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赋之人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赋之人

  和牟仁杰想象的不一样,他吹了半天之后却不见铜笛当中发出声响。他皱了皱眉头之后,将铜笛竖了起来,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后将笛子还给了连生,说道:“这个就是广仁给你的法器了……里面被堵住了。”
  
  连生拿过来铜笛之后,学着牟仁杰的样子向着笛子中心的位置看过去。果然和他说的一样,铜笛中心的位置在铸造的过程当中已经被堵住了。
  
  “这法器是废掉的……”连生这才明白过来,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广仁会给一件废掉的法器。连生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牟仁杰,说道:“不应该……”
  
  “不止是法器,你们也是被广仁废掉的。”牟仁杰看了连生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几个方士进了金陵城的时候,你那位师尊已经知道了。这些方士就算不是吴勉、归不归假扮的,也是徐福派来追杀我们的。这个时候他当然要逃之夭夭了……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在金陵城还有些东西要带走。你们去吸引方士们的注意力,正好给他腾出来将东西转移出去的时间。这也没错,法器天下可能只有一件,弟子就像韭菜,割了这一茬还有下一茬……”
  
  想起来广仁这次一反常态,刚刚城里出现了三个身份不明的方士,他便匆匆忙忙去找山火了。那位红发大方师失踪已经很久了,这个时候才去找,未免也有些太巧合了。加上这只根本吹不通的铜笛,他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说话的时候。牟仁杰回到窗边,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对面王府的几个人。看着他们还在继续查验尸体们的身体,这才继续对着连生说道:“想不到我也是被你们广仁大方师废掉的棋子,连我都放弃了……连生,大难临头各自飞吧。”
  
  说话的时候,牟仁杰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连生这才反应来过,想起来对面的三个方士可能马上就要来搜查这里,他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当下急忙拦住了牟仁杰,说道:“你带着我走吧……我知道广仁在金陵城藏宝的地方。你带我出去,里面的东西就都是你的……”
  
  “刚才我的话都白说了。”牟仁杰有些无奈的看了连生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以为现在还会有什么吗?里面如果还能找到什么法器、天才地宝的话,我拜你为师。”
  
  这时候,连生也看到那几名方士已经查验完尸首,开始到处张望起来。吓得他急忙蹲了下来,对着牟仁杰继续说道:“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都告诉你。你带我离开这里……”
  
  “就当我做了一件善事吧”牟仁杰叹了口气之后,一把抓住了连生的胳膊,随后和他一起消失在了空气当中。眨眼的功夫,个两人便到了一座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民居当中,连生没有术法的基础,被牟仁杰强行带过来之后,他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好像乱成了 一锅粥一样。连生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他连爬都爬不起来,趴在地上开始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也不知道吐了多久,连生一直到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之后,这才算好了一点。看着他的样子,牟仁杰皱了皱眉头,说道:“广仁收你为徒,一点术法都不教授你吗?那你拜他为师做什么?”
  
  连生勉强的抬头看了牟仁杰一眼,叹了口气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拜在广仁门下最晚……他担心如果吴勉他们回到金陵王府的时候,发现我身上有术法的气息。便许诺我等到找到吴勉之后,再教授我上乘的术法。如果一直没有吴勉下落的话,那就要等到他收下一个弟子之后,新弟子会换我回去修炼术法。”
  
  “这算盘倒是打的精”牟仁杰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连生继续说道:“刚才可是你说的,我想知道的事情,你都会一五一十的说出来。那我现在就问问你,火山呢?他到哪里去了?还有那个童戚振,他们都会格杀令上的难兄难弟,这个姓童的哪去了?”
  
  “火山大方师奉了广仁大方师之命,去找一个天生异稟之人。不过他找了很久,最后连火山的消息都没有了。最近一段时间,广仁一直都在忧心这个。所以刚才说他去找火山的时候,我们这些做弟子的都没有多想。”说到这里的时候,连生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至于那位童戚振,他好像很久没有和广仁联系了。两个人好像有了芥蒂,至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也说不清楚。”
  
  几句话说出来之后,连生的脸色微微有些些血色。牟仁杰看着他的样子,点了点头之后,再次问道:“这段日子以来,广仁除了在监视这座王府之外,还做过什么?他待着金陵城里,就是为了一直在等吴勉、归不归他们的吗?”
  
  “归师兄,想问什么直接问我就好,何必难为一个孩子?”就在连生打算一五一十说出来的时候,耳轮当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他眼前的空气突然开始扭曲了去来,一白一红一黑三个发色的男人凭空出现在了连生的面前。
  
  白头发的是大方师广仁,红头发的是火山,另外一个黒头发的连生是第一次见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是中了牟仁杰的幻术。刚才听到广仁大方师称呼牟仁杰为归师兄,难道自己从头到尾都被这个人骗了吗?
  
  就在连生张口结舌的时候,‘牟仁杰'嘿嘿一笑,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随后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男人瞬间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家伙。连生是看过归不归画像的,当下对着老家伙脱口而出:“你是归不归……”
  
  “可不是我老人家吗?”归不归笑眯眯说话的时候,随随便便的挥了挥手,随后连生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哪里是在什么不知道地点的民居当中,竟然一直都在阁楼当中,脸上急忙爬起里看向对面的王府当中。
  
  那里还是和平常一样冷冷清清的,刚才那血淋淋的场面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切竟然都是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的幻术。
  
  “师尊,我……”反应过来的连生急忙向广仁、火山解释,不过广仁似乎并不打算理会他。只是火山对着连生吼了一句:“大方师说话,你不要插嘴!你的罪过时候我会和你清算的!”
  
  连生吓得脸色煞白,低着头不敢再言语。此时,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火山去请谁了,原来是你……多年不见了,周通,当时老人家我是动了灭你口的心思,不过被吴勉拦住了……看起来还是老人家我做的对。”
  
  跟着广仁、火山一起前来的人正是当年破过吴勉幻术的周通,后来这个人隐居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被广仁、火山知道了他的存在,找了多日之后,总算把他挖了出来……周通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归老先生,你我身份互换的话,平心而论现在你是我,敢得罪两位大方师吗?如果知道是这样,周通也不想再有这样的天赋……”
  
  这时候,广仁微微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这么大的幻术,不是你一个人的手笔吧……还是请吴勉先生一起出来,我们应该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