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线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线索

  童戚振的伤势太重,归不归折腾了整整一天才算勉强将他的性命救了来。看热闹的百无求不明白归不归怎么做有什么必要,在老家伙忙着替童戚振处理伤口的时候,二愣子在一旁说道:“老家伙,这小子是自己抹脖子的,你就随他去好了。咱们不动手就算了,还救他做什么?”

  “傻小子,童戚振死了,谁给老人家我把禁术找来?”好不容易忙乎完,归不归将自己满是血迹的衣服脱了下来,随后继续说道:“除了禁术之外,还有他从徐福那里带来的宝贝。总要知道落到谁的手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说实话,童戚振活着一天,老人家我便不安心一天。他死了这世上或许有只徐福那个老家伙才能在心智上压老人家我一头,把他救来,并不好就是给自己添了一个对头。不过不救又不行。”

  此时吴勉坐在石桌上,翻看着他手里的冥人志。听到归不归在和自己说话,他的眼睛不离手中的小册子,口中说道:“老家伙,童戚振这口黑锅你要背在自己身上,他是自己找死,你何苦拦着?”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他了死,老人家我怎么办?他是死在自己洞府里面的,死的时候只有我们几个人在。这里面的东西哪去了?一旦徐福那个老家伙管我老人家要,那个时候怎么办?童戚振活着,起码能背下这口黑锅。”

  “随你”说话的时候,吴勉合上了手里的冥人志。看了一眼气若游丝的童戚振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继续在这里陪着他吧,我到山下居住。任叁,百无求你们俩呢?”

  任叁在山上无聊,他跟着吴勉到下山的客栈居住。百无求留在来守着老家伙,现在童戚振刚刚缓来一口气,不可以长途跋涉,一旦伤口再次崩裂,恐怕归不归之能和他的魂魄打交道了。

  吴勉带着小任叁和百无求一起离开,二愣子还要在山下准备一些被褥吃喝之物。看样子怎么也要在山洞里带上十天八天了。

  好在童戚振是徐福给他打下来的弟子,身体优于常人。只是过了一天便苏醒了过来,看着面前的的归不归,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气若游丝的对着老家伙说道:“你何苦救我去找大方师,禁术被盗请他老人家去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娃娃,这里没有外人了,你交个实底,是不是你这洞府里面的宝贝被人偷走了,你来找老人家我和吴勉帮忙追查?因为咱们之间没有那么交情,所以你才演了这场戏?不过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场戏实在是太下本了。下次别下这么重的本,意思意思撞墙就好了。”

  童戚振无力的看了归不归一眼,咧了咧嘴之后,说道:“你还以为是演戏?见过这样的戏码吗?不信你还是亲手了结我。”

  “老人家我说过的,你的命是徐福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除了咱们那位大方师之外,谁也不能动你。你死了,禁术、典籍还有法器这些黑锅谁来替你背?想死也不是不可以,把那些宝贝都找来。到时候老人家我帮你。”

  说到这里,归不归炖了一下,随后对着童戚振再次说道:“你自己想想,还有谁知道你这些宝贝藏在这里的?找来那些宝贝,老人家我把你们一起送还给咱们大方师。”

  童戚振闭上眼想了半天之后,还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闭着眼睛说道:“这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人知道这里。不对胡勇知道这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童戚振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归不归,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带着他上的华山,我在这里说过此处合适为洞府。”

  “胡勇?”归不归的脑海当中出现了那个大耳垂的大师兄,之前他挨了百无求一巴掌,脑袋被打倒了背后。他的伤势也不轻,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人世了。不过童戚振既然说到了这个人,怎么样也要去查查他才安心。

  当下,归不归先是向童戚振打听了胡勇一般在什么地方出没。随后将躺在石桌上睡觉的百无求叫醒,说道:“傻小子,还记得那么被你打了一巴掌的胡勇吧,去把他抓到这里来。”

  百无求虽然不情不愿,不过看在了归不归的份上,只能施展妖法遁走。看着二愣子离开之后,归不归冲着童戚振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再想想还有什么线索,一旦胡勇那条线对不上的话,起码还有下手的地方。”

  童戚振又想了半天之后,还要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能想到的,只有胡勇了除了他之外不可能有人知道这里。”

  “那就只能等到胡勇来了,好在当时老人家我留了他一命,要不然的话就只能找他的魂魄谈了。”归不归点了点头,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刚才老人家我忘了提醒那个傻小子去找他小爷叔帮忙了,凭着那个傻小子的本事。”

  归不归的担心完全多余,童戚振给的地址是胡勇的老家。原本他在当地就是一位名人,仗着自己有些术法,在老家也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这老家提起来县令是谁没有几个人知道,不过提起来胡神仙都知道。

  现在加上他的脸面到了背后,在当地更是一副奇景。现在的胡神仙家门口,都有一些顽童等着他出来之后看热闹。到了百无求当地之后,直接打听出来胡勇家在什么地方。随后二愣子冲进去,将胡勇从里面掏了出来,随后施展妖法遁到了这座洞府当中。

  胡勇被百无求扔在了地上直呼,和上次一样先是哇哇大吐。等到他适应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老师尊已经倒在上床上,他的胸前一片血迹,看样子像是受了重伤一样。

  胡勇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对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饶命您不要听这个人胡说,他一定是死前想要拽一个垫背的,这才要攀咬我。”

  “你连出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就敢说你师尊在攀咬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别怕,老人家我问你什么,你只要答出来。你这脖子我老人家还可以再给你掰来。”

  这些日子以来,胡勇已经被自己的脖子这么苦了。以前在老家都管他叫胡神仙的,他的脑袋转到了背后之后,老家的人都在谣传是他缺德的事情做多了,老天爷给他掰到背后的。当着面都敢叫他胡歪脖,而且脑袋倒了背后,做什么都不方便,现在就算是正常的进食,都需要老婆用调羹来喂他。

  现在听到了归不归的话,胡勇大喜,指着倒在床上的师尊,对着老家伙说道:“我知道他在几个州县的落脚点,还有几万两的黄金藏在什么地方。只要大修士把我的脖子掰来,我都跟您说。”

  “没问你这个”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你师尊带你来过这里,你仔细想想,对谁说过这里的所在?这里是华山上,你师尊说过可以建造洞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