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齐聚金陵

第三百三十六章 齐聚金陵

  “半个月之前,童先生在大名府的南山堂现身过,从此之后便再无踪迹。”这名弟子欠了欠身之后,继续说道:“昨天南山堂开始调集黄金,还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调集黄金……”广仁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真以为吴勉、归不归再不出来了?”
  
  看到师尊有些微嗔,这名弟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说道:“那牟仁杰如何处置?需要弟子试探他一下吗?”
  
  广仁摇了摇头之后,有些无力的说道:“随他吧,不要惊动这个牟仁杰。让他继续呆着那里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白发大方师顿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弟子继续说道:“火山呢?有他的消息吗?
  
  我让他找的人找到了吗?”
  
  弟子回答道:“还没有火山大方师的消息,不过以他的本事,应该不会耽误您的事情。”
  
  “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个那人……”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弟子摆了摆手,将他打发出去之后,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发了会呆。半响之后看着空气再次自言自语的说道:“身前是万丈悬崖,身后是刀山火海……我还要经营多久?广悌,你是个聪明人……”
  
  牟仁杰进了金陵城之后,便一直藏身在金陲王府对面的民居当中,他守在阁楼里面监视着对面王府的一举一动,一步不曾离开。牟仁杰监视对面的同时,那个叫做连生的年轻人也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每天都通过特殊的方式,将牟仁杰的消息传递出去。
  
  这样的日子一晃便过了一个多月,这一天的早上,金陵城门刚刚打开,在涌进城中的人群当中,一个客商打扮的中年人赶着马车进了金陵城。除了他之外,车上还坐着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相貌丑陋的黑小子。
  
  进了金陵城之后,女人便兴奋了起来,她拉着男人的手有说有笑。中年客商的脸上也见了笑容,看着自己爹妈说说笑笑的样子,那个形貌丑陋的黑小子对着他们俩说道:“差不多得了,咱们也不能一直在大街上转悠,是找个地方暂时住几天呢?还是直接住进妞儿她老家?”
  
  “我们失踪了大半年,广仁和童戚振会放过王府吗?”中年男人嘴里发出来了吴勉的声音,看了一眼多少有些失望的女人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总有机会搬回去的。”
  
  听了男人的话之后,女人急忙说道:“能回到金陵我已经很知足了,不用回到王府的。那里是我从小住到大的地方,早已经住的厌烦了。我们住城外吧,城外十里亭那里就不错。当年您父王带着我去过那里游玩,有山有水的……”
  
  “我还没有住过王府,就当随了我一个心愿。”男人冲着女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先找个客栈落脚,随后我来想办法回到王府居住……”说话的时候,这架马车已经到了金陵王府的旧址门前。
  
  这时候,赶车的男人猛的一回头,看向身后民居的最高点那座杂物房的阁楼位置。此时,牟仁杰正坐在床边看着下面的一举一动,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随后他们俩好像谁也没有看见谁一样,男人继续驾车向前行进,而牟仁杰则继续一动不动的盯着金陵王府的旧址,好像下面根本没有人经过一样。
  
  男人在金陵城当中找了一家小小的客栈住下,就在当天他们一家三口在客栈大堂吃晚饭的时候,见到了三个方士打扮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正是一个月之前,在县城当中见到的吕留仙。
  
  三个方士进店之后,正巧和这一家三口打了个照面。因为提前说了他们这一家要先到金陵来投亲,故此吕留仙也不觉得如何吃惊。冲着男人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许老兄,不是说你们来金陵投亲的吗?怎么不住丈母娘家,住起了客栈?”
  
  原本这个举动有些可疑,不过这一家三口吕留仙实在看不出来什么破绽,心里先判定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是不是有了什么麻烦?估计是老丈母娘嫌弃女婿的礼轻,加上这个小外孙长得实在不讨喜,这才把他们三个都赶了出来……“道长你们也来了? 一起过来吃点。”男人冲着吕留仙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对面伙计喊道:“伙计啊,再添个炒白菜,来半斤……三……二两酒。几位道长过来坐,这么多的菜我们一家三口也吃不完。”
  
  看着男人面前一盆豆腐和一碗汤,吕留仙笑着摆了摆手,对着男人继续说道:“我们还是自便的好,我们三个都是方外之人,不便与事主同座饮食……”说到这里,他看着这个姓许的男入继续说道:“老兄你还没说为什么已经到了金陵,你们还要居住在这个客栈里?是老岳母不肯让你们进门吗?”
  
  “道长你不知道,我们这趟算是白来了。”男人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那小舅子刚刚生了个男娃儿,丈母娘去给他带孩子去了。我和大舅子又不对付,受不了他娘们儿的白眼。还不如我们住在客栈里面自在,我们这一家子在这儿住几天,算着日子老丈母娘也该回来了。到时候住丈母娘家。”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吕留仙苦笑了一声之后,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办的正事。当下对着男人继续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要麻烦许老兄,还记得一个月前,和你一个客栈吃饭的那个老家伙吗?你这一路上,没有再见到他吗?”
  
  “您说的是那位姓归的老爷子吧?想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还云里雾里不知道是真是假。”男人好像想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倒抽了口凉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离开了那个县城之后,许老三我就再没有福气遇到他。他老人家没事吧?”
  
  “没事……”吕留仙苦涩的笑了一下,自从被归不归把他甩开之后,吕留仙便带着两名同门天南地北的到处去找这个老家伙的下落。不过找遍了上百个地点,都始终找不到归不归的下落。只是在城外一座无名高山上发现了一滩血水,除了这个之外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无奈之下,吕留仙只好去找大名府找了广义。此时这位广字辈的方士找不到吴勉的下落,正在盛怒当中。好在他只是将吕留仙等人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并没有如何处置他。
  
  跟着广义在大名府继续搜寻吴勉的下落未果之后,有人向这位广字辈的方士说道:“广义师兄,听说和寿长公主也跟着吴勉一起跑了。这位长公主自幼生长在金陵,吴勉、归不归也曾经在金陵出没过。
  
  您说看着长公主的份上,他们有没有可能躲藏在金陵?”
  
  “金陵?你说的有点道理。”广义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便派遣了吕留仙三个方士,让他们将功补过去找吴勉的下落。这三个人前来金陵打前站,如果广义继续寻找无果的话。便会带着大队人马前来金陵寻找。
  
  想不到刚刚到了金陵,便遇到了这一家子。吕留仙多少有点他乡遇故人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黑小子突然开口说道:“你们是在找那个老头子吗?我见过他,好像就是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