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格杀令上的新面孔

第三百二十二章 格杀令上的新面孔

  姜六郎是三天之前看到最新的格杀令,名单上面吴勉和广仁并列。只不过比起来白发男人来,广仁就惨了一点,他被剥夺掉了大方师的名号,还被徐福钦点为方士一门的罪人。理论上说的话,广仁在格杀令名单上面,还要比吴勉靠前几分。
  
  说话的时候,姜六郎从怀里面逃出来了一张写满了人名的绢布。递给了归不归之后,哭丧着脸说道:“我知道这山谷人迹罕至,原本想着来这里躲躲的。想不到来了之后看见这里在办喜事,我一时好奇多看了几眼……”
  
  归不归看了一眼格杀令上面的名单,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之后,将它交给了身边一直在伸着脖子看向名单的孙无病。随后笑咪眯的对着身边的几只妖物说道:“可惜了,上面没有老人家我的名字。徐福这个老家伙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当时我老人家也动手了……”
  
  “你那也叫动手? 一个人也没见你弄死。老子就不样一了,弄死的方士怎么也有十个八个了吧?”
  
  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对着孙无病说道:“孙猴儿,你看看老子我的大名排在第几?说起来老子也弄死不少的方士了。就算徐福偏心不给前三,怎么也会把老子的大名留在前十吧?”
  
  孙无病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上面就吴勉一个熟人,咱们的名字都没有。”
  
  听到自己的名字并不在名单上,百无求顿时变得暴跳如雷。它指着孙无病手里的绢布说道:“不可能!老子差哪了?你再仔细看看,老子叫做百无求,一二三四五六的百……”
  
  听到他们几个因为格杀令上没有自己的名字,都变得十分不满。断了腿的姜六郎心里只冒凉气,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格杀令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他们非但不觉得庆幸,反而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损失一样。姜六郎差点哭出来一一你们谁想上格杀令?我可以和你们换换……这样的话也只能想想,姜六郎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归归不说道:“现在您看到了吧?我的名字就在倒数第一位,姜六郎就是我了……”
  
  “臭显摆什么?不就是上了一次格杀令吗?有什么的了不起的。”百无求见到了格杀令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当下拉着小任叁到一边喝闷酒去了。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姜六郎的面前。
  
  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说你是被徐福派到岸上追杀名单上的人,怎么自己的名字也混到名单上面去了?”
  
  听归不归问到这个,姜六郎满脸的纠结。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唉声叹气的说道:“那是我的命不好,上次我们从那个怪异的阵法中出来之后,我被广义方士派回去向大方师禀告详情。回去的时候在海上遇到了海匪,当时我一时兴起,将这些海匪杀了个一干二净,就留了一个船老大,。当时想着除恶务尽,便逼着船老大驾船去了海匪的老巢。把他们老巢里面的男女老少都杀了个干净……”
  
  说到这里,姜六郎顿了一下。他色脸纠结的好像苦瓜一样,随后继续说道:“谁能想到当中的女人都是他们抢来的,其中还有十几个肉票。海上这点事瞒不过大方师的耳目,我还没等回到大方师那里,已经遇到前来捉拿我治罪的方士了。当时我趁着他们不至于,跳海逃走了。好不容于遇到了前往陆地的波斯商船。跟着他们会到了陆地,便逃到这里躲了起来。”
  
  “顾头不顾尾,那你倒是不冤。”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逃到这里来了,那就别走了。陪着老人家我一起住在这里吧……原本你知道我们在这里隐世,就不能留你的活口。剩下你被广义他们抓住,再把我们卖出来。不过娃娃你走运,今天是吴勉大婚的日子不能杀生。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不过我老人家丑话说在前面,假使六郎你心存恶念。别怪老人家我帮徐福消除格杀令上面的名单。”
  
  归不归这样的人物杀自己好像摔死个鸡崽子一样,姜六郎捡回来一条命之后,总算松下了口气。
  
  他原本就是要躲在这里的,现在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和自己住在一起。一旦广义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行踪追了过来,有吴勉、归不归他们在,起码也能为自己争取到逃出去的时间。
  
  当下,姜六郎连连感激。归不归让他吃了点酒饭之后,便指派了远处的一座石头房屋说道:“那座房屋你去住,不过老人家我有几点要紧的事情要和你交代清楚。我们这几个人也好、妖也好你不要招惹,最要紧的是吴勉的新媳妇。干万不可以惹到她生气,如果那一天你招惹那新娘子。别怪我们这几个一人一口活吞了你。”
  
  能嫁给吴勉这样的大人物,一定不会是平凡的女人。当下姜六郎连连点头,心里纳闷到底是谁家的姑娘,会有这样的命嫁给这个白发男人。当下,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石屋那里修养。想到这次因祸得福结识吴勉、归不归他们,心里还是有一些窃喜。
  
  不管如何他们几个还在这里,自己便不会出事。
  
  看着姜六郎离开之后,坐在酒桌上的小任叁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现在吴勉和广仁都上了格杀令。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了?
  
  广仁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精力顾我们?”
  
  归不归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说道:“人参你说反了,现在广仁没有了大方师的包袱,对我们更加肆无忌惮了。还记得童戚振那天怎么说的吗?没有大方师的束缚,广仁会做让我们出乎意料的事情。
  
  以老人家我对广仁的了结,他还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们身上。再动手的时候他会变本加厉的……老人家我宁可对付那位大方师广仁,也不想招惹疯子广仁……”
  
  说到这里,归不归深深出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还在我们有这个世外挑源,以前有徐福的后台,他能找到我们的洞府。现在我老人家就不信他还有这个本事……”
  
  “他们来了更好!老子一个一个的拧断广仁的脖子!”百无求多暍喝了几杯,满脸通红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子就不信了,老子就在这里等着。来一个方士老子就弄死一个。就不信了!徐福那个老家伙还会一直硬顶着,不给老子上格杀令的机会..”
  
  归不归嘿嘿一笑,坐在了百无求的身边,自己给自己斟满了一杯美酒。一饮而尽之后,说道:“这场闹剧也差不多了,一环套一环的……广仁、童戚振,也快到亮底牌的时候了……”
  
  这时,孙无病也跟着坐在了归不归的身边。这只大猴子说道:“老家伙,你们一直再说什么禁术、禁术的,那个禁术倒地是件什么不得了的法器?”
  
  “禁术?那是徐福给他自己量身定做的法器。”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也是一个借口……傻小子你在看什么?”
  
  “进去这么久了都不出来,这就算洞房了吗?”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傻小子眼睛通红的看着新房的方向。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一样,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它借着酒劲对着那边大声喊道:“姓吴的!
  
  那么熟悉了,你还下得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