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吴勉这时候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白发男人睁开了眼睛,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要不你来?”

  “老人家我哪有那个本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吴勉继续说道:“不胡说八道了,你来……”

  吴勉能睁开眼睛分神和老家伙说话,已经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当下他再次闭上了眼睛,这次白发男人使用种子的力量将丹药的药力炼化的更细,灌输到高如柏静脉的速度也慢了一倍有余。终于让高如柏脸上痛苦的表情缓解了不少……

  “嘴硬……”归不归低声的嘀咕了两个字之后,退到了角落里靠着墙壁,舒舒服服得半坐半躺着。现在已经是吴勉、高如柏两个人的事情了。他只要确保不会有人来打扰们他俩就好,这时候,老家伙突然想到当年徐福助广仁成为长生不老之人的那次,自己也扮演着这个角色。徐福那个老家伙能将他和广仁的生死都交付在自己的手上,那个时候徐福还是相信他老人家的……

  就在归不归回想当年自己为徐福、广仁护法的时候,他们这间房子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面外下人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地震了……快去请老爷们出来……高管家人呢?快去找他……”

  听到外面乱起来之后,吴勉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归不归见到急忙说道:“没事……我老人家出去看看,不会出事的,”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大门口。推开大门对着已经冲着空房这边跑过来的下人们说道:“你们要不过来,这边就算房倒屋塌也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暂时退出府邸,等到地震结束之后再回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收敛了笑容,老家伙一本严肃的样子让这些下人们不敢贸然近前,犹豫了一下之后纷纷退了下去。

  随后老家伙将大门再次关好,对着吴勉说道:“地震而已,就算汴梁城所有的房子都塌了,咱们这间房子也不会出事的……”白发男人没有搭理归不归,继续按着刚才的节奏,一丝一毫的将炼化好的药力输入到高如柏的身体之内。

  由于吴勉助力帮高如柏;炼化长生不老药的药性。防着阵法的干扰,归不归并没有在房屋周围摆下阵法自保。现在只能靠着老家伙自己的力量,确保吴勉、高如柏的安全。

  房屋颤抖之后不久,城西的位置突然发出一阵巨响,这一次整个汴梁城都跟着颤抖起来。一直气定神闲的归不归听到这一声巨响之后,脸上微微有些变色。那个是南山堂商铺的方向,不知道刚才的巨响和百无求和小任叁有没有什么关系。还是百无求的蛮力起来直接点了南山堂,引爆了里面什么类似火药的东西。

  不过归不归心里虽然担心,他本人却不能离开。吴勉、高如柏二人的性命就在自己的手上,现在他们俩就是不设防的状态。一把八九岁的孩子都能将这二人置于死地……

  这时候,吴勉再次睁开了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还要一个时辰,把你儿子叫回来……”

  “它回来才是麻烦,忙你的吧,老人家我一个人足够了。”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照顾好高如柏,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人家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吴勉的眼睛再次闭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他腰后寒光一闪,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从白发男人身上飞了出来。随后它稳稳的落在了老家伙的面前,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地上拿起来了长剑斩鲲。笑眯眯的说道:“只要不是徐福和席应真那个爸爸,任谁敢过来,老人家我都把他们一劈两半。”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他的脸色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此时老家伙感觉到了两个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府邸当中。与此同时,外面的院子里想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归师兄你在家吗?广仁前来看望师兄您老人家……”

  “早不来晚不来的,你还真是会挑时辰。”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随后他再次推开了大门,对着站在院子里的广仁、火山师徒二人说道:“原来是两位大方师到了,难得你们俩出现在我们家里。怎么?这又是遇到什么事情来找老人家我帮忙了?上次你们找上门就是这样,大上一次也是……要不是你们把之前的洞府当成自己家了,我老人家也不会搬到这里居住。”

  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归师兄误会了,广仁师徒这次前来,只是想念师兄了,正巧路过汴梁,听说师兄就住在这里。刚才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有人回应。这才不请自来还请师兄恕罪。”

  说话的时候,这两位大方师开始有意无意的向着归不归身处的空屋走了过来。走了几步之后,两个人都发现了老家伙手里抓着的斩鲲。当下两根前进的脚步开始放慢,随后广仁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吴勉先生的法器怎么在师兄你的手里?说来正巧,之前几次相助广仁义一直没有来得及相谢。不知道他人在哪里?我要当面致谢。”

  听到广仁终于说到了重点,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吴勉去赵王府了,广仁你不知道吧?现在他可是赵王府的上门女婿,天天都要往王府跑的。你不着急的话就在这里等等,算着再有一个时辰差不多他就回来了。”

  两个人都在睁眼说瞎话,现在吴勉正在全力相助高如柏炼化丹药。他根本无暇隐藏自己的气息,广仁、火山和归不归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吴勉和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只不过广仁和归不归二人谁都不说破,还在相互试探当中。

  看到了广仁忌讳自己自己手里的长剑,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他对着这位白发大方师说道:“广仁你来的巧,老人家我也想起来一件事没有解决。当初童戚振是死在你的手里。他的脑袋也被你带到了徐福大方师那里。原本老人家我以为姓童的小娃娃死定了,想不到几天之前有人活生生的看到了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童戚振。大方师,这件事你们二位怎么解释??”

  “有人在妖言惑众,想要混淆视听之后。”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火山说道:“你将我们的礼物拿出来,归师兄一定会喜欢的。”

  此时老家伙才发现那最后一位大方师的身上绑着一个木匣,此时火山将木匣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呲牙咧嘴的人头。正是不久之前前来报信的姚师爷。看着归不归脸色大变的样子广仁微微一笑,说道:“我和火山前来京城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个格杀令名单上的人。广仁我身为大方师,自然要替师尊分忧,这才直接要了要了他的性命。”

  “此人罪大恶极,大方师做的极好。”归不归马上又恢复了的之前漆皮笑脸的样子,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向着广仁说道:“不过吴勉并不在府中,大方师们要去找他的话,还是去赵王府的好。”

  “或许吴勉先生自己已经回来了,归老师兄您还不知道,”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火山说道:“火山,你去帮着归师伯找找吴勉先生,说不定他就在你师伯身后的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