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姚山河

第二百六十二章 姚山河

  原以为这位汤仙长会解决了这个老道上,谁能想到眼看着胜利在望的时候,却被这个叫花子一样的老道士翻了盘。刚才明明看着他已经毙命的,怎么会马上就死而复生?
  
  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还有闲心在想这件事情,看着老道士向他们逼了过来。两位都头着带手下的几十个差役纷纷拔出腰刀,对着老道士冲了过去。他们仗着人多,只要抓到破绽便可以将这个老叫花子斩成肉泥。
  
  不过就在他们冲到老道士面前两三丈的时候,就见这个乞丐一样的老家伙突然张嘴对着这些衙役们喷出一口火焰。被火焰接触到之后,衙役们浑身上下着起了火大。惨叫了几声之后,倒在地上被活活烧成了焦炭。
  
  此时的中书令大人已经被吓懵了,还是被师爷提醒之后,这才想起来慌慌忙忙的向着衙门外面跑去。江贺带着师爷好像没头苍蝇一样,想着只要从这里出去逃出去。至于逃出衙门之后怎么办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现在想逃?晚了……”身后一阵恶风扑来,江贺已经能感觉到有人在对着他的脖子吹气凉。就在江大人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抓住他一直狂奔的师爷突然停下了脚步,猛=地回身对着已经到了他们身后的老道士张嘴喷出来一个火球。
  
  老道士没有想到这个师爷竟然也是一个修士,猝不及防之下,身体被火球喷中,随后和刚才那些衙役们一样,瞬间身体便被大火覆盖了起来。随后倒在地上开始抽搐起来。
  
  这次,师爷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汤仙长倒地的位置,摇了摇头说道:“你跟我学艺二十年,连这样一个江湖术士都不是对手。是不是真死都看不出来……”
  
  “姚师爷,想不到你还是一位大修士。”看着总算保住了性命之后,江贺全身上下已经都被冷汗湿透了,虽然保住了性命,不过他反而开始哆嗦起来。当下他一边哆嗦一边继续说道:“姚师爷……姚仙长,本官他保荐你进京……”
  
  “大人,今日之后,姚某与大人主仆之缘便要断了。”姚师爷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姚某又不少的仇家。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修士的身份,原本以为一个小小的江湖术士,姚某的一名弟子便可以料理。想不到这蠢货顾头不顾尾,竟然会被这个小小的术士了断。如果不是大人性命有碍,姚某无论如何也不能显露自己的底细。”
  
  说到这里,姚师爷叹了口气,随后对着江贺行了半礼。这才再次说道:“姚某这就和老大人您作别了,如果有缘,此生或许还有继续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皱眉,随后猛的转身对着老道士倒地的位置扑了回过去。此时就见那个身上还在噼里啪啦着火的老道士竟然在一次的站了起来,不过这次姚师爷没有给他机会,趁着老道士还没有站稳,他已经伸手向着老道士的脖子抓过去,这一下只要扯断他的脖子,就算这人是大罗金仙,也断无再生之理。
  
  眼看着姚师爷的手就要抓住了老道士脖子的时候,这个叫花子一样的人竟然闪电一般的反手抓住了姚师爷的手腕子。随后顺势紧紧的扣在他的手腕寸关尺上。此时姚师爷已经反应过来这老道士不是一般的修士,不管无论他如何挣扎,都不能从老道士的手上挣脱出去。
  
  “到了老人家我的手上,还想要逃走吗?”老道士嘿嘿一笑,随后他的相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瞬间变成了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看到了这个老家伙的相貌之后,姚师爷一阵眩晕,如果不是此时被归不归抓住了手腕子,他现在已经瘫软在地了。
  
  与此同时,归不归对着空气说了一句:“鱼儿咬钩了,收了幻术吧……”
  
  这句话刚刚说完,姚师爷的眼前一花,周围的场景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他和江大人已经跑到了衙门门口,眨眼之间便回到了刚才汤仙长和老道士斗法的院子里。此时,自己亲眼看着死掉的汤仙长正木雕泥塑一样的站在法台后面。江贺和那些死掉的衙役们还好端端的站在刚才的位置,他们和汤仙长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只是原本站在江贺身边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空档。
  
  “归老先生,为了一个姚山河,您老人家不至于这样的大动干戈吧?”姚师爷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老家伙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是格杀令上必死的人,不过能死在您的手上,也算姚山河没有白上一次格杀令。我多句嘴,洪家灭门不是您老人家的手笔吧?”
  
  “废话,老人家我能和你们一样吗?”归不归笑骂了一声之后,再次对着空气说道:“傻小子,你把那个道士压过来,算是咱们爷几个给姚师爷的见面礼。”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一间厢房大门打开。就见一个黑大个好像抓了只鸡一样,提着一个五花大绑的老道士从里面走了出来。将老道士扔在了姚师爷面前之后,黑大个子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老子还是不习惯你脱了裤子放屁的这个德行。你不是猜到了那个人不是姓江的,是这个姓姚的吗?直接现身给个嘴巴就带走啊,这么神神鬼鬼的做什么?”
  
  “老人家我就没有猜错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一旦猜错了还不够丢人吗?”
  
  原本吴勉、归不归昨晚就要来中书令衙门试探那位江贺大人。不过他们经过一间民宅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浑身上下都是血的老道士从墙上跳了下来。这个叫花子一样大老道士身上的丝绦上面还帮着十几个魂魄,此时民宅当中的血腥味已经飘散了出来。
  
  当下,归不归直接动手制住了这老道士,在附近找了一户没有人的房子将他关在了里面。随后老家伙便开始盘问这个老道士身上为什么带着这么多的魂魄?一开始老道士还嘴硬,编了一个瞎话,说什么他的俗家父母被这一户人家所害,自己是来给父母报仇的。
  
  这样的假话归不归只要听几个字就知道是假的了,老花子你少说也有七八十岁了,你爹妈也往一百岁上靠了。谁没事去找两个百岁老人的麻烦?当下归不归直接去问他身上的魂魄,这些魂魄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道士。吃晚饭的时候他敲开了自家大门,原本以为他是上门化钱的老道,没想到一进门这人便施展术法定住了自己这十六口人。将他们虐杀之后不算,还要把他们的魂魄抽离了出来。如果不是遇到几位恩人,他们这十六个魂魄还不知道要遇到什么样的下场。
  
  原本到了这个地步,老道士识时务的话就应该说实话了。想不到他还是嘴硬,当下改了口,说是这户人家的男人骗了他的女儿,把他姑娘的肚子搞大之后始乱终弃。最后自己的女儿受不了羞愧自杀身亡……
  
  看着这个老道士没有一句实话,归不归也懒得废话了。当下吩咐了百无求和他讲讲道理,随后又施法招来了阴司鬼差,将这十六个魂魄交给它们处理。等到阴司鬼差们带着魂魄们离开之后,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的老道士终于说出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