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拼命的归不归

第二百九十八章 拼命的归不归

  火山答应了一声之后,身子一闪向着归不归身后的房子飞奔了过去。老家伙的脸色一沉,摆起来师伯的架子,对着火山说道:“没有规矩……”说话的时候,他将手里的斩鲲对着火山甩了过去。

  看到归不归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广仁也被吓了一跳,他听书了这柄短剑是徐福大方说亲手炼制,火山怎么可能挡得住这一下?就在白发大方师准备去救火山的时候,却看到那柄闪烁着异样光芒的长剑松垮垮的飞了几丈之后便掉落到了地上。老家伙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冲着斩鲲落地的置位淬了一口,恨恨的说道:“你还有脸自己挑选对手……”

  看到了长剑掉在地上之后,火山大笑了一声,随后继续向着归不归身后的坊间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冲进屋内的时候,他的后颈突然一紧,火山的后脖颈子被人抓住,随后狠狠的的向着广仁的身边扔了过去。

  动手的正是老家伙归不归,原本他是仗依斩鲲长剑的。没有想到这柄长剑只听吴勉的,自己根本指使不动他,当下老家伙只能动手将火山从屋子里扔了出来。这么多年归不归基本上都躲在吴勉的身后,少有他能动手的时候。想不到豁出去动手的时候,火山竟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再扔出火山的同时,老家伙猛的将双手举到了胸前,随后对着两位大方师的方向拉开了手臂。此时就看广仁救不救自己的弟子了,如果他不救火山的话,这下一破空能直接将红发大方师吹到九霄云外。如果广仁救下火山的话,则是他们两位大方师一起被吹走。只不过白发大方师可以分担一半破空的力量,火山不至于收到太重的伤势。

  似乎不管广仁如何选择,火山都逃不了被破空击飞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广仁的身影一闪冲到了火山的身边,他直接用身子撞开了自己的弟子,同时手里做了一个和归不归一摸一样的动作。两个人的手臂几乎同时拉开,随着一阵巨响,两股破空的力量撞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归不归和广仁中间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广仁被这股力量顶的向后连退了七八步,直到撞塌了一间房屋之后,这才勉强的停下了脚步。

  而吴勉则向后退了两三步,他的两脚抵住了房屋之前的台阶,用自己的力量卸掉了来自广仁破空的余波,不让其波及到这座房屋。稳定住了脚步之后。归不归和广仁再做一个一摸一样的动作。两个人都用暗藏在手里的储金吸取术法,随时等着对手的第二次攻击。

  “广仁!你和童戚振到底什么关系,你要替他出头?”归不归冷冷的看着广仁,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当初你在不归图中,你和他做了什么交易?真当你们徐福大方师死了吗?”

  “归不归你放肆!”广仁听到归不归咒徐福去死,这位白发大方师心中大怒。原本还存着不要伤到归不归之心,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就算伤了这个老家伙,也要重创里面的吴勉。

  那个白发男人是自己的眼中钉,广仁明明有克制他的法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白发大方师心里总是预感最后输的会是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存在,让广仁总不是那么舒服。

  当下广仁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的身体在原地消失。归不归马上反应了过来,他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广仁消失的位置猛的二次施展了破空。不过就在老家伙的手臂刚刚举到了胸前,还没有来得及拉开。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老家伙向着身后的房屋墙壁撞了过去,直接撞倒了半面墙壁。

  归不归撞倒了墙壁之后,身体瞬间弹了起来。他先是冲着房屋另外一侧大吼了一声“没事!还在老人家我的控制之中。你不要管……”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好像离弦之箭一样扑向了刚刚现身的广仁。两个人直接撞在了一起,白发大方师虽然被撞开,归不归自己也被撞的又将另外一侧的墙壁撞塌。

  “还在我老人家的掌控当中,你做你的。我老人家撑的住!”看到了吴勉、高如柏身处在另外一个位置,完美的避开了两次墙倒。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当下他先是冲着天空中打出去一个红色的火球。随后站在倒塌的残砖断瓦之上,防着两位大方师再次冲过来。

  “归不归你闪开,念在昔日同们的份上,你将道路让开。今天的事情和你没关系。”看着浑身是血的归不归一眼,随后他继续说道:“吴勉的性命我今天必须要带走……”

  “吴勉就在里面,想要他的性命,先要过老人家我这一关。”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吴勉和你没有这么大的仇,是那个人要你怎么做的,是吧?什么时候大方师成了童戚振的打手了?当初他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再不悬崖勒马的话,你的名字也要出现了在格杀令上了。”

  “我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身后突然飞出来了两道亮光,向着归不归的咽喉和心口射了过去。趁着老家伙躲闪两道亮光的时候,白发大方师已经冲到了倒塌的大门口,只要再往前走一步,便能看到正在相助高如柏炼化药力的吴勉。

  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刚刚冲进大门口的广仁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回头之时看到了咽喉、心口分别插了一柄短剑的归不归冲了过来。此时老家伙手的储金已经被打掉,他无法施展破空又没有法器,只能空着手向广仁扑了过来。

  老家伙将广仁扑倒之后,他们二人纠缠在一起厮打起来。此时这样的情况下,谁也没有机会施展术法。归不归也是豪横,他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广仁的一支胳膊,另外一只手,将插在自己咽喉的短剑拔了出来,捅进了广仁的小腹当中。

  虽然广仁可以控制这两柄短剑,不过在这样的距离之后,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小腹一阵剧痛,那柄短剑已经刺进了自己的小腹。此时老家伙又将自己胸口的短剑拔了出来,正准备再给大方师来一下的时候。火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手里出现了一柄带着火焰的长剑,对着归不归的头颅便砍了下来。

  广仁想要制止自己弟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眼看着火山手起剑落就要斩下归不归脑袋的时候。突然他身后亮光一闪,随后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的长剑出现在了归不归的面前,替老人家挡住了这一下。

  随着一阵金属相交的巨响,火山手里的长剑断成了两截。与此同时倒塌了一半的房屋当中穿出来一个带着冰霜的声音:“谁要带走我的性命?过来拿吧。”

  火山见到吴勉竟然走了出来,当下还想趁着吴勉大量的消耗掉了种子的力量。处在一种近乎虚脱的状态之下继续动手,当初徐福助广仁成为长生不老之人,也静养了半个多月。现在的吴勉一定还快要虚脱了……

  当下火山举着手里的半截长剑冲着吴勉扑了过来,别看半截长剑已经断掉,剑身上的火焰上冲,竟然好像断掉的剑身一样。吴勉看也不看,迎着着半截火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