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广仁的计划

第三百三十三章 广仁的计划

  看到了信笺和地图之后,牟仁杰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这两件东西藏在他家里地下的暗室当中,现在房子都倒塌了,这个是怎么找出来的?
  
  当着牟仁杰的面,归不归将信笺打开,看了一遍之后冲着脸色灰暗的牟仁杰说道:“需要老人家我给你念念吗?我老人家认识广仁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客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的小舅子……”
  
  “我的确没有见过广仁大方师……这个是他送来的信函。”牟仁杰嘴硬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是广仁大方师的一名记名弟子送来的,送来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细看你们就到了……这个不能算是我在骗你们。”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牟仁杰说道:“你当老人家我不识字吗?上面第一行字就是仁杰贤弟,数年未见,想来弟应安好……傻小子,你再给他两个嘴巴,让这个姓牟的好好想想。”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百无求已经扑了过来,抓过了牟仁杰的衣服领子。正要给他几个嘴巴的时候,已经被打怕了的牟仁杰喊道:“我想起来了!是……五年前广仁是来找过我来着……你先别动手,我自己说……”
  
  “晚了……老子先给你两巴掌长长记性,好好想想广仁都和你说什么了。要是那一段想不清楚,和我子老说一声,打到你想起来为止。”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抡起来巴掌,正反给了牟仁杰四个耳光。
  
  饶是百无求没有下死手,前后两次牟仁杰也被打的好像猪头一样,脸颊当场便肿了起来。挨完了打之后,他的脑袋一片空白,片刻之后才明白了过来。这时,他老实了许多,没等归不归开口,牟仁杰已经说道:“五年前广仁和火山找到的我,当时我以为他们俩想要杀我的。在那两位大方师的面亲,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就在闭眼准备等死的时候,广仁却说没有动我的思意……”
  
  根据牟仁杰所说,广仁非但没有杀他的意思,反而指破了他藏身地点的几个破绽。如果遇到机灵一点的方士,马上就会察觉到。虽然当时牟仁杰不明白这位大方师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明白他不会为难自己。
  
  最后,广仁竟然还给牟仁杰找了一个更加安全的所在,便是这个小小的县城当中。这座房子原本是火山一个记名弟子的产业,广仁花钱将它买了下来之后,让牟仁杰居住在这里。对外宣称他是火山弟子的远房亲戚,老家闹蝗虫,这才前来投靠亲戚的。
  
  火山的弟子是当地的县丞,看在这位'亲戚面子上,谁也不敢难为他。今年年初的时候,那位县丞老爷高升去了其他的县里做了县官。虽然没有了这个靠山,不过牟仁杰已经和县里的百姓融为了一体。也没人把他当作外人来,因此广义等方士前来询问这几年出现在城里的外来户之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把牟仁杰想起来。
  
  就在三天之前,牟仁杰早上刚刚起来的时候,突然在门缝里面看到了一封信和一张地图。信是广仁亲笔所写,上面写着最近有方士注意到了牟仁杰。让他换一个地方躲避,还给牟仁杰留了一张地图。上面标注着一个安全的所在,让牟仁杰速速赶过来。
  
  原本接到了信之后第二天,牟仁杰就应该带着家里的细软走了。不过他在县城外面的山上发现了一颗即将要成熟的暹罗草,这件天才地宝是他修炼术法的必须之物。找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了一棵,眼看着还有两三天就要成熟了,让他现在放弃这棵天才地宝绝对舍不得。当下牟仁杰存着侥幸心理,在城里多待了两天,想不到还是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地图上面就是广仁给我准备的新住处,他怕我不认路,还花了张地图。我看过了好像是以前金陵王府对面的一处民宅。”既然已经开了口,牟仁杰索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刚才看到了信笺和地图的时候,归不归发觉这是冲着赵文君去的。这大半年他们消失之后,广仁应该是找不到他们这几个人、妖的下落。这才想办法在金陵安插一个自己的眼线,如果不是这次自己把牟仁杰挑了出来,或许他就是日后坏了大事的关键。
  
  看到了归不归沉默不语,牟仁杰会错了意。他对着老家伙解释道:“这件事情我都对你们说了,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大可以了结我……不过如果你们想要让我钓出广仁大方师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只要你们可以放我一码。”
  
  “老人家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上的格杀令,不过看着应该不冤。”听到牟仁杰直接卖了广仁之后,归不归继续笑着说道:“不过老人家还有一点琐碎的事情打听,娃娃,你把与广仁见面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如果有那里想不清的话,那个傻小子会在帮你想起来的……”
  
  此时,牟仁杰将归不归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没有丝毫的隐瞒,将当天和广仁见面之后的细节都说了出来。归不归在一边眯缝着眼睛,听到哪里有疑问便直接开口询问。
  
  说完了一遍之后,归不归又将牟仁杰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直到两个人都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之后,归不归对着牟仁杰说道:“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上,这次老人家我就饶了你这一次。下次记住了,不要乱出来看热闹……走吧,晚了的话吕留仙他们就要回来了……”
  
  “你真的要放了我?”牟仁杰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归不归就算放了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松的。牟仁杰已经做了好了掉层皮的准备,想不到竟然随随便便就要放了自己。
  
  “如果不信的话,就在这里继续待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会你和吕留仙他们说,看看他们会不会放了你。赶紧用遁法离开吧……”
  
  这时候的牟仁杰终于相信了归不归的话,他也顾不得对着老家伙继续行礼了。
  
  当下马上开始施展起来五行遁法来,眼看着遁法已经运行起来。牟仁杰就要消失到无影无踪的时候,笑眯眯的归不归突然对着孙无病说道:“动手吧!孙无病……”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一直在看热闹的的孙无病手里变戏法一样的抽出来那根石精大棍,随后猛地对着遁法已经完成,瞬间就要消失的牟仁杰胸前。这一棍打在了他身上的同时,牟仁杰的身体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消失在了遁法当中。
  
  孙无病的力道运用的十分巧妙,这一下子直接将牟仁杰打成了血雾不说,这团人形的血雾直接被遁法带走,连一个血点都没有留下来。
  
  看得目瞪口呆的百无求瞪大了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这算是杀人灭口吗?不是老子说你,说好了要放这个姓牟的走,你让孙猴儿弄死他做什么?
  
  不能光明正大的弄死他吗?”
  
  “牟仁杰不死的稀里糊涂,老人家我就要头疼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孙无病说道:“后面的戏就看你的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又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老人家我改主意了,我们不用等吕留仙了,这就去金陵,看看广仁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