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赵文君的愿望

第三百一十九章 赵文君的愿望

  吴勉没有理会胡说八道的百无求,他正色的看着赵文君,说道:“好,我与你再来一场婚礼。这个我答应你……”

  “孩子呢?小爷叔,妞儿还想要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的百无求回头看着小两口说道:“老子还等着你们生个儿子,给老子当叔叔……”

  没等它的话说完,担心一会二愣子挨雷劈的时候连累到自己的孙无病,一把捂住了自己妖王的嘴巴。随后它陪着笑脸说道:“老孙等着喝你们喜酒,恭喜恭喜……”

  让孙无病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脸酸的吴勉竟然一本正经的还礼说道:“同喜……这次多亏有你帮忙,到时候我们夫妻会向你敬酒的。”

  吴勉的话让孙无病有些接受不了,它愣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孙我没说错什么啊,你劝劝你们家吴勉。他这么说话太吓人了……他一定说的反话……吴勉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过,老家伙,他是不是假的?”

  吴勉不理会一惊一乍的孙无病,他继续对着满脸娇羞的赵文君说道:“想要什么和我说,你想要的,我都办到……”

  “这样就可以了,好像做梦一样……”赵文君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继续说道:“我原本就生在王公贵胄之家,来生繁华富贵应有尽有。不过只要和你在一起,这些身外之物我都可以舍弃。只要你不会嫌弃烦……”

  这时候,坐在吴勉身边的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赵文君说道:“这个老人家我给你们操办,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我老人家一定给你们办一场比京城更大的婚礼,然后你们俩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剩下的事情老人家我来做。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老家伙,今天你和你叔叔怎么不大对劲。”这个时候,赶马车的百无求回头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随后皱着眉头说道:“们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老子,妞儿肚子里有了……”

  一句话没有说完,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阵雷声。这时,吴勉抬起胳膊挡住了赵文君的眼睛,与此同时,一道闪电打在百无求的身上。饶是二愣子是妖神下凡,这一道闪电也将它从马车上面打了下来。

  “孙无病,你来驾车。”吴勉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姓白的,前些日子墓里面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这一下算是利息……”

  “你们人就是脸皮薄,老子这是好意。在妖山上你也不是没看到,我们女妖带着崽子嫁人,最正常不过了。”刚才的雷电并没有伤到二愣子,只是将它从车夫的位置上推了下来。它知道得罪了白发男人,当下也不敢上车,能只一边跟着马车慢跑,一边向吴勉解释自己没有恶意。

  一开始,赵文君被下了一大跳,不过看着百无求什么事情都没有,还在腆着脸向吴勉解释。当下她低着头笑了一下,装做生气的模样说道:“百叔叔你不要乱说,吴郎再用雷打你,我可不会替你求情的。”

  “百叔叔,这怎么论的……”吴勉有些疑惑的看了赵文君一眼,他想不到怎么论文君小姐会管百无求叫叔叔。

  “从孩子那边论的,你还是别打听了……”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我们人参都要喝你们的喜酒。这么多年了,这次是最高兴的事情。”

  吴勉当下也不在意赵文君对百无求的称呼了,这时候,马车进了一座镇店。此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归不归找了一家干净一点的客栈之后住了进去。因为魂魄受伤的缘故,赵文君显得有些困倦。她硬撑着陪吴勉这些人、妖吃了晚饭之后,进了她自己的寝室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替赵文君盖好了被子之后,吴勉从寝室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在门口等着他的归不归,两个人坐在了寝室门口的,谁都说不出话来。原本归不归还想再嘱咐吴勉几句,不过看着百发男人的样子,他又说不出口。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半天之后,吴勉的眉毛突然挑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冷冷的说道:“知道做错了事,到我这里来以死谢罪吗?”

  这时候,从黑暗当中走出来一个秃头和尚,正是和广仁联手的广孝和尚。见到此人出现之后,吴勉站了起来,冷笑着说道:“正好睡不着,打算杀个人来祭天的。正巧你就出来了……”

  广孝和尚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不要误会,我也是被广仁欺骗的。他三天前手里拿着大方师的法旨找到了和尚,编造了你们才是偷取禁术的幕后黑手,童戚振只是被你们陷害的人。你们是知道的,我们几个广字辈的弟子都是拿大方师当作神明来拜的。他老人家的法旨,和尚虽然有疑惑,也不敢不从……”

  “广孝,你来就是为了把自己摘出去的吗?”因为赵文君的缘故,归不归此时也是一脸的冷笑。盯着广孝继续说道:“晚了,你们铸成了大错。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就别想这件事轻轻松松就能过去,老人家我从今往后什么都不做,专门找你们的麻烦。广孝,从今往后就是你死我活,你要准备了……”

  广孝也是少见归不归这副表情,回想到吴勉疯魔的样子,这和尚便不寒而栗起来。他被两个人的气势逼得向后退了一步之后,这才稳了稳心神说道:“和尚知道你们恨我入骨,不过冤有头债有主,主使之人是广仁。不过此时他已经和广义分开了,广义带着方士已经登船出海去见大方师了。不久之后便会有处置下来……”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看了看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之后,继续说道:“广仁假传大方师法旨,罪大恶极。不过吴勉你杀了那么多的方士,大方师也不能当作什么都看不到。要小心会有对你们不利的处置传出来……”

  “广孝你直说想要做什么吧”归不归看着面前的和尚,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信你会这么好心,为了这个特意过来提醒我们。”

  “和尚我的确还有话要说。”广孝说话的时候,冲着两个人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既然方士们不给我们的活路,那我们倒不如联手自保。只要我们三个人联手,除非大方师归岸,否则陆地上没有方士是我们的对手。”

  就在广孝越说越兴奋的时候,坐在台阶上的吴勉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瞬间到了广孝的身边,吓得和尚想要继续后退的时候。他的后心一凉,一个尖厉的东西已经抵在了广孝的后心。不用猜也知道是那柄闪耀着秋水一样光芒的法器斩鲲……

  看着吴勉要对广孝下手,归不归突然说了一句:“他只是一个凑热闹的,留着广孝给广仁、广义他们添堵吧。现在杀了他,是给广仁帮忙……”

  吴勉没有理会归不归,他到了广孝的面前之后,看着这名和尚说道:“你的运气好,我杀的人够多了。现在打算给我的妻子祈福,这次饶了你,希望福报会应在她的身上。”

  广孝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吴勉要走,他急忙最后说了几句:“广仁只是棋子,幕后的童戚振不简单。如果你们几位有意的话,和尚可以带你们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