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神仙的烦恼

第二百九十五章 神仙的烦恼

  百无求这么多年以来跟着吴勉、归不归,一直以自己是个不吃人的妖物为傲。现在听到小任叁说出来自己刚刚吃下去的是骨灰之后,当下它直接开始哇哇大吐了起来。将刚才在赵王府吃的晚饭一股脑的都吐了出来……

  吴勉受不了屋子里面的酸臭,和归不归一起走了出来。来到了外面的凉亭当中,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盒子是谁送的?”

  “左右不过是童戚振和傅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样正好证明了摄魂的事情和他们俩无关。”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说道:“童戚振和傅羌一左一右……那童戚振就是诈死,是吧?”

  “老人家我可没那么说过,老人家我可不信广仁敢用假人头来戏耍徐福。”归归不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姚师爷见到的童戚振也太巧了,那样精明的人会半夜和人在村口的大树下碰头?有人在混淆视听,想知道童戚振到底死没死,只有那两位大方师才能说清楚……”

  “我不信他真的死了。”吴勉说话的时候,起身向着赵王安排好的寝室走去。刚刚走出去几步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着对归不归说道:“傅羌想要做什么?他真的继承童戚振的衣钵?”

  “这个小娃娃有趣”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是他接管了童戚振留下来的东西,现在这个小娃娃的矛头指向了刘喜、孙小川哥俩。说不定很快就要指到我们的身上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不在有什么疑问,当下他继续向着寝室的位置走过去。看着白发男人慢慢消失在黑夜里面的身影,归不归笑眯眯的自言语自道:“童戚振、广仁……当初在不归图里面你们俩到底达成什么样的盟约?”

  归不归自言自语的同时,身后百无求正在扯着嗓子骂道:“要是查到谁这么整老子,老子一定活剐了他,把这个人剁碎了吃下去。反正今天也开了戒,再吃几个也无所谓……”

  小任叁在一边帮腔说道:“对,连骨头渣子都别浪费,磨成粉冲水喝。大侄子,要不要我们人参先给你抓一把骨灰冲一碗,你先尝尝咸淡?”

  小任叁刚刚说完,二愣子想起来自己刚才吞下去那一小撮骨灰的样子,当下跪在地上再次大吐起来。归不归看着两只妖物的样子,嘿嘿一笑之后,也跟在吴勉的身后向着寝室的位置走了过去。

  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在赵王府待了两天,原本说那一盒骨灰送来,对方已经示弱不会再对赵文君下手。不过白发男人心里觉得不妥当,还是继续住在赵王府中。

  到了第三天头上,皇帝听说几位老神仙已经回京,现在已经住在了赵王府上。这位大宋之主会错了意,当下派来礼部尚书,来找几位老神仙和赵王商讨和寿长公主与吴勉仙长大婚的事情。

  之前没有聚灵石,吴勉只能留在赵文君的身边。现在有了这间可以滋养魂魄的宝贝,归不归也拿不准白发男人的心思了。谁知道他现在怎么想的?

  礼部尚书将皇帝的旨意是婚事越早越好,他还亲自为两位佳人主婚。还透露出来等到大婚之后,就要册封吴勉仙长为镇国辅圣仙君。仙君统领天下修士,算是修士当中的皇帝了。

  不过吴勉似乎对这仙君的名号不以为然:“仙君……董棋超是真人,我是仙君。什么时候我堕落到他的头顶上了?”

  礼部尚书早已经知道了这位吴勉仙长的脾气,他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仙君是陛下代天所封,真人是不可以比的。镇国辅圣仙君平坐,遇到神佛的忌诞,陛下还要对仙君行礼呢。”

  “皇帝对我行礼,好稀罕……”吴勉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让这位礼部尚书有些下不来台。平常有人敢这么说话,最轻的处罚也要流放三千里。不过现在是这位老神仙说的,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这时候,一旁正在查看吉日的赵元昊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自己未来的姑爷。随后将吉册还给了礼部尚书,说道:“之前本王与仙长定好的吉日是百日之后,算着还有一些时日。小女与仙君婚配原本就是大事,不可以马虎草率。本王的意思还是等到原定之日到了再说,也好让我这里准备准备。”

  礼部尚书看到赵王也是这个意思,当下只能据实回去交旨。当天便有皇帝、皇后的赏赐一波一波的送来,之前太子大婚也没见赵恒这么下本过。

  皇帝的赏赐到了之后,赵王千金和寿长公主要嫁给吴勉的事情整个汴梁城都知道了。听说两个人还没有大婚便住在了一座府邸,当下坊间开始风言风语起来。说活神仙也是人,去了赵王府倒插门做了上门女婿的。还有说吴勉、赵文君早就勾搭在了一起,和寿长公主珠胎暗结的。

  虽然吴勉不在于这个,不过赵文君毕竟是个大姑娘传到她耳朵里不好。当下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暂时离开了赵王府,不过临走之前老家伙还是在府中暗藏下数道阵法,只要这里已有风吹草动,他们便会马上施展五行遁法赶过来。

  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后,还是每天都有风闻的老百姓堵在府邸的大门口,等着看里面要娶和寿长公主的活神仙长得什么样子。还有不好家里出了麻烦,前来找活神仙帮忙的,都被高如柏挡了回去。

  更有甚者,还有一些愚民开始聚集在府邸的门口,对着里面烧香磕头的。天天早上这院子里都烟雾缭绕的,这些人无论高如柏如何去赶,都赖在门口不走。一定要把香纸烧完了,诉说了自己的心愿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最后还是他们烧纸的时候熏到了百无求,二愣子被熏的一边流泪一边咳嗽,当下它直接冲了出去。将门口摆放的贡品一一踢翻,随后大骂道:“你们烧香拜佛去庙里观里啊!来我们家是什么意思?你们给活人烧纸,在咒我们去死吗?都给老子滚蛋。在不走的话别怪老子用大粪泼你们!”

  看到活神仙骂街,这些愚民们这才一哄而散。看着他们都跑了之后,百无求这才骂骂咧咧的回到了府中。这时候,守在门房的高如柏急忙差人将门口的东西都收拾干净。随后他追上了百无求,陪着笑脸说道:“陛下慢走,我还有一点事情要请您帮忙。”

  “老高,老子说了多少次了,别叫陛下,八百年前的事情了。你提它做什么?”百无求回头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借钱你去找老家伙,想知道最近娼馆是不是来了新姑娘要找任老三。想找不自在就去老家伙他叔叔面前转悠转悠,谁欺负你了,找老子就对了,老子打死他们给你出气。”

  “不借钱也不打架。”高如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归老先生前几天说过的,三天之后要帮着我成为长生不老的身体。现在早就过了三天,他老人家不提,我想您帮我打听一下。是不是要等到吴勉先生大婚之后?”

  “有这事?行,老子现在就去问问。”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扯着嗓子对后院的归不归喊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又空许愿了?你是不是许诺高如柏长生不老了。成不成的你倒是给个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