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山傅羌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山傅羌

  第二天一早,吴勉、归不归府邸的信任管家李广全到了赵王府上。他带来了老家伙送给赵元昊的礼物,一支黄金打造的玉如意泗水号出品,顺便带来了归不归亲手书写的一封信函。

  归不归在信里商量吴勉与和寿长公主的婚期,原本他应该亲自过来一趟的。不过归不归和吴勉刚刚回来,有还事情要办,当下只能在书信与赵王千岁商量了。三个月之后的初六是吉日,可否作为吴勉与长公主的大婚之期?

  原本赵元昊以为他们几个回来,,吴勉便马上就要和自己的女儿成亲的。从心里讲,赵王不太满意这个白头发的女婿,他希望赵文君可以下嫁一个普通人。这样一来以她长公主的身份,不会收到婆家的负欺。没有想到最后却要嫁给吴勉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那个小白脸看着就是脸酸,真的过日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样难为自己的宝贝女儿。

  好在归不归信函当中又给了一百天左右的准备,起码自己还能再宠着她一段时日。当下,赵元昊赏了李广全一两金子。打发他回去向归不归回禀,就说婚期自己已经同意了。不过此事是皇帝陛下赐婚,婚期还要上呈给皇帝。

  从赵王府门大出来,李广全正溜溜达达的准备回府的时候,看到一架马车行驶过来,停在了赵王府的大门口。从马车上面走下来一个十**岁的年轻男人,将手里的名刺送给了赵王府的门房,说道:“南山傅羌求见赵王千岁,奉千岁的王旨,前来商量王庄修缮之事。”

  这个叫做傅羌的年轻人男身女像,俊美当中带着一丝女人的阴柔,李广全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几眼,如果不是他开口说明自己的身份,看着还以为是哪家王公贵胄家里养的男宠。让本来就有些好男风的李广全看的呆愣住了,这个叫做傅羌的阴柔男子感觉到的有人在偷看自己,当下回头冲着李广全笑了一下,差点让李管家脚一软坐到了地上。

  “这世上还有这样比女人都好看的男人吗?”知道王府管家将傅羌带进了王府,李广全的魂这才算收了回来。当下他回到了府邸,将赵王的回复告知了归不归。

  “皇帝哪里倒是好说,三个多月之后咱们这里要忙一下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坐在对面的吴勉一眼,这个白发男人难得没有和他翻脸。只是装作没有听到,还在不停的翻看着手里的冥人志。

  百无求和小任叁倒是很兴奋,两只妖物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憧憬着妞儿嫁过来之后,他们这一大家子要怎样生活。百无求要改改没事光着身子在府中瞎溜达的毛病了,小任叁也不能没事就去逛娼馆。人家和寿长公主的脸皮薄,别吓着人家。

  归不归也开始给李广全指派活,这座府邸也要修缮一下,吴勉的寝室不能在和他们几个挨在一起,要办到水塘那边,老家伙还要亲自在附近准备几个阵法。

  就在这个时候,门房到了中堂门口。打手势将李广全叫了出去,片刻之后,李管家脸色微红的回来,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外面有一个人自称南山傅羌,说要求见您老人家和吴勉先生。他想要结识泗水号的两位东家,请您二位做个引荐之人……”

  “广全,这样的事情你也要麻烦我老人家吗?”听了李广全的话之后,归不归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也看过高如柏是怎么办事的了,什么时候他会带商贩进来?用顺手的人放走了,广全你……你的脸红什么?”

  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发现面前李广全的举止开始扭捏起来,好像有什么言不由衷的事情。而且他的脸色也开始微红起来,老家伙心里起疑,倒是是什么人能让李管家这样惺惺作态?当下他改了口,对着李广全说道:“把那人带进来吧,老人家我见识见识这是个什么人。”

  片刻之后,李广全将那位南山傅羌带进中堂。原本此时就没有他这个管家什么事了,不过李管家赖在中堂就是不走,笑眯眯的看着那位好像女人一样的傅羌。

  看到了这位南山傅羌的相貌之后,归不归才明白这个李广全为什么这样了。当下老家伙心里一阵恶心,李广全这个管家是做到头了,一会就要把他撵出去。传出去他这样的人给自己做管家,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谣言会传出来。

  “广全啊,你别愣着。给傅先生来碗热茶。”归不归脸上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听广全说的,傅先生想要见见刘喜、孙小川他们俩。要老人家我做个牵线之人,对吧?”

  傅羌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行礼之后,才开口说道:“是,傅某经营一个小小的买卖南山堂,想要从波斯、大食那里进些货物。不过傅某没有什么门道,只能向泗水号进些货物。傅某想要与两位东家商量一下买卖上面的事情。只不过泗水号的门槛实在太高,谈了几次没有没有门路见到两位东家,这才想起来您几位仙长和泗水号是有交情的。”

  “买卖上面的事情老人家我不懂,这件事情要问问刘喜、孙小川他们俩得意思。可不是老人家我说得算的……”归不归笑眯眯的说了几句之后,对着刚刚进门送茶的李广全说道:“广全你替老人家我送送这位傅先生,留下傅先生的地址,一旦泗水号有消息,就给傅先生送去。”

  “等等!老子有句话要问问你。”这个时候,百无求皱着眉头走了过来。它围着傅羌转了一圈之后,继续说道:“老子看了半天都没有看明白,小白脸子你到底是男是女?老子刚才和任老三打赌了。老子说你是个带把的,不过任老三看你是女扮男装。你把裤子脱了,让老子看看……”

  百无求的话吓了傅羌一跳,他脸色瞬间红的好像一块红布一样。傅羌条件反射的仅仅抓住了自己裤带,对着百无求说道:“兄台您这回玩笑,傅羌也是一个七尺男儿,怎么可能是小女人?这个玩笑开不得……”

  “你要是个带把的怕什么?扭扭捏捏的跟个娘们儿似的。”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竟然自己动手要扒傅羌的衣服。傅羌还没怎么样,一边的孙广全大叫了一声,对着二愣子喊道:“住手!大庭广众之下百无求你这样成何体统?还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二愣子反手一巴掌扇晕。就在它想要继续扒傅羌衣服的时候,归不归终于说了话:“傻小子,你这样扒了傅先生的衣服,一旦他真是妇人。你这样传出去名声可是不太好。”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急忙送了手。它心里认定了这个傅羌是个娘们唧唧的男人,不过一旦真看走了眼,他真是个小娘们儿,传出去自己变成了臭不要脸的百无求。那个名声太臭了,自己可是受不了。

  见到了百无求送了手,傅羌这才算松了口气。当下这里他也不敢待了。踉踉跄跄的从府中跑了出去,二愣子看着他的背影,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不男不女的真是来找你搭桥去见刘喜、孙小川哥俩的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谁知道?是不是就要看他自己了。你把李广全弄醒,老人家我有话要和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