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连生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连生

  这个年轻人明显是见过牟仁杰画像的,进到了民居之后,他对着牛仁杰竹礼说道:“小的奉广仁大方师之命,在此恭候牟先生多时了。不过大方师告诉小的您三天前就应该到金陵的,不知为何晚到了三天?”
  
  “你家回去和广仁大方师回禀,就说广义、归不归已经到了沙河县。我的运气好才逃出来的。”看了年轻人一眼之后,牟仁杰继续说道:“我还听说吴勉、归不归已经闹翻,不过是真是假就要靠你家大方师亲自印证了。”
  
  说话的时候,牟仁杰已经跟着年轻人到了内院。到处看了一圈之后,他说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吗?这次广仁大方师绐我安排的身份是什么?这里是金陵城不比我之前待过的小县城,人来人往的一旦被人看穿破绽怎么办?”
  
  “牟生先您多虑了,您不需要出门,一切俗物供应都由小的来做。”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广仁大方师只派了小的来服侍牟先生。小的叫做连生,愿就是金陵本地人。已经替广仁大方师看守这宅子五年了,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小的去做。”
  
  “你说广仁让我待在府中,什么事情都是你去做?那和被囚禁在这里有什么区别?”牟仁杰皱了皱眉头之后,脸色有些难看的继续说道:“广仁呢?我要和他说话。你去将方大师请来……”
  
  “牟先生勿怒,大方师并不在金陵城中。一直都是他老人家来找小的,小的无法联络到大方师。”看到牟仁杰要翻脸,这个叫做连生的年轻人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随后陪着笑脸继续道说:“小的只是个下人,您别难为小的了。算着日子过不了几天广仁大方师就要到了,到时候您再和他商量。”
  
  听到广仁大方师要到的消息,牟仁杰这才算稍微的平息了一点怒气。对着连生摆了摆手,说道:“去吧,等到广仁大方师到了,我要亲自和他说说,与其这样被当作囚犯,还不如我找个乡村隐世来的自在。”
  
  牟仁杰说完之后,看到连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牟仁杰再次将眉头皱了起来。
  
  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连生再次说道:“广仁大方师还有什么事情要你交代绐我?”
  
  “是,您随我来……”连生欠了欠身之后,引领着牟仁杰来到了后院的杂物房当中。这间杂物房修的异常高大,看着这这民居十分不搭,颇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进了杂物房之后,牟仁杰才发现里面竟然搭了小小的阁楼。连生顺着梯子爬上了阁楼之后,牟仁杰皱了皱眉头,他的身子一晃已经到了连生的身边。阁楼里面是一个可以容纳只有丈余的小空间,这里除了一张椅子之外什么都没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对面便是金陵王府的旧址了,从这里看过去,整个金陵王府都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牟仁杰感到不解的时候,连生指着一个小小的窗口说道:“这就是广仁大方师麻烦您做的事情了,对面就是原金陵王府的旧址。您这些日子要在这里查看对面的一举一动……”
  
  连生的话还没有说完,牟仁杰抬手对着他就是一个嘴巴。一巴掌将连生打倒在地之后,牟仁杰冷笑着说道:“我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不是广仁的下人。你去和广仁大方师说,牟仁杰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有缘他日我再报答这份情义……”
  
  说话的时候,牟仁杰便要施展五行遁法离开,却被爬起来的连生一把抱住了他的腿,说道:“牟先生请让我说完,如果您还有不满再走不迟……是这样,吴勉等人失踪半年有余,广仁大方师担心他们会故地重游再回金陵城。这才买下了这座宅子,让连生我在这里监视。不过我毕竟是凡身肉胎,如果吴勉等人真回来的话,也会发现我在这里监视。广仁大方师这才请您过来,牟先生您有术法可以隐藏住自己的气息,吴勉等人不会发现您……”
  
  “他和吴勉的恩怨,关我牟仁杰什么事?”牟仁杰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原本就嫌藏身之地不够隐秘,现在还要去搅他和吴勉的浑水?我活的不耐烦了吗?”
  
  “有些事情广仁大方师不方便在信箋当中诉说,他让小的代为传话。”说到这里,连生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他看着不明白什么意思的牟仁杰继续说道:“只要您能协助广仁大方师捉拿到吴勉,他老人家便送您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您是修道之人,修的不就是长生不老的门道吗?”
  
  “长生不老药……”牟仁杰沉吟了片刻,他反叛徐福就是因为这个。牟仁杰伙同其他几个人去偷盗徐福的长生不老药,结果中了徐福的阵法同伴一死一伤,为了不被受伤的同门连累,他竟然杀死了同门之后逃了出来。
  
  现在听到有长生不老药,牟仁杰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对着连生说道:“看来广仁大方师连我的底细都查的一清二楚,既然是大方师的美意,牟仁杰不能不领情。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吴勉到来。不过你要和广仁大方师说清楚,牟仁杰只管找人,可不管帮他去捉拿吴勉。别说你联络不到广仁的废话,吴勉一旦出现,不和他联络吗?”
  
  “是,连生刚才撒谎了,不过大方师的确不在金陵城中。”见到牟仁杰总算松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解释道:“如果发现了吴勉等人的行踪,我便去……”
  
  “不用和我说这个”牟仁杰摆了摆手之后,继续说道:“你們的事情我不关心,只要转告广仁大方师,我听从他的安排。希望他达到目地之后可以话付前言,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吴勉众人……”
  
  见到总算说动了这位方士,连生擦了把冷汗,对着牟仁杰行礼之后,从阁楼里面退了出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连生出门购买今天的食物,看样子晚上要为这位方士接风洗尘。
  
  穿过了几条街之后,连生来到了金陵城的市场当中。在里面转了几圈之后,他购买了一些菜蔬和鱼、肉。和商贩们交流也只是询问菜价之类的话题,一般人完全看不到他有什么异常的动作。买齐了他要买的肉、蔬之后便回到了金陵王府对面的民宅当中。
  
  几乎就在连生回到民宅的同时,金陵城中另外的一处宅院当中。一个男人对着坐在中堂当中的白发男人说道:“连生出来了,他先买的荤肉一一牟仁杰已经就范了……”
  
  中堂当中的男人正是和吴勉并列在格杀令第一位的前大方师广仁,此时他的脸上再看不到以往气定神闲的样子。现在的广仁脸上一付死灰之色,无神的看了正在对他说话的人一眼,说道:“牟仁杰……他是真的牟仁杰吗?”
  
  说话的时候,广仁低头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身边桌子上的一封信函和一张地图,正是从牟仁杰家里废墟当中找到的。顿了一下之后,他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如果你是真的牟仁杰,谁会从归不归的手里把你就走?我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还有谁能做到?”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广仁无力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的弟子说道:“童戚振呢?有他的消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