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笛声

第三百三十七章 笛声

  “别瞎说……”男人被小孩的话吓了一跳。当下他急忙再次说道:“咱们都一起进来的,我都没有看到那位老爷子,你从哪看到的?”
  
  “我真的见过啊,咱们刚刚路过金陵王府的时候,我看见王府门口有个人影一闪而过。当时你和我娘正在起腻,不过我看的清楚,就是那天在县城里面看到的老爷爷。”黑小子说完之后,冲着吕留仙三名方士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我看得真真的,就是那个老爷爷,他还冲着我笑……”
  
  童言无忌!听到了黑小子的话之后,吕留仙的脑海里马上出现了这四个字。或许归不归就藏在王府旧址当中,他是为了吴勉来打前站的。
  
  “老道长,你别听子孩瞎说,他一个刚刚戒了奶的孩子知道什么? ”男人被自己孩子的话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向这位方士做解释:“这孩子嘴里也没有一句真的,你可千万别当真……”
  
  “真的假的,去一趟金陵王府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吕留仙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不在理会面前的男人。和自己的两名同门对了一下眼色之后,三个人马上从客栈当中退了出去,随后一条线直的向着金陵王府的位置跑了下去。
  
  “老道长……老子说的话你怎么还当真了?这都是还爱瞎说……黑蛋儿,你真把你爹爹坑苦了……伙计,来一只酥鸡和一条顿猪腿,再来一坛好酒送到我房里,今晚我们要打打牙祭……”男人了说一半的时候,突然改了口向着店伙计要了就肉。
  
  黑小子听到之后眼睛都直了,小家伙一溜烟的跑到了客房里面,关起门来开始享用肥鸡、酒肉。他们三个人正是吴勉、赵文君和小任叁,最近赵文君害喜严重,不能闻酒肉的味道。严重的时候来菜蔬都吃不下去,只对豆腐一物没有反应。
  
  吴勉心疼自己的妻子,这几天一路上吃的只是豆腐一味,今天终于到了金陵城,还加了个豆腐汤算是打牙祭了。刚才看到小任叁路过酒肆的时候,看到里面几桌的酒肉之滴口水,这才叫了酒肉让他吃喝一番。不过还是要避开赵文君的,等到他吃喝之后,再用控风之法吹散屋子里面的酒肉味道。这小家伙也算不容易了,跟着他们吃了一个多月的豆腐,竟然没有一点怨言。
  
  看着小任叁关起门来大吃大喝的时候,赵文君有些焦急的对着自己的夫君说道:“如果他们在王府里面没有发现归不归下落,会不会怀疑我们?”
  
  “你不要多想,这件事由我来办。”吴勉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妻子说道:“吕留仙他们已经没吋间惦记我们了,他还有更忙的事情……”
  
  就在吴勉、赵文君夫妇说话的时候,吕留仙他们已经到了金陵王府的门口。虽然这里常年没有人居住,不过当年赵元昊带着家眷到了汴梁之后,还是留了几个金陵城本地人天天过来打扫王府,现在看起来这里和其他王公贵胄府邸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黑小子亲口说,看到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在王府当中,几个方士没敢叫门。
  
  三个人分别从三个不用的地方跃进了王府当中,随后三个人分别在王府外面搜查起来归不归的蛛丝马迹。
  
  就在吕留仙他们三个人进到王府的时候,坐在隔壁阁楼里面的牟仁杰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刚刚买菜回来的连生说道:“去和广仁说,就说王府发生了异常的情况。有方士进入到了里面,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吴勉、归不归假扮的……你再去买份菜吧。”
  
  听到了牟仁杰的话之后,连生品出来这话里面的意思。犹豫了一下之后,转身向着身后跑了出去。半晌之后,连生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金陵城另外一边的民居当中,找到了广仁的弟子之后,将刚才牟仁杰对自己说的话再次对着他说了一遍。
  
  “现在的确有三个人进了金陵王府,或许里面真有绐吴勉、归不归探路的人。”连生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面前广仁的弟子,继续说道:“师兄,师尊他老人家呢?请老人家出来主持大局。这几个方士是杀、留、放还要师尊老人家明示。”
  
  “连生师弟,你来的晚了。师尊早上刚刚离开了这里,他去找寻火山大方师的下落了。”这名弟子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连生说道:“原本想着这几天风平浪静的,他才去找火山的下落。那位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失踪了几个月,广仁心里焦急万分,担心火山的安危这才亲自去找。
  
  “师尊不在金陵……”连生听到之后,急忙对着自己的师兄继续说道:“那就快用传音之法将他老人家叫回来,如果吴勉、归不归真在当中的话,恐怕会坏了师尊的大事。”
  
  连生这名同门苦笑了一声,说道:“师尊临走之时说的,没有紧要之事,不可以轻易传音请老人家回来。如果进了王府的并不是吴勉、归不归他们,这个罪过你我都承担不起。”
  
  “无法联络师尊,那么怎么办? ”连生迟疑了片刻之后,对着同门师兄说道:“这样,请师兄召集同门,我们去试探王府三个人的底细。之遥苗头不对,请师兄你马上联络师尊。请他老人家回来主持大局。”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师兄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连生继续说道:“师弟你不会术法,还是回到牟仁杰身边继续探听消息的好。如果我们有什么意外,你用这个召唤师尊回来。”
  
  说话的时候,他从袖子里摸出来一个不起眼的铜笛来,说道:“你只要吹响这法器,师尊自然会听到……”
  
  说完之后,师兄开始在府邸当中召集了同门师弟,广仁在金陵城的根本都在这里,一共有二十余人。师兄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这几十个人都开始施展五行遁法。随后齐刷刷的在原地消失,只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连生来。
  
  随后,连生再次狂奔到了阁楼当中,这时候,就见牟仁杰冲着他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广仁大方师的家底都都放在金陵城了,一共二十六名弟子,只可惜一个都没有活下来……你自己看吧。”
  
  这几句话让连生打了个哆嗦,随后他颤颤巍巍的走到了牟仁杰的身边,顺着窗口看出去,就见王府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二三十具尸体。刚才进了王府的三个人正在一具一具的查验这些尸体的来历。
  
  自己只是跑回来的功夫,师兄带着的二三十个同门竟然无一生还。连生恐惧的身体直打哆嗦,这个时候,听着牟仁杰继续说道:“广仁的心思不在你丨门的身上,都是他的弟子,你们的本事还不如火山的百分之一。那个穿黑衣服的还想传音让广仁回来,结果连术法没有施展开来,人就死了……连生,你做什么?掏出来这根笛子做什么?”
  
  就在牟仁杰说话的时候,连生已经哆哆嗦嗦的将师兄绐他的铜笛取了出去。放在嘴边吹了半晌,却一个音调都吹不出来。知道自己不可能吹响铜笛之后,他将笛子递绐了牟仁杰,说道:“你吹……我师尊就会回来……”
  
  牟仁杰将笛子拿在手中,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原本我不想掺合进来,不过看着你同门死光的份上,就帮你一次……”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给吹响了铜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