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童戚振之死

第二百六十六章 童戚振之死

  当天晚上,吴勉、归不归回到了汴梁城的府邸。刚刚坐下还没有把屁股底下的椅子坐热,高如柏有些紧张的到了几个人的面前,说道:“外面来了两位白头发的方士,在门口打听您几位回来没有。他们俩是见,还是不见?”

  “一下子来了俩白头发?”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什么时候这里这么热闹了?请进来吧……”

  “不用请,我们自己进来了。”说话的时候,两个一头白发,方士打扮的男人凭出空现在了众人面前。正是广字辈的广义、广信二人,广信手里捧着一个好像食盒一样的木匣,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广义直接说到了正题:“童戚振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吗?”

  “童戚振……这么快便传到大方师的耳朵里了吗?”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广孝和尚把他交给了你们,还是他已经把那位童施送主往西天往生世界了?”

  “这里面有广孝什么事?”广义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昨天广仁、火山二人已经将童戚振伏诛,广信,你把盒子里面的东西给他们看一眼。”

  此时,广信已经将手里捧着的木匣放在了吴勉、归不归的桌子上。归、吴二人和两只妖物同时向里面看过去,只见童戚振的人头被放在木匣里面。见到了人头之后,这二人二妖脸上同时变色。老家伙直接将人头从木匣里面抱了来出,检查了脖子果真有一个还没有愈合的伤口。

  这个伤口是归不归亲手处理的,不过就算亲眼看到了童戚振的人头,老家伙也不敢相信这个心智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分的人竟然这样就死了。当下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广义说道:“为什么是广仁?不应该是广孝吗?”

  “我就知道你这个老家伙这里有事情。”广义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为什么应该是广孝和尚了结童戚振?你说……”

  “你先说这颗人头是怎么回事?”没等广义说完,归不归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先问你的,这颗人头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了你们俩的手上?”

  看着归不归少有的紧张起来,广义皱了皱眉头,正想要再争辩几句,让这个老家伙先吐露实情的时候。不防他身边的广信开了口:“刚才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找到了我和广义师兄,他们将这颗人头交给了我们俩。说按着格杀令的要求,已经诛杀叛徒童戚振。让我们将这颗人头转交给大方师。”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信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童戚振的事情前前后后闹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伏诛在广仁大方师的手里。我和广义师兄都有些猝不及防,想要和广仁大方师打听明白。谁知道那位大方师却闭口不谈,只说让我们将这颗人头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复命。我和广义师兄越想越觉得此事必有蹊跷,这才前来向你们几位询问……”

  “广孝这只泥鳅……”归不归马上明白这当中出了什么事情,当下有些无奈的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原本以为我们几个可以偷个懒,便把童戚振的藏身洞府告知了广孝。原本想着让这个和尚把童戚振给你们家大方师送去,谁能想到他又会转给了广仁。”

  广义和广仁一向不和,突然间得了这位大方师这么大的好处,他怀疑是广仁设局陷害自己,这才来向归不归询问。想不到这当中还有这样的隐情,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件大事情,格杀令名单上面的第一个人了结,他们俩要马上回去道徐福身边报信。

  当下,客气了几句之后,广信、广义二人催动五行遁法,带着童戚振的人头消失在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前。这两个广字辈的大人物离开之后,归不归先是和吴勉、两只妖物商量了一下。随后对着高如柏说道:“我们还要再出去一样,如柏你派人去广孝的庙里看看,那个死贼秃还在不在庙里。回来之后老人家我要找他算账……”

  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各自施展遁法,消失在了高如柏的面前。等到他们完全消失之后,高管家的脸色大变。他有些失控的瘫坐在了归不归坐过的椅子上,嘴巴微微抖动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他死了,我怎么办……”

  片刻之后,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出现在了洞府当中。此时,他们几个一眼便看到了倒在石床上的无头男尸,地上趴着(说躺着也行)脑袋扭在背后的胡勇。此时的胡大师兄被火山点晕之后,还处于昏迷当中。

  当下,归不归亲自动手将胡勇唤醒。随后对着迷迷糊糊的胡大师兄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师尊死在了谁的手里,你看到了没有?”

  “我的师尊……童戚振死了?”胡勇听到之后也是大惊失色,当下他急忙向着石床那边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句无头男尸,这时候胡勇才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晕倒的。当下,他爬了起来,背对着归不归说道:“是一个白头发的方士,还有一个红头发。看样子像是传说当中的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他们进来之后,红头发的就把我点晕了。那个时候童戚振还活着,一定是死在了他们俩的手里。”

  “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别人进来过吗?”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出了洞府,在那块满是苔藓的位置转悠了起来。老家伙好像看出来了什么,转到角落里面之后,蹲在地上看着地面上的几个脚印发呆。

  胡勇想不到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下吓得脸色发白。缓了一下之后再,这才继续说道:“没有,我记得清楚,只有那一白一红两个发色的进来过。没有第三……”

  “有第三个人,只不过他没有进来……”没等胡童说完,归不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此时,吴勉和两只妖物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就见在石壁的一角,有几个凌乱的脚印。

  没等百无求开口询问,老家伙自己主动说了起来:“童戚振在门口还有一个机关,只有有人在这里待过,便会留下脚印的。就算术法再高,也会把脚印留下来。只不过这脚印不会马上显现出来……看到了吗?门口一共是三个人的脚印,两个人进到了洞府当中。另外一个人一直藏在这里,没有进入洞府之内。除了广仁、火山之外,还有第三个人……”

  “老家伙,这就能说得通了。”这个时候,百无求好像看到了破绽一样,拍着巴掌对归不归继续说道:“死的那个压根就不是那个姓童的,是个替身,广仁、火山把替身带进去看了脑袋……”

  “大侄子,你爸爸刚刚说完第三个人没有进去,一直藏在门口的。”此时,小任叁忍不住打断了二愣子的话,顿了一下之后,小家伙继续说道:“人都不进去,怎么做替死鬼死在里面的?老家伙,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童戚振这么容易就死?”

  归不归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小任叁缓缓的说道:”现在看起来,他的的确确是死了。广仁……这可不是你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