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章 发如雪

第三百章 发如雪

  就在归不归焦急的等着小任叁将他需要的东西带回来的时候,在城西南山堂商铺旁边民居的密室当中,广仁已经将自己失败的消息告知了也身负重伤的傅羌,此时,这位南山堂的少主身上缠满了还在渗血的白布,他的脸颊也是肿的,两侧分别留下了两个巨大的巴掌印……

  “那么说起来,吴勉已经恢复了他的本事,是吧?”傅羌一点也没到赶意外,冲着广仁笑了一下,又牵扯到了他的伤口。疼的傅羌一阵呲牙咧嘴,倒抽了一阵凉气之后,他这才勉强的浅笑了一声,说道:“那妖物疯了,一进门就问我为什么不戴帽子?我还没有明白它什么意思,百无求就把我的南山堂拆了……”

  “这次失手了,你还是小心一下自己吧。”听到傅羌在说无关紧要的事情,广仁便皱起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他续继说道:“为了你,我已经彻底和吴勉、归不归撕破脸了。从今往后我和他们便是你死我活……”

  “这不是早晚的事吗?”傅羌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大方师您亲口说的,助人成为长生不老是一件很凶险的事情。就算成功了也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修养回来,为什么吴勉可以这么轻松就跨过了这个门槛?徐福大方师都做不到的事情,他是怎么做到的?”

  广仁了愣一下,刚才一场你死我说的较量,让他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现在听到了傅羌的话,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当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想起来刚才吴勉如同煞神转世的样子,这位白发大方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和他交过手,能活着回来已经算是万幸了。这当中不会有什么机关……”

  说话的时候,大方师解开了自己的外衣。露出来自己还在渗血的内衣,斩鲲所伤的伤口恢复起来格外的缓慢,到现在这个伤口还是没有彻底愈合。让傅羌看到了自己的伤口之后,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如果他的术法没有回复的话,怎么可能对我造成这样的伤害?”

  “我只是提醒吴勉、归不归二人诡计多端,大方师不要中计。”看到广仁的脸上露出些许不满之色,傅羌轻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总是觉得吴勉这次有些太轻松了,大方师,如果他是硬撑着出手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硬撑着?”广仁的眉头皱了皱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之前没有过先例,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他压根就没有在给高如柏助力,只是设局引我进去。那样的话,我就要傅羌你给一个说法了。”

  “这个很好确定。”傅羌一边揉着脸,一边继续说道:“我已经让人回去了,吴勉也好,高如柏也好,一旦发生了什么变化,我马上就回知道。如果真是我的消息有误,才连累了大方师的话,那我一定会对大方师有所交代的。”

  傅羌在吴勉、归不归的府邸当中安插了几个内应,今天就是根据他们说的,归不归答应成就高如柏的长生不老之身。加上百无求和小任叁无故前来砸场子,联想到之前内应的禀告,他这才冒险让广仁、火山师徒来碰碰运气的。想不到连这两位大方师都失败了。

  等到傍晚的时候,傅羌安插在吴勉府邸的内应回来禀告。高如柏已经变成了白发的长生不老之人,而吴勉也没有什么异常,他和往常一样,还是有事没事就躺在躺椅上翻看着谁也看不懂的小册子。

  听到了手下的禀告之后,傅羌还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我还是感觉那里出现了问题……”

  再说吴勉、归不归的府邸,变成了黑头发的吴勉没过多久便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平躺在一张床上,有人不停的在冲洗自己的头发。吴勉翻起眼皮看了这一眼这个人,竟然是老家伙归不归……

  看到吴勉睁眼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再等等,一会就好了。稍后你照照镜子,看看老人家我的手艺。”

  吴勉什么时候听过归不归的摆布?他当下直接从床上做了起来。这才发觉老家伙给他洗头发的水异常的粘稠,几乎都挂在了自己的头发上。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归不归说话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意思?你在我的头发上做了什么手脚?”

  “你还没有感觉到吗?”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先试试自己的术法,那种子的力量你也要试试。老天爷保佑最好能给你留下一样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不由自助的催动了自己的术法,却发现自己的术法好像失踪了一样,一丝一毫都调动不起来。种子的力量和术法也差不多,这两股原本可以随心所欲调动的力量,此时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对我做了什么?”归不归的脸色沉了下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在我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会这样?”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真的都忘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自己回想一下,刚刚你在给高如柏助力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给高如柏助力……广仁和火山来了……”被归不归提醒了一下之后,吴勉想起来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我加快速度讲药力输送到了高如柏的经脉当中,然后出来救了你……我这是脱力了?”

  “比起来脱力你这样还要严重一点点。”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老人家我问过徐福,如果他给广仁助力之后突然来了强敌,徐福还有能力交手吗?他说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勉强动手,不过之后术法和种子的力量变会自我封印。或许这辈子也不会解开封印……”

  “自我封印?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喝酒了,还是没说醒?”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谁给没事自己封印自己的?老家伙,这个是你瞎编的吧?”

  “老人家我也盼望着是瞎编的,这样的话起码修养两天,你的术法和种子的力量还能找回来。”归不归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后再次说道:“按着徐福的意思说,这是种子的自然反应,你助高如柏的时候,已经使用了大量种子的力量。在这力量近乎枯竭还没有新的力量孕育出来,还要强行施展种子力量或者术法的话,种子的力量为了避免彻底枯竭,便会自我保护,会连同术法一起自我封印起来。这个就好像我们的衰弱期一样,头发也会发生变化。“

  这时候,吴勉才明白自己的头发发生了什么变化。他看着归不归说道:“我的头发变黑了,是吧?”

  “你的头发变黑也不是小事,老人家我没有本事解除封印,却可以把你头发的颜色变回来。”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让吴勉继续平躺在床上,随后他找来一大盆的清水,洗干净他头发上的粘液。一切都收拾干净之后,归不归找来一副铜镜放在吴勉的面前,说道:“你自己看看,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吧?”

  铜镜里面的吴勉,还是如同白雪一样的发色,就这么看的话,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