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童戚振的生死薄

第二百六十九章 童戚振的生死薄

  半壶茶水泼在李广全的脸上,把他浇醒之后。李管家缓了一下才想起来刚才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冲着归不归哭诉道:“老人家您可要给我做主啊,你们家这少爷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个嘴巴……您刚才可是亲眼看到了,我就是拦了一下,他上来把就我打晕了……”

  说话的时候,李广全向着归不归凑了过来。老家伙急忙喊住了他:“站在那里别动,说话就好,动手动脚的做什么?百无求这孩子刚才是莽撞了一点。不过你也别忘心里去,它的身份你也知道,你们家老祖见到这个傻小子也要行礼磕头,还要恭恭敬敬的称呼陛下。当年只要一见面,孙无病二话不说就是接直磕头,你能挨它一个嘴巴,不冤……”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笑眯眯的继续对着李广全说道:“广全啊,你也知道家里面就要办喜事了,家里的屋子也要改动一下。你的寝室要改成茅房,怎样,你先在府外临时找个房子住下来。等到什么时候茅房不用了,再给你改回寝室怎么样?放心,你还是老人家我的管家,只不过没有事情你也不要进来,有吩咐的话老人家自然人差找你去办。”

  李广全直接愣在了当场,刚才挨嘴巴的那个人是我吧?怎么好像刚才是自己给了少爷一个嘴巴,然后老爷不乐意了,要赶自己走?

  李广全还想要争辩几句的时候,被原本就看他不顺眼的百无求拽出了府邸。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本看着他还算顺眼,想不到他喜欢这个调调……还是早点打发出去安全,老人家我吃喝嫖赌的名声都承受得起,就是受不了这个调调……”

  “老不死的,敢情你还在乎这个?”这时候,小任叁笑的肚子都疼了起来。小家伙笑着对归不归继续说道:“一会你去照照镜子,老李眼睛瞎了,也不会打你的主意……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个姓傅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带把的,大侄子,刚才你手头再利索点,什么都知道了……”

  “呸!那是你以为他是个小娘们儿,想借老子的手看个全乎的。”这个时候,难得动脑筋的百无求继续说道:“做梦吧,一旦他真是个小娘们,老子成了什么妖?老子怎么说也是做过几年妖王的,传出来老子还怎么做妖?”

  听到百无求拆穿了自己心思,小任叁非但没有一点恼怒的意思,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礼部尚书在门外求见。皇帝听说了几位老神仙回京。在皇宫里面等了一上午,没有等到几个老神仙来找自己。原本赵恒是要自己亲自前来的,不过天子不能轻易离开皇宫,只能将吏部尚书打发过来,向他们几位神仙打听婚事的情况。

  归不归再次推出三个月后的初六,和礼部尚书订好了日子和细节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那位尚书大人担心皇帝等着焦急,当下急忙回宫向陛下交旨。归不归亲自将尚书大人送到了门外,才发现那位到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李广正在大门口转悠,看到了归不归出来,便急忙上去,抓住了老家伙的胳膊说道:“老人家,您听我解释一下……下次我再也不敢对您家少爷大喊大叫了。”

  “广全啊……你先松手,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归不归不好动用术法将李广全甩开,只能低声劝着他松开自己:“我们家四口人你也看到了,我们都不是你那样的人。你在我们这府上久了,旁人还以为老人家我也喜欢你这调调……你松手,再不松手老人家我拿雷劈你了啊。”

  李广全这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他涨红着脸向归不归解释不是老人家想的那样。自己只是觉得傅羌男生女相,多看了两眼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李广全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叫:“松手!你小子相对我爸爸怎么样?再不松手老程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轮回!”

  李广全回头一看,只见那位阴司程咬金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和他一起出现了还有四五个阴司,以及几十个呲牙咧嘴的鬼差。李广全纵妖有本事,对鬼物却头等的紧,当下被吓了一哆嗦,松手放开了归不归。

  “再敢呱噪,一会它们就把你带下去下油锅!”程咬金骂了一句之后,带着身后四个阴司一起对着归不归行礼,随后笑嘻嘻的说道:“这几个都是儿子我在下面的朋友,过不了几天老程我就要去投胎了。老人家您再有什么事情,类似查生死薄这样的就指派它们去干,都是儿子我的哥们,就拿它们当儿子我一样用。来,你们几个跟着老程我一起喊爸爸……”

  这四个阴司脸皮比老程薄不了多少,同时认了归不归这个干亲。再次看到了程咬金,归不归心里百感交集。当下对着他笑眯眯的说道:“回家里说话,咬金我的儿,难为你就要投胎了还想着老人家我。担心以后我老人家要和地府打交道,这才引荐几个阴司来,好,今天老人家我就再收几个儿子。”

  “它们几个能认您做干爹,也是几辈子挣来的福气。”老程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程我这次前来,除了和您最后告别,再引荐几个兄弟之外。还有就是上次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经查到了。的确有燕回这个人,他的葬身之地儿子我也查到了……”

  说话的时候,老成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封竹简。将竹简递给了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燕回就葬在这里,这竹简是生死薄的副本。您老人家看完之后记得把它毁掉,一旦流露出去阎君就会猜到是儿子干的了。”

  看着程咬金马上就要轮回转世,竟然还敢去偷生死薄的副本。如果被阎君查到的话,就算他已经转会轮回,也会派出阴司、鬼差去将他的魂魄抽离出来,押解到地府受审的。

  “老人家我看了之后,一定立即烧掉,不会给咬金你带来麻烦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堂,这个时候老家伙对着刚刚坐下的程咬金说道:“原本咬金你马上就要投胎了,按理说老人家我不应该再麻烦你的。不过眼前有一件事情,还要你和它们兄弟四个来帮帮忙,童戚振你们都是知道的,老人家我想知道他到底死了没有。你们都是阴司鬼差,这个一定知道的。”

  听到了童戚振这个名字,跟着程咬金进来的四大阴司同时皱了皱眉头。似乎这个名字在地府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一样,不过程咬金还是无所谓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爸爸,童戚振当年在地府也很吃香,不过他趁着当时收到阎君的厚爱,私自篡改了生死薄。还偷偷将自己的生死薄带出了地府,现在这个人就算死了,已经不在地府的管控之内。“

  说到这里的时候,程咬金身后的一名矮矮壮壮的阴司也跟着说道:“老人家,当初童戚振带走了百万阴兵,现在提到这件事,阎君的牙齿还咬的咯吱咯吱响。不过没有了生死薄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归不归笑了一声,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百无求那破锣嗓子喊道:“傻弟弟,你来看哥哥我的吗?你后面那四个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