魄的话,那还可以一试。如果做不到,还请广仁大方师你免开尊口。”沉着脸的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赵文君的魂魄只是出现了少许的裂痕,只要安心静养,到了下一世裂痕会自己弥补。现在是靠着聚石灵勉强聚合在一起……现在知道为什么童戚振不敢见你了吗?”
  
  “他让我背这口黑锅……”原本广仁也算到赵文君的魂魄受到了不可修复的伤害,不过他还是抱着三分侥幸。从文献当中找出线索,在终南山的一处无主空坟当中发现了这块完好无损的聚灵石。现在看起来自己和吴勉、归不归的恩怨已经无解了……不过严格说起来,赵文君魂魄被伤,广仁占了大部分责任。如果不是他的话,和寿长公主也不会因为收到惊吓,而变成现在无法弥补的后果。
  
  看着广仁死人一样的脸色,归不归终于恢复了他以往嬉皮笑脸的样子。将手里的聚灵石放回到了锦盒当中之后,将盒子塞进了广仁的手里,随后在这位白发大方师的耳边继续低声说道:“也别说老人家我不讲人情,看在咱们以前拜在一个师尊门下的情分上,我老人家给你指一条明路。你把童戚振找出来,他才是罪魁祸首。没有他你不会变成这样,妞儿的魂魄也不会到无法弥补的程度……”
  
  广仁看了一眼归不归,沉默了片刻之后,说了一句古怪的话:“我的路从来不是自己选择的……既然错了,那就错到底吧”一句话说完,广仁转身向后走去。火山一把将还在瑟瑟发抖的连生抓了一起,带着周通一起跟着白发大方师的身后,离开了这座民居。
  
  看着他们几个人的背影,归不归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对着空气说道:“现在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吴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她能陪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一时都不想错过。”
  
  “明白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我想办法把吕留仙他们引出金陵城,你带着妞儿回到王府居住吧。现在广仁也好,童戚振也好都不敢对你夫人下手了。等到带走吕留仙他们,老人家我回来找你们汇合。可惜高如柏还留在汴梁,现在就少这个一个用顺手的管家……”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相貌再次发生了变化。就见他脸上肌肉开始古怪的扭动了起来,随后一张橘子皮的老脸迅速的年轻了起来。老家伙不剩几根毛发的脑门上也出现了白发的头发,片刻之后,一张脸色多少有些苍白的白发年轻人出现在了阁楼里。
  
  随后,老家伙在自己的身上作出来一道伤口。将自己的上半身弄的鲜血淋漓。
  
  好像刚刚经过了 一场恶战一样……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老家伙用血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之后,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妞儿看中哪了?也不怎么样吗?”说完之后,他嘿嘿一笑,随后顺着阁楼的窗户跳了下去。就在归不归落在地面上的一瞬间,三个人影推开了王府大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时间,四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吴勉……”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吕留仙,这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他和其他两个方士都开始紧绷了起来。和广仁大方师并列格杀令榜首的吴勉,可不是他们三个能对付了的。
  
  就在三个人想着是现在就逃,还是先说两句场面话之后再逃的时候,眼前的白发男人突然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摇摇晃晃的转身向后跑了下去……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三个方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就是吴勉刚刚被人重伤,这么好的机会……如果白发男人的人头能落在自己的手里,或许广之辈的名单就要多一个人了。
  
  当下,三个人各自拔出自己的法器,向着'吴勉’的背影扑了过去。虽然这个白发男人好像身负重伤的样子,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论三个方士用何种手段,总是差一点点就能击中吴勉,可惜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白发男人一直将三名方士引到了城外,随后大叫了一声,冲着三名方士说道:“你们趁我落难下手……告诉广义,来幽州城找我。我在城里等他……”随后那柄斩鲲从‘吴勉’身后飞了出来,挡住了三名方士的法器同时,白发男人借着五行遁法,在三名方士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到白发男人遁走,三名方士懊恼不已。不过再让他们自己前往幽州,又担心中了吴勉的诡计。当下三个人商量了一下,随后吕留仙去找广义报信,剩下的两名方士先去幽州打前站。
  
  半个月之后,金陵城外来了一列车队。居中的马车上面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车队直接行驶到了原金陵王府的原址。车队管事带着赵王的信函,找到了看守王府的老家人。宣读了赵王的王旨,他的侄女安阳郡主刚刚大婚,和郡马暂时居住在王府之内,命留守的老家人不得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