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翁婿二人

第二百九十三章 翁婿二人

  “也是长公主殿下的福分高,我在花园里面种了三株药菊。想过去浇浇水的。结果发现有人胆大包天,竟然敢魇文君小姐。”乐尚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古怪,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文君小姐是我看着长大了,总不能让她遭人毒手,这才忍不住吓退了匪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乐尚的表情变得纠结了起来。他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还指望可以瞒过你们二位的,想不到最后还是被你们找了出来。能不能看在刚才我叫文回君小姐的份上放我离开这里?我也是在那名单上的人……”

  “什么名单?我不知道有什么名单。”没等这位乐大夫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接着白发男人的话头,继续说道:“名单上面的人名多了,谁能记得住那么多?娃娃,看在你刚才救了文君长公主的份上,你的名字老人家我想办法勾去。”

  归归不的话刚刚说完,乐尚已经跪在地上给他们俩行了大礼。为表诚意他当着赵王的面说出来了自己的来历。

  说起来他的名字能上格杀令上,并不是犯下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只是一次过年的时候,乐尚吃多了酒,大醉之后竟然放火点了三艘海船。船上有当年徐福带到海上的方术孤本,乐尚酒醒之后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当下急忙趁乱驾船逃了出来。

  原以本为过几天徐福的火气消了,自己再托一下平素关系不错的几个方士求情,或许可以可以让大方师消了火气,自己还有机会回去。

  没有想到的是,乐尚拜托的方士来了之后,直接将最近版的格杀令摆在了他的面前,就见名单最后豁然写着乐尚的名字。那位方士就留下来一句话:“咱们也不是太熟,这次就算了……被其他人抓到的时候,别把我供出来……”

  见到大祸不可挽回之后,乐尚只能开始逃亡。不过他也没有断了再次回到徐福门下的念头,他千方百计的打听到当年被大方师庇佑的姬素素魂魄已经转世给金陵王赵元昊做了女儿。当下乐尚便千方百计的混到了金陵王府当中,做了王爷家当中的大夫。

  乐尚可以说是看着赵文君长大的,后来还陪同她一起来到了京城。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隐藏在赵元昊的王府当中,后来知道了文君小姐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千丝万缕的关系之后,乐尚更加坚定了自己留在这里的决心。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是连徐福大方师都另眼相看的人,一旦有什么机缘的话说不定就是回到大方师身边的契机。

  乐尚在花园偷偷栽种了几株药菊,今天过去浇水的时候,突然发觉在池塘的位置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他向那边看过去时候,就见那位和寿长公主正带着几个宫女和太监在池塘边玩耍。此时赵文君已经晕倒在地,从池塘里面出现了一股力量,正将长公主的魂魄拉了出来,向着池塘里面拖了进去。

  当时乐尚已经来不及多想,直接施展了自己的术法,将已经处于离魂当中的赵文君拉了回来。动手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术法不弱。只不过这人也被突然有人打断了他的术法吓了一跳,想到汴梁城中还住着另外两个自己惹不起的人。当下他以为是那两个人在赵文君身边摆下了什么阵法,防着他们俩随后就到,这个人便匆匆忙忙的遁走了。

  随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乐尚等着赵王将自己召唤过来,来诊治赵文君突然晕倒的病症。这时他也看出来长公主伤了魂魄,这可不是自己能救治的。当下推说文君小姐得了游魂症,赵元昊这才将吴勉、归不归请了过来。

  听完了乐尚的诉说之后,赵元昊心里惊诧不已。想不到自己王府中的大夫还有这样的背景,他竟然是那位传说当中徐福大方师的弟子。只不过乐大夫好像得罪了那位大方师,不知道凭着自己赵王的面子,能不能给他说情免了这个罪过。

  这时,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白发男人少有的主动询问:“池塘里面那人施展的是方士技法吗?”

  “是,是大方师传授的摄魂之法,被我打断之后那人便逃走了,遁法也是方士一脉。”乐尚说话的时候,眉头也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看着文君小姐长大,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女娃娃怎么会招惹这样的对头?”

  说话的时候,乐尚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二人,话外的意思已经跟明白了:是冲着你们俩来的吧?你们的事情最好自己解决,别牵连到赵文君这个女娃娃。

  “没有人会招惹她的,没有活人……”吴勉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昏昏欲睡的赵文君一眼。这个小姑娘因为魂魄本身就又了裂痕,加上刚刚被人拽出了魂魄又加重了伤势。这位和寿长公主集中不了精神,如果不是看着吴勉就在身边,她强撑着的话,这个时候早已经睡过去了。

  看到了眼睛已经睁不开的赵文君,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我们出去说吧,不要耽误长公主殿下休息了。”说吧,他们几个人从赵文君的闺房当中走了出来。长公主虽然舍不得吴勉,也不好意思被他留下来。当下只能目送着他们离开。

  来到了外面的凉亭当中之后,赵王对着吴勉说道:“贤婿,虽说你和文君尚未成亲。不过你们是天子指定的婚约,这总是改不了的。今天你未来的妻子受到了这样的罪过,恐怕你也脱不了干系。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本王一个交代,不能再让文君遭受如此的险境。”

  一般人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到了老婆娘家,这时候一定诚惶诚恐。不过吴勉什么时候都不是一般人,他翻起眼皮看了自己未来的老岳丈一眼,说道:“刚才我说过的,没有活人再来招惹她……”

  这一句话说出来,配合着吴勉独有的眼神,竟然经赵元昊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自己未来女婿的压力这位赵王竟然都抵挡不过,当下他只能说了两句场面话:“那我就等着看,贤婿你把那个想要摄取文君魂魄的人找出来……”

  就在这翁婿俩相互看不顺眼的时候,汴梁城西的南山堂商铺当中,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后院的厢房当中。这个人出现之后,对着坐在椅子上品茶的南山堂少主傅羌说道:“我失手了……傅师弟你快点安排我离开汴梁城。我现在不敢自己出城,一旦被吴勉、归不归发现就死定了。”

  “周师兄,好端端的你怎么牵扯到了吴勉、归不归?”傅羌看了面前这个浑身上下湿答答的中年男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师兄你这一身的水,不是洗澡的时候忘了脱衣服了吧?”

  “我刚刚差一点办了件大事,眼看着就可以为师尊报仇了。可惜,眼看着就要把赵文君的魂魄摄来,用她来要挟吴勉、归不归二人……”这位姓周的正是刚刚在池塘里面想要摄取赵文君魂魄的人,随后他将自己的计划和自己的小师弟说了出来。

  傅羌听完了这位师兄的话之后,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师兄好胆量,你下辈子投胎的事情就交在我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