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三章 打过吴勉耳光的男人

第三百零三章 打过吴勉耳光的男人

  “帽子?”孙小川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这和帽子有什么关系。百无求哈哈一笑,说道:“前些日子老子刚刚去找过姓傅的麻烦,你知道老子不是不讲理的妖。怎么也要找出点他的毛病……”

  孙小川这才明白帽子的由来,当下他跟着哈哈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去找他们的麻烦不忙,我和殿下先去会会南山堂的这位东家。前一阵子还托关系要先搭上我们泗水号,现在又突然翻脸。这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小川我和殿下总要去探探路数的。”

  “依着老子的意思,先礼后兵什么的就是多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礼好讲?直接干就完了。”百无求对孙小川要先谈谈的想法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这毕竟是人家泗水号自己的家事。二愣子最后又加了一句:“要是谈不拢你早点回来说,老子带着你们架干去。上次拆了他们的狗窝,这次老子直接挖个坑把他们埋了。”

  “傻小子你别胡说了,如柏你去准备宴席,老人家我要陪着他们吃点喝点。”归不归笑眯眯的打发走了高如柏之后,继续对着刘喜、孙小川哥俩说道:“这次你们哥俩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哪里有需要我们几个帮忙的你们就说,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归不归的话说完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有意无意的看了一旁不言不语的吴勉一眼。见到周围没有外人之后,刘喜这才开口道说:“老人家,我们兄弟俩刚刚回到陆地上,便听说吴勉先生因为帮助高如柏炼化药力。已经脱力失去了术法,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这不会是真的吧?”

  “吴勉失了术法?”归不归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冲着白发男人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前天他才动手用雷火烧了老人家我一次,我老人家也盼着他有失了术法的那一天。老天爷不睁眼……”

  “原来老家伙你怎么惦记我……”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突然伸手抓住了归不归的手腕,随后一道紫色的旱天雷从天而降,打在了老家伙的身上。将他打得浑身抽搐,顺着嘴里不停的吐着白沫。

  虽然之前也见过这个老家伙因为得罪了吴勉,而挨了雷劈。不过再次见到还是有些尴尬,刘喜、孙小川两个人劝了几句,正巧高如柏前来禀告汴梁城泗水号商铺管事前来拜见两位东家。他们带来了账簿,要和两位东家对账。

  原本这点小事,刘喜、孙小川哥俩不至于亲自搭理,派个管家去应付一下就得了。不过现在看着归不归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他们留在这里有些不尴不尬。于是二人借着这个由头,暂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刘喜、孙小川二人离开之后,归不归马上便睁开了眼睛。老家伙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被你用雷劈的次数多了,老人家我自己劈自己还是第一次……看来广仁身后的那个人还是不死心,他不出面,想引来我们的仇家替他来试探。刘喜、孙小川哥俩都听说了,估计修道这个圈子里已经传遍了。”

  “老家伙,你就说广仁的身后是谁,老子现在就去弄死他!”看着归不归为了保全吴勉,竟然招来天雷劈了自己。百无求心里便难受起来,当下它冲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今天老子总是要弄死个把人的,要不然这口气出不来!”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珠转了一圈。随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那就让你出点气,趁着酒宴还没有置办好,你和刘喜、孙小川哥俩走一趟南山堂。再去闹一下……记住了,傻小子你们打着给泗水号出气的旗号,还是上次的老规矩,不能死人,剩下的你们看着办。”

  “早这么说不就得了?”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冲着刚刚刘喜、孙小川哥俩前去的位置走了下去。担心这个二愣子下手没有轻重,归不归还是让小任叁跟着他一起前往南山堂走一趟。

  看着两只妖物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坐在了吴勉旁边的椅子上。对着面沉似水的白发男人说道:“你的本事早晚找的回来,到时候老人家我陪着你去找广仁、火山来算清这笔账。还有幕后的这个人,不管他是还没死的童戚振,还是南山堂的傅羌。总是要做个了断……”

  “如果我的术法和种子力量回不来了呢?”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把给程咬金、广悌的丹药,也给我一丸。”

  吴勉的话说完,归不归默默看了他一眼,随后他起身关上了厅堂的大门。随回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之后,从怀里摸一下顺手递给了他。就在吴勉伸手去接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反手给了白发男人一记耳光。老家伙的力道不小,直接将吴勉从躺椅上打到了地上。

  “你打我……”吴勉缓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这不是在做梦。这么多年了,都是他火烧雷劈归不归,想不到今天这个老家伙敢对他动手。

  “老人家我打的就是你……”归不归原本打算正反给吴勉两个嘴巴,不过只打了他一个嘴巴,老家伙的心就跟着颤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第二个嘴巴还是没敢打下去。

  “这么一点小事你就要死要活的?老人家我瞎了眼怎么多年一直跟着你。”不打也打了,归不归索性开始骂了起来。老家伙动手之前已经查明周围没有下人出入,这才敢对吴勉动手。已经开了头,他又继续的骂了下去:“徐福也是瞎了眼,天底下活人那么多,怎么就这么便宜你?什么好处都给了你,术法给了,种子给了,幻术给了,还有冥人志!你还不知足嘛?现在关老人家我要那种丹药!”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喘了口粗气。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今天就打你了,是不是觉得怒不可遏?那就把术法和种子找回来,我老人家等着你把这一巴掌打回来……你要是没本事找回来,刚才那一巴掌就是白打的。还想要那个丹药,呸……”

  “刚才这一巴掌我记住了……”吴勉盯着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等到我术法回来的时候,会让你想起来今天这一巴掌的。”

  “老人家我等着!”归不归冷笑了一声,正要再说点什么时候。老家伙突然变了笑脸,冲着吴勉继续说道:“刘喜、孙小川的事情让百无求去好了,你我这样的身份去欺负一个南山堂,说出来让人家笑话……如柏,你来做什么?”

  说话的时候,高如柏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百无求殿下和任叁少爷带着泗水号两位东家一群人要去南山堂,我是来请示两位用不用劝劝,不过看起来如柏来的有些多余。”

  “让他们去吧,百无求这傻小子这几天上火,正好让它去撒撒气消消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高如柏继续说道:“你和厨房说一下,酒宴不着急。等着他们回来之后,接风酒和庆功酒一起办。还有,你把泗水号的礼单拿过来,看刘喜、孙小川哥俩这次的动静不小,他们俩应该是下本了……”

  高如柏打听了一声之后,他站在了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早上我在大街上看到了董棋超,他想托我拜见您二位,不知道您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