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两世夫妻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两世夫妻

  为了筹备吴勉、赵文君的婚礼,归不归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他带着百无求、孙无病忙活了大半个月,将峡谷当中整治的焕然一新。几座石头房屋里外都张灯结彩,归不归还亲自动手,在几座房屋的中间打造了一座凉亭。

  为了拱托出来喜庆的气氛,老家伙去皇宫当中。将准备给太子大婚的应用之物一股脑的偷取了出去,几天之后,这里变得富丽堂皇了起来。一切都准备停当之后,归不归找了一个吉日算是吴勉、赵文君真正的大婚之日。

  到了正日子的早上,归不归带着只几妖物早早的起来布制。老家伙事先在大名府最好的酒楼定制了一桌上好的酒席,他用食盒将酒菜带回来。眼看着到了吉时,吴勉将赵文君从她暂时居住的石头房屋里面接了出来。来到了归不归布置了半个多月的新房当中。

  虽然没有几个人,不过流程还是一点都不少。归不归时暂充当长辈,吴勉、赵文君二人在孙无病的主持之下,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程序之后,他们夫妇拜了天地、长辈以及对拜之后,孙猴子宣布礼成。

  随后,归不归、百无求、小任叁和孙无病又装扮成了宾客,吴勉将赵文君带进新房休息之后,他穿着新郎官的衣服过来敬酒。

  “小爷叔,都是自己人差不多得了。”生平第一次喝到了吴勉敬的酒,百无求都不敢相信这是的真。担心一会这个白发男人找后账,它先说道:“新娘子还在等着你的,赶快忙乎正事要紧。你忙你的,后面老子替你给他们仨敬酒。老家伙,喝上老子给你倒的酒,你差不多也能闭眼了吧?”

  “呸!大喜的日子你胡说什么?”归不归担心这几句疯话引来吴勉的胡思乱想,当下急忙拦住了这个傻小子。好在新郎官并不在意,难得今天他不是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脸上多少也挂了一点笑容。

  归不归这才放心,当下他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正打算不大不小的和吴勉开个玩笑的时候,老家伙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随后对着山谷边缘的树林里喊道:“今天我们这儿在办喜事,不知道是那位宾客到了?过来喝一杯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抽了抽鼻子,随后猛的跳了起来,一阵旋风一样冲到了老家伙对着的树林当中。片刻之后,树林里面听到一声惨叫,随后就见二愣子拖着一个人的脚脖子,生生的将他拖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来。

  “就是他了,这小子见到老子还想逃,被老子打断了腿拖过来了。”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孙无病,说道:“不是老子说你,孙猴儿,这里不是说没人知道吗?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人?”

  “你这话说的不讲理,这话又不失老孙我说的,再说了这里也不是皇宫大内。保不齐有个猎户进来试试运气。”孙无病说话的时候,众人、妖已经看清被百无求拖过来的这人身上一副猎户的打扮,他斜背着弓箭,背后的箭囊当中还插着几十只雕翎箭。腰后还别着一柄短刀,一副标准的猎户打扮。

  这猎户吓得直哆嗦,翻身跪在地上对着几个人磕头说道:“各位大王,小的在山上打猎,误闯了你们的宝地……看在小的上有八十多岁的老娘,下有还在吃奶孩子的份上,饶了小的一条性命吧。小的死了,这一家子就绝户了……”说到这里,这个猎户模样打扮的人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甚至惊动了新房里面的赵文君,她在房内喊道:“吴郎,你我大喜的日子,谁在外面哭泣?”

  听到赵文君话里有担心的意思,当下他示意百无求捂住了猎户的嘴巴,随后向着新房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是个路过的猎户来掏喜酒喝,百无求嫌他没给喜金,吓唬了这猎户几句,没事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进到了新房当中,向赵文君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家伙,你叔叔是不是找机会就去找他新媳妇了?”百无求觉得婚礼有些草率,当下把火气撒在了这个猎户的身上:“要不是你,他最少还能再敬老子两杯酒。你知道能喝上那个白头发敬的酒有多难吗?老子给他敬酒几百年了,就今天才反过来……”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吓得直打哆嗦的猎户。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拉开了百无求,随后对着猎户说道:“可怜见的,傻小子你看看把人吓成什么样子了。你别怕,我们不是这山上的大王。是来这里避世的散人,今天我们这里办喜事,来了就是客……人参,你给这位猎户倒杯酒压压惊。”

  小任叁端过来杯酒交到了猎户的手里,看着他喝完了杯中酒之后,归不归又检查了他身上的伤势。好在只是百无求刚才没有下死手,老家伙亲自给他的断骨复位之后,笑眯眯的说道:“你这骨头这么也要一百来天才能复原,祸是我们惹得,不能看着你不管。这样,你就在这里休息一百天,等到伤势复原之后再下山。你将你的姓名、家住何地告诉老人家我,一会我老人家让人给你家人带个信,让他们不要着急,再给他们带上一些安家的钱粮……”

  猎户听到之后,急忙说道:“老人家不用麻烦了,小的长得粗壮,这点伤不算什么。您还是放了小的回去,家里的老娘一日见不到小的,便心神不宁。小的就算是爬也要爬回去。”

  “一日不见你就心神不宁?那你从外面走到了这里,费了几日的时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到能忍得住疼,知道不是这个傻小子的对手,宁可被它打断了腿,也不施展术法离开。老人家我佩服得很……”

  这几句话说出来,猎户的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已经露了破绽之后,当下索性说了实话:“归老先生您饶命……晚辈也是误打误撞来了这里,晚辈没有歹意。知道这里有几处荒废的石头房子,每次进山的时候都过来看看。想着以后这里可以作为落脚之地,今天再来看到您几位在这里办喜事。我只是想看看谁占了这里的房子,并不是有意窥探……”

  “嗯?认识老人家我……”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我老人家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你了,自报家门吧……”

  “小的叫做叫做姜六郎,是徐福大方师的座下弟子。前些年犯了点事情,被他老人家赶了回来。”这名叫做姜六郎的人偷眼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小的跟随广信方士回到陆地,捉拿格杀令上的人。在那个古怪的阵法当中见过您几位的……”

  被姜六郎这么一提醒,归不归隐约想起来当时的方士当中,似乎有这么一个人。当下老家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对着他说道:“你是方士……这就不好办了,我们几个来这里就是为了避开你们的,现在你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你说不灭口的话,你将这里的事情告知了其他的方士,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孙无病做了一个手势。孙猴子心领神会,举起来大棒子就向姜六郎的头上砸去。

  吓得这人大叫了一声之后,拼命的说道:“我也在格杀令上……我与吴勉大修士、广仁都在最新的格杀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