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怎么做到的?

第三百二十七章 怎么做到的?

  “老人家我应该叫你姜六郎呢?还是应该叫你窦千里?”看到了脸色已经苍白下来的‘姜六郎’,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是你自己说呢?还是老人家我替你说?你自己选吧……”
  
  “我是窦千里……不是什么姜六郎。”被绑在椅子上的方士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是被徐福大方师派到陆地上追杀格杀令名单上的人,听说多年前大妖百疆曾经在这里驻过妖军。因为你们和百疆的关系,就想着过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真在这里碰到了你们。情急之下才谎称是格杀令名单最后一位的姜六郎,看在都是格杀令名单上的人,你们会放我一条生路……”
  
  说到这里的时候,窦千里苦笑了一声,看了看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那天你看到的是山猫的魂魄,我它将放了出去,通知广义这里的位置。这里的消息也都是我传递出去的,今早你们离开之后,我便把这里的消息通过傀儡传递出去了。
  
  傍晚傀儡带回来的消息说广义今晚会有所行动……看样子他应该是输的挺惨,是吧?”
  
  “广义还活着,放心了吧?”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突然板起了面孔,继续说道:“原本我们几个在这里打算长住的,就是因为你,老人家我要去忙乎搬家了。
  
  你知道搬进来多麻烦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文君称心的所在,被你几句话就搅了。窦千里,让你意思赔罪,不算难为你吧?”
  
  终于听到归不归书到说了这里,窦千里脸上黄豆大小的冷汗顺着额头流淌了下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大方师指派,窦千里也是尽本分而已。归老先生,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绐我一条生路吧?”
  
  “罪魁祸首是你,老人家我刚才绐了广义他们一条生路。现在再放了你,吴勉问起来的话,我老人家也不好交代……”说到这里,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他说道:“就算你的运气不好,今晚上一个人都不死的话,白发吴勉的那口气出不来,那倒霉的就是我们几个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将小任叁手里的剑器接了过来,突然对着的心口刺了进去。窦千里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之后气绝身亡……看着他死透了之后,归不归让孙无病将窦千里的尸体拖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扔出去。看着孙猴子将尸首带出去之后,百无求的眼睛又瞪了起来:“老家伙你什么意思?不让老子把人弄死,你自己偷偷摸摸来过瘾了?老子就不明白了,那个广义是不是你小舅子,你怎么就那么护着他?”
  
  “谁说老人家我了结窦千里了? ”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总不能平平安安的将把他放出去吧?那样他说的话还有谁信?傻小子,老人家我有分寸,刚才那一下不至于要人性命。这里有他暗藏的傀儡。逃走没有问题的……”
  
  片刻之后,孙无病将窦千里的尸首扔到了一个野狼出没的山坳当中。就在孙猴子完成了任务,施展术法回到了山谷的时候,就见一个草人从树林里面窜了出来。
  
  它冲到了窦千里的尸体旁,在‘死人’的衣服里面找到了治疗外伤的散剂。
  
  将药末撒在了伤口处之后,草人开始一洗一下挤压这窦千里的胸膛。顿时原本已经凝血的伤口再次流出了鲜血,好在草入提前已经撒了止血的药末。流出来的鲜血很快又被止住。
  
  草人好像没看到窦千里的伤口不断有鲜血流出来一样,积压了半天之后,原本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的窦千里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啊! ”的一声做了起来,此时他已经满身的大汗,好像刚刚被大雨浇过了 一样。
  
  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窦千里终于缓了过来。回头借着夜色看了一眼石头房屋的位置,他冷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们逃的了吗?天涯海角也会追到你们的……”
  
  窦千里的伤势太重,施展不了五行遁法。当下只能由草人将他背了起来,向着山外走去。
  
  几天之后,三名方士凭空出现在山谷当中。在这里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吴勉、归不归这些人的下落。几个方士这才施展遁法离开了这里……方士们消失之后,空气当中传来了百无求的声音:“老家伙,这才几天?都第三波了,要不咱们真的从这里离开得了……”话音未落,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凭空出现在了最大的那间新房当中。
  
  窦千里离开这里之后,吴勉施展了幻术,无论谁进来都会看到这几件石屋当中一片狼藉。不久之后,便有几波方士前来检查。似乎这些方士也不放心吴勉他们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差不多了,算着时间,下午老人家我带着‘你们’去洛阳转一圈,只要我们的行踪传到广义的耳朵里,这里便彻底安全了。”归不归说是‘你们’,可除了老家伙之外,谁也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
  
  这几天,老家伙施展了幻术,假装是和吴勉他们一起已经下山。此时广义应该已经知道了他們这几个人、妖已经下山。
  
  这个时候应该准备围追堵截了,算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派人过来查看了。只要确定吴勉、归不归已经出山,这里便在没有什么价值了。
  
  果然,得到了归不归、吴勉这些人出现在洛阳城的消息之后,山谷这里再也没有被方士们骚扰过。吴勉也花费了大手笔,在整个山谷当中都施展了幻阵。任凭谁逬来看一眼,这都是一座已经荒废了几座石屋。
  
  没有人前来骚扰,他们几个人、妖的曰子过了也很悠哉。除了归不归是不是的就要出去露个脸,让外面的方士们知道他扪这些人早已经离开了山谷之外。其他的人、妖都守在这里,每天百无求负责他们的一曰三餐。二愣子到底是和饕餮学过手艺的,做出来的饭食连赵文君都赞不绝口。
  
  剩下的活,几个人、妖分摊。就连吴勉没事的时候,也开始帮着赵文君收拾家务,破天荒的还洗了一次衣服。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大半年,见到了山谷当中平安之后,孙无病终于真正的和他们几个告别。说起来这位齐天大圣曰后也是百疆反攻妖山首屈一指的大将,少了它的话,反攻妖山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绐孙猴子饯行的时候,百无求卖了手艺,做了一大桌子的吃食。看到了饭桌上面被百无求烤得外焦里嫩的鲶鱼,原本来谈笑风生的赵文君突然皱起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她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随后捂着嘴巴向着远处跑去……吴勉见状之后,急忙跟随了上去。随后不久,留在饭桌上的几个人、妖都听到了赵文君干呕的声音。小任叁将手里的一块鲶鱼肉扔回到了盘子里,随后指着百无求的鼻子说道:“大侄子,你这回闯祸了。看看把妞儿难受的,小心他家老头你—会找你拼命。”
  
  百无求听了之后,急忙揺头说道:“天地良心,牛羊是早上先宰的,鱼也是老子亲手打上来的。怎么可能是老子闯祸……老人家你这是什么表情?”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就见归不归眼睛看着远处吴勉、赵文君的背影,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