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搅乱的婚礼

第三百一十二章 搅乱的婚礼

  “都看老人家我了……”归不归嬉皮笑脸的将百无求从斩鲲的剑尖下拖了出来。随后他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你说你跟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干什么?给我老人家个面子,有什么过了今天再说。大喜的日子别见血……”
  
  就在归不归劝说的时候,担任今天礼宾的礼部尚书推门进来。见到这个场景之后先是愣了一下,这些神仙一样的人物怎么也和平常老百姓似的翻脸了?刚才进门之前听到里面有人说什么绿帽子的,怎么天上的老神仙也和一般百姓家差不多,都有几件说不开的龌蹉事。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也不上赶着过来请人了……礼部尚书推□进来的时候已经后悔了,干笑了一声之后,他陪着笑脸说道:“吉时已经到了,请新人出来行礼……长公主已经出去了,就等新郎官您了。”
  
  这句话算是救了百无求,吴勉冷哼了一声之后,收起了斩鲲,跟着礼部尚书向外走去。一身冷汗的百无求还是不服气,看着自己的小爷叔离开之后,它这才嘟義着对归不归说道:“老子说什么了?老家伙,老子也是为你叔叔好啊,说翻脸就翻脸的……”
  
  它的话还没说完,归不归已经跳起来捂住了二愣子的嘴巴,说道:“还等着他回来劈你吗?别瞎说八道的了,今天你张这嘴就是吃东西的,再胡说的话今天见血的那个就是你了。”
  
  归不归连劝带吓唬的总算让百无求住了口,随后他笑眯眯的回头对着身后的‘傅羌’说道:“走吧,跟着老人家我去吃御宴。娃娃你的运气好,宋律犯人死刑给二十贯的伙食,牢头七扣八扣的也剩不下什么了。你吃的可是御宴,下去的时候也可以和其他的孤魂野鬼吹嘘了,你们临走吃的什么?童戚振我吃的可是御宴……”
  
  ‘傅羌’苦笑了一声,说道:“多谢归老先生了,我临死之前还能有幸品尝一下御宴的美味。”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客气什么,吃的好下去以后给老人家我托个梦。等你头七的时候老人家我给你再准备一桌御宴做贡品。”
  
  “老人家,今天大喜的日子,咱们别提什;么头七、贡品什么的。”这时候,嬉笑皮脸的孙小川凑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小心今天有一丁点不顺,新郎官都把气撒在您老人家的身上。”
  
  “小川你说的是,老人家我孟浪了。”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走,大家伙—起去吃喜酒去……”
  
  今天是天子主婚,婚宴分成内外两席,皇帝、皇后与一并王宫贵胄都在内堂观礼。
  
  二品以下的官员都坐在了外堂。中间的山墙早已经拆除,方便内外的宾客观礼。
  
  此时,吴勉在礼部尚书的引领之下,来到了礼台之上。看到了新郎官到来,几位不知道底细的回京武官跟着起哄:“新郎官是个小白脸……晚上洞房的时候要加把力气……早点生个大胖儿子,认陛下做个干爷爷……”
  
  这几个武官都是今天京回述职的外放武将,听到皇帝主婚,赵王嫁女都过来凑热闹。
  
  这些人在外都是一方的土皇帝,觉得新婚无大小说两句浪话自觉也没有什么。这还是他们几个看在皇帝的面子上搂着说的,在他们的辖区参加婚礼的时候,下作十倍的事情他们也干过。
  
  没有想到这次遇到铁板了,就在他们疯言浪语的时候。站在台上的新郎官突然冲着他们的方向冷哼了一声,随后天空中响起来一声炸雷响。随后一道旱天雷“轰! ”的一声打了下来,雷电不偏不倚正打在这几个武官的酒桌上。几个人同时被雷电击倒,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原本跟着起哄的人被吓的闭上了嘴巴,满场宾客脸色煞白的看着礼台上新郎官。而被百无求牵着绳索拽上来的‘傅羌’则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归不归,刚才天雷劈下来的时候,他亲眼看着这个老家伙使了一个法诀……冷场的片刻之后,赵王这才命人将这几个被天雷劈得半死的武官抬了出去医治。对外宣称这位将军喝多了酒,不小心自己摔倒的。不过刚才的天雷连皇帝都看的一清二楚,都明白这就是嘴贱惹到了老神仙的下场。不过新婚无大小,来宾说几句疯话也是正常的,这样就挨雷劈新郎官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最后还是主持婚礼的礼部尚书说了几句良辰吉日、佳偶天成的场面话算是糊弄了过去。这时候,身穿喜服头戴大红盖头的新娘子在喜娘、丫鬟的搀扶之下也走到了台上。
  
  原本此时台下会有人起哄说几句笑话的,不过有了刚才几位武官的先例,这些人都小心翼翼得正经危坐,谁也不敢再胡言乱语。原本大喜的场面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礼部尚书硬着头皮继续主持婚礼,随着一阵礼乐响起。今天是皇帝主婚,说了一阵场面话之后,按着规矩,新人要向向着后堂皇帝的位置跪拜。虽然皇帝起身说几句祝福的言语,这算是礼成了。然后再拜天地、拜父母,新人对拜的老场面,不过刚才亲眼看着自己的几员大将被雷劈了之后,皇帝也开始犹豫起来。当下他找了小太监传话,直接免了跪拜自己这个环节,直接拜天地、拜父母,新人对拜就好了。
  
  就在礼部尚书准备请赵元昊、归不归到台上来接受信任跪拜的时候,原本星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暗了下来。随后狂风大作,天上雷鸣闪电响个不停。看着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有雷电劈打下来一样,台上台下的众人都惊恐的看着那位新郎官。不知道谁那句话又惹到了他……就在礼部尚书结结巴巴的请新郎官收了神通的时候,已经到了台上的归不归突然回身对着后堂的皇帝喊道:”陛下!有妖人前来对陛下不利,请陛下速速回避……不可在此地久留……”
  
  听了老家伙的话,后堂、前堂都乱了起来。一些离门近的低等官员已进葱花赵王府逃了出去,皇帝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之下,匆匆忙忙向着后门的方向逃去。此时赵王府已经大乱了起来,瞬间后门的方向也拥堵起来。皇帝的侍卫们砍翻了几个堵路的官员,在一阵“让陛下先走……”的敕令之下,保着这位大宋皇帝赵恒出离了赵王府。
  
  皇帝、娘娘逃出去的同时,赵王府的天空当中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上百个人影。其中几个带头的正是广字辈的广仁、广义和广信。
  
  与此同时,光头和尚广孝也出现在了广仁的身边……居高临下看着皇帝离开了赵王府之后,广字辈的几个人落到了喜台上。将吴勉、归不归和吓得花容失色的赵文君围了起来……“逆贼吴勉!你勾结童戚振,私藏禁术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大方师震怒,派遣我等捉拿与你……”广仁冷冷的说了几句之后,他们几个却不敢马上动手。这些年吴勉的术法大涨,隐隐约约有了徐福、席应真之下第三人的势头。虽然广仁有克制他术法的本事,不过对上那柄斩鲲,还是让这位大方师头疼不已。
  
  这几个人各怀心思,都想着让别人先动手,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看着几个人说也不动手,在角落里的‘傅羌’突然大声喊道:“吴勉的术法已尽!
  
  他只能催动斩鲲,此时天赐良机,还不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