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揭底

第二百六十三章 揭底

  老道士姓谢,叫做谢大元,在龙虎山正一盟学过几年术法。后来因为触犯门规,被逐出了龙虎山。后来他靠着之前学过的微末术法,在江湖上行骗为生。后来在他闯荡江湖的时候,无意当中得到了一本用魂魄来提升术法的邪术。靠着这个邪术,他杀了不少无辜百姓,用他们的魂魄成就了自己的术法。
  
  不过谢大元还是嫌自己成长的速度太慢,当下便开始打算做一个更加阴损的修炼方法。他得到的邪书当中记载了可以用生活在一起的多个魂魄修炼,这样的效果大大高于之前的方法。只是这些魂魄生前要长时间的生活在起一,这样的话修炼之前,魂魄当中产生共鸣,可以数倍于之前修炼的效果。
  
  当下,谢大元开始物色起来这样的人家。当时正巧洪崇贩粮经过,谢大元无意当中听说了洪崇家中的情况,竟然非常符合自己的需要。当下他按着洪崇家中的人口,弄死了十六只老鼠。将老鼠的魂魄引到了这个粮贩子的身上,到等这些畜生的魂魄在洪家找到了各自的寄主之后,谢大元这才突然动手,杀了十六条人命,抽取了十六个魂魄。只是没有想到刚刚从洪家跳出来,便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妖。
  
  听了谢大元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就要弄死他,为实难的十六个人偿命。不过这个时候,老家伙却拦住了它,说道:“先让他多活一天,正好用这个人来试探江贺。格杀令上的人做了名大府的中书令,老人家我心里还是觉得他这胆子大的过分了。”
  
  就在吴勉、归不归带着谢大元到了中书令衙门,准备把这个老道士扔进去,让他在衙门里面闹一下,如果偷取童戚振宝贝的人就是这个人的话,一定容不得谢大元在衙门里面闹事。
  
  不过就在吴勉、归不归隐身带着谢大元进了衙门的时候,正巧看到洪崇前来报案。两个人当下改了主意,不动声色的躲在一边观察那位中书令大人的反应。不过江贺处理这件事的态度让归不归心中起疑,这么慌张可不相识徐福手下的方士。能从上格杀令还存活了这么久的人,也算是大方师弟子当中的佼佼者了。这位中书令大人可是没有一点方士的影子。
  
  看到江贺还派师爷去请汤仙长,当下归不归和吴勉商量,在观察一天,等到明晚汤仙长开始做法的时候,再看这位江贺大人的表现。
  
  不过等到今晚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带着谢大元再来的时候,老家伙见到了姚师爷和汤仙长暗中联络,汤仙长还称呼姚师爷为师尊。这时候,老家伙才明白过来,敢情自己之前都误会了。真正那个格杀令名单的人是这位姚师爷。
  
  这样一来,之前说不通的地方一下子就明白了。姚山河尾了躲避众方士的追杀,便藏身于江贺的身边。他以幕宾的身份躲藏在中书令大人的身后,就算是归不归也差点走了眼。
  
  既然证实了姚师爷才是他们要找的人之后,吴勉直接施展了幻术。迷惑了在场所有的人之后,又给姚师爷来了一段加了料的幻术。让他自己漏出了破绽。
  
  将谢大元交给了姚师爷之后,归不归直接封了姚山河的术法,随后笑眯眯的说道:“这件事还要跑你来善后,老人家我再给你一点时间。等到谢大元的事情完了之后,老人家我再来找你。”
  
  封了姚山河的术法,也不用担心他会施展遁法逃走。一个没有了术法的修士想在吴勉、归不归面前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下,归不归索性等着今晚的事情结束之后,再来盘问他童戚振洞府的东西被他藏到哪里了。
  
  将谢大元仍在地上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再次藏了起来。随后白发男人收了幻术,这时候,众人一顿惊呼,看着一个老道士五花大绑的出现在了法台前。是画像当中的邋遢道人当下众口一声的赞扬汤仙长的术法高绝。
  
  到了此时此刻,谢大元知道自己断无生理。也不想再受皮肉之苦,当下主动承认了洪家十六条人命的惨案。不过他知道吴勉、归不归现在就在暗处,当下也没敢将他们俩攀扯出来。
  
  虽然邋遢到人谢大元的术法被归不归封住,不过在姚师爷的建议之下,江贺还是命人挑了谢大元的手筋脚筋,随后被押如了大牢。这么大的命案一天一夜便可以结案,江贺也有些意外。不过现在时间太晚,他吩咐众人回到住处休息。等到明天再过堂,要谢大元完完本本将这件事细说一边。
  
  姚师爷在衙门里面有自己的寝室,平时帮着中书令大人修改公文太晚,便直接住在这里。这次姚师爷磨磨蹭蹭的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打开门之后,果然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正坐在他的屋中喝茶。
  
  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姚师爷苦笑了一声,随后反手关好了房门,对着他们几个人、妖说道:“你们几位打算在这里了结我,还是打算把我带回徐福大方师那里?向他老人家索要什么法器?”
  
  “那就要看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说你吧,这些年老人家我没怎么留意格杀令上的名单,说说你是怎么回事。说不定看着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大家各走各的也说不一定。”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姚师爷先是流露出来一丝希望的表情,不过很快他便听出来老家伙家里的调侃之意。当下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这才说到了自己的事情。
  
  姚师爷叫做姚山河,他叛离大方师和童戚振,还有其他那些人都不一样。姚山河是在和同门一起和泗水号交易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和同门发生了争执。原本只是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不过两个人说急了眼,当下在船上动了手,姚山河错手杀了同门。当时心惊胆战之间也不敢再回去见大方师。只能乘坐那条船偷偷的回到了陆地。
  
  一开始他心惊胆颤的躲在深山老林当中,有数次和前来追杀他的同门擦肩而过。后来姚山河不敢继续留在大山当中,便冒险走出来,在一个小小乡村里面做了教书先生。想不到他叫出来的学生当中,一个人赶考中了状元,六七人成了进士。一下子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先生。有钱人家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他这里学习。
  
  出名之后,姚山河却心慌起来,他知道出名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当下急忙收拾行李远远的遁走,果然,在他离开之后的一个月后,徐福派回来的的方士便找到了这里。
  
  虽然这次差一点暴露,不过还是给妖山河想到了一个新的藏身之地。当下,他开始在各地官员门下做幕僚,这些都是幕后之人,谁也不会去打听一个师爷的底细。算起来他作为幕宾也有十几家了,做个十年八年就要换一个东家。加上姚山河做事小心,每到一处新的地方,都要变改容貌和名字,这么多年过去,那些追杀他的方士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想不到这次会栽在吴勉、归不归的手里。
  
  听了姚山河的话之后,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你的事情说完了,再说点别的,比方说最近有没有去了那个朋友家里。那个朋友不在家,你就帮他把家里的宝贝带出来,暂时安置在自己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