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客栈内外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客栈内外

  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拉着赵文君的手继续向前行进。问话的方士皱了皱眉头之后,再次说道:“穿黑衣的兄台,请你留步,有件事情要想你请教。”

  这时候,吴勉这才停住了脚步,回头有些茫然看了一眼几个方士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几位道长叫的是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叫许老三我兄台的。道长们来化缘的是吗?黑蛋他妈,你拿点钱……”

  赵文君此时也担心这几个人认出自己老,当下好像没有什么见识的女人一样,在包袱里面摸出来一把铜子来。

  看着这对夫妻将自己当成了求布施的道士,几个人方士都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叫住吴勉的方士笑着说道:“兄台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吃十方的道士……说了你也不明白,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你们这一家子这是要去哪?看你们是走远路的,这一路上见见没这几个人?”

  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卷画像。当着吴勉的面,他将这些画像一一展开,随后逃出来一个小小的银元宝,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如果你见过这几个人就说出来,只要说的对,这个就是你的。”

  看到了银元宝,吴勉的眼神有些发直,咽了口口水之后,他现在用自己衣襟擦了擦手之后,拿起来画像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上面都是格杀令名单上面的人,画的惟妙惟肖好像在看真人一般。

  看了一圈之后,他拿起来屠黯的画像对着士方说道:“这个人好像是我们镇子去年瘟疫死的王全住,这眉毛鼻眼的有六七分像了。听他们家活着的人说全住死的太惨了,吃什么拉什么,最后拉的都脱肛了……不过他是瘟疫死的,担心瘟疫外传他刚刚死就把尸首烧了。道长,这个王全住怎么了?不是欠了你们的钱吧?不可能啊,我们一起长大的,没听说他出过远门啊……”

  听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话之后,方士叹了口气,将桌子上面的画像收了起来。估计自己拿不到那锭银元宝了,吴勉还有些不甘心的看了方士一眼。就在方士们都以为问错了人的时候,刚才一直对着吴勉问话的方式突然再次开了口:“兄台,你这一家人这是要去哪?”

  这次还没等吴勉开口,赵文君和小任叁同时开了口:“金陵”“杭州”,文君是脱口而出,而小任叁担心几这个方士看出来什么不对,当下随后说了另外一个地方。想不到两个人竟然说岔了……

  原本已经要离开的几个方士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带头的方士皱起来了眉头,对着吴勉假扮的中年人说道:“好像你们一家三口还没决定好去哪里?”

  “孩子他妈的娘家在金陵。这不是老婆怀孩子了吗?送她回金陵娘家住几天,我带着孩子去杭州做买卖去。”吴勉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我是做药材买卖的,在杭州有个小小的字号叫做保安堂……”

  吴勉的解释风雨不透,几个方士都听不出来什么问题。当下几个人收拾了一下,正要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看到外面走进来几个和他们同样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为首的一人左手空空荡荡的,正是半年多之前被吴勉斩断一条胳膊的广义。

  见到了广义之后,几个方士都恭恭敬敬的垂首侍立。吴勉见状装着胆怯带着赵文君和小任叁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当中,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听到身后广义的声音说道:“牟仁杰就在这座县城当中,你们还没有得到他的消息吗?”

  刚才一直在询问吴勉的方士回答道:“我们已经在这里找了三天,并没有找到牟仁杰的下落。不过早上有个过路的客商,说在去往大名府的路上,见过疑似吴勉、归不归的下落。只是那人似乎只是贪图赏金,未必说的就是事实……”

  “你们不去查,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听到了有吴勉、归不归的下落,广义突然大怒了起来。被斩了一条手臂的仇恨,现在想起来还是让暴跳如雷。当下也不顾自己身在客栈当中,对着这几个方士大声吼道:“你们去大名府查他们几个人的下落!牟仁杰的事情交给我……”

  此时,吴勉已经带着赵文君和小任叁进了客房。将行李放好之后,吴勉低声对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说道:“现在有点麻烦了,我们能瞒得了里面的外面的方士。归不归可一定瞒不住广义的,他带着孙无病太扎眼了。就算瞒的了外面的方士,广义也一定能看穿的。”

  听到归不归那边要出事,小任叁又开始急了起来。它对着吴勉说道:“这样,我们人参现在就去找老不死的他们,让他们别进城了,在外面绕一圈得了。”

  “广义就在外面,你的妖法瞒不过他。”吴勉看了一眼也跟着着急起来的赵文君之后,继续说道:“一会我想办法出去向他们报信,任叁,文君就托付给你……”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客栈外面一阵大乱,随后听到广义的声音喊道:“笼子里面是孙无病!他们归不归装扮的!好不动手吗?”

  就在吴勉准备去向归不归送信的时候,正巧那个老家伙也不放心吴勉他们几个人。他装作从客栈门口经过,就在归不归伸着脖子向里面张望的时候,几个顽童看到了马车笼子里面的巨猿,正围在外面起哄。嘈杂的声音惊动了广义,他抬头向外面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和老家伙打了一个对眼。

  老家伙没有防备到会在这里遇到广义,一瞬间面部表情有些僵硬。原本这个也不算什么,不过孙无病这样的巨猿广义一眼便看出来了破绽。联想到刚才老家伙那一瞬间的不自然,广义马上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当下他将自己的长剑法器取了出来,带着身边的众方士冲了出来。而归不归这边,百无求大吼了一声,也冲着广义这几个方士反扑了过去。在吴勉、归不归的眼里,一个广义不算什么,不过如果因为他暴露了自己的行踪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这时,孙无病也从笼子里面冲了出来,他将藏在车上的石精大棍抽了出来。眼看着一场大战之后,广义另外的一支胳膊也保不住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将身子拦在了两只妖物之前,随后对着已经停住了脚步的广义笑了一下,说道:“广义,不是老人家我说你,有胜算嘛你就出来?我老人家是你的话,刚才就装作没看出来了……”

  “归不归,格杀令上面没有你们,只要说出来吴勉的下落,我就放你们离开。”此时广义心里已经后悔了,一个归不归他已经应付不来。现在再加上这两支妖物,足够将他们这些方士屠戮殆尽几个来回的。不过既然已经冲出来了,在那些小方士的面前,自己的架子不能丢。场面话还是要说出来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谁说吴勉的下落一定要问老人家我的?不瞒你说,我老人家我们几个和他闹翻半年多了。格杀令上面明明是他,凭什么要我们陪着他一起送死?老人家我活了小两千年,我们几个已经不和他打连连了,你想找吴勉的话,去大名府找吧,听说他拐了赵王家的公主去了大名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