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屠观

第二百六十四章 屠观

  听了老家伙的话,姚师爷愣了一下。随后他才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是为了自己从童戚振的洞府当中拿走的那几样东西。现在他开始后悔了,为了那些根本用不了的法器,把自己陷入了如此的绝境……
  
  姚山河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原来您是为了那几件法器,早知道会把您几位牵扯进来的话,我也不会犯险去打童戚振的主意……”
  
  说起来,还是姚山河跟着江贺做知府幕宾的时候,无意中当发现了当年一位道士会施展方术。当时还吓了姚师爷一跳,以为是来追杀他的方士到了。如果不是那个叫做胡勇的道士术法太低微的话,那个时候变已经将他惊走了。
  
  姚山河乍着胆子观察了一下那个道士,最后发现他可能只是某位方士的弟子,他这才松了口气。暗地里还改变了面容去试探这个人的底细。几次试探后之终于肯定了他就是和自己一样出现在格杀令名单上的童戚振,当时童戚振已经跃居众人,排在格杀令名单上的第一位,妖山河怎么也想不到,当初在船上那么对都笑眯眯的童戚振,会有这样的本事。
  
  童戚振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他差一点就困死了还追杀他的全部方士。知道这位师弟是靠着自己从海上带回来的法器和禁术,才让大方师都感觉到不安的之后。当时姚师爷还有些后悔自己匆匆忙忙压逃了出来,本来自己也机有会带几件法器出来的。
  
  当下,姚师爷又想办法从来看望胡勇的其他童戚振弟子嘴里,探听出来童戚振现在靠着弟子们替他打理一切,他自己则在研究一种不得了的禁术,那禁术也是从徐福那里带出来的。不过姚山河从小在徐福身边长大,也没有听说过那种不得了的禁术。
  
  至于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禁术,就连童戚振的这些弟子们也说不清楚。不过好像是藏在一处只有他们师尊自己才知道的一处洞府当中,这些弟子们连洞府在什么地方都说不清楚。不过好歹知道一点当初洞府选址的时候,他们大师兄胡勇可能知道一点眉目。
  
  知道了这个消息时候,姚山河开始向江贺灌输应该写一本神仙传之类的书籍。现在皇帝信奉道教,如果江知府这本神仙传出名,势必对他的官运有不小的提升。而当地就有一回活神仙胡勇,从他那里打探一点消息,便够神仙传用的了。
  
  听信了姚师爷的话之后,江大人急忙江胡勇请到了府上,酒席宴间向胡勇打听,结果胡神仙多喝了两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而在一旁记录的正式这位姚师爷。
  
  从胡勇嘴里探听出来了藏匿法器、禁术的可能地址之后,姚师爷几乎将所有的地方都走了一遍。最后去了华山之后,找到了那面满是青苔的石壁,试过之后才敢肯定这里就是童戚振的洞府,那些法器、禁术或许就在这里。
  
  姚山河、童戚振原本就是一师之徒,两个人学的就是一样的阵法。虽然一开始姚师爷被里面的多重阵法弄的手忙脚乱,不过很快的他便发现了门道。也是姚山河赶到的时候正是申时,夕阳西下最后最后的阳光都撒在了这块石壁之上。姚师爷突然发现原本连环套着的阵法消失了一大半,最后凭着自己的本事,将后面剩下的几道阵法也一并解除。
  
  进了洞府之后,他很快便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当下姚师爷也米有客气,黑吃黑一股脑将全部的法器和禁术都搬空。原本以为自己这里不会出现破绽,毕竟胡勇自己都记不得自己都说过什么,更何况童戚振的这位大弟子自己都不知道洞府的所在。
  
  此时,姚师爷已经跟随这江贺来到了大名府,料那个胡勇也想不到大名府中书令的幕宾会是和自己师尊一样,从徐福那里叛逃出来的方士。
  
  不过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外,姚师爷才发现这些法器和禁术自己完全不能使用。法器当年被童戚振做了手脚,只有他一个人才可以使用。而那个禁术还没有完成,一些乱七八糟的天才地宝组合在一起,不是阵法也不是法器的,自己都看不出来它是用来做什么用的。
  
  当时想着帮着江贺做到朝中大员,然后自己便可以功成身退,找一个没有人的所在,开始慢慢研究这些法器和禁术的。想不到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童戚振没有找上门,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却冲他来了。
  
  反正那些东西对自己也没有什么用,当下,姚师爷对着归不归说道:“原本想着占我这个师弟一点便宜的,谁能想到便宜没有占到,最后还把您几位引来了。您要那几件东西的话,就存放在我那弟子的道馆当中。不远……就在城外。”
  
  “老人家我就喜欢想姚师爷你这么聪明的,不需要要我老人家多费口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么麻烦姚师爷你了,带着我们去一趟你那道馆。话说回来,老人家我差一点以为那位汤神仙就是你。”
  
  “结果还不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吗?”姚山河也不打算磨蹭了,当下上了吴勉、归不归乘坐的马车,想着城外道馆的位置进发。昨晚姚师爷出城的时候,是领了中书令的出城令牌,此时令牌尚未归还,正好用它出了大名府。百无求快马加鞭之下,他们很快便来到了姚师爷口中的道馆当中。
  
  “东西藏在道馆后院的地下,您几位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取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姚山河一边拍着马屁,一边扣打道馆的门环,说道:“来人开门……来……”刚刚说了两个字,姚师爷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收回扣打门环的手,见到上面满是鲜血。随后他直接推开了大门。迎面一股血腥之气扑了过来……
  
  此时道馆大门口已经有两个小道士倒在了地上,两个道士都是身首异处,满地都是他们俩腔子里面流出来的鲜血。这道馆被人下了禁制,里面的气息一点都没有泄露出来。
  
  继续进入道馆里面,到处到能看到小道士的尸体。姚山河此时的术法被归不归封住,见到了这种情况之后,他只能退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
  
  “东西埋在后院是吗?”归不归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随后他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和妖山河一起,想着后院快步走去。此时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凝固,将这些道士杀死的人应该还在道馆当中。东西埋在地下,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
  
  就在他们往后院赶的时候,一股有人催动五行遁法的气息冒了出来。吴勉、归不归施展瞬移之法赶到后院,正看到一个人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晚来了一步,人影逃走不说,后院还被挖出来一个大坑,里面的东西都被刚才那个人带走。
  
  看到了面前的情况之后,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还是被当枪使了……”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施展了五行遁法,瞬间消失在了归不归他们的面前。
  
  片刻之后,白发男人出现在了华山洞府当中。此时,童戚振还有气无力的躺在石床上。到处都能看到胡勇给他换下带血的棉布,胡大师兄点起了篝火,正在烧面馍。见到吴勉突然出现,吓得手里的面馍掉在了火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