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章 劝解

第二百五十章 劝解

  因为事情都聚到了一起,燕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只能先解决童戚振的事情。虽然几乎除了吴勉之外的所有人都建议归不归不要理会什么禁术不禁术的,先了结童戚振才是正理。不过老家伙好像铁了心一样,想要去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禁术,能让童戚振这样的人可以背叛认作神明一样的徐福方大师。

  第二天一早,归不归亲自带着童戚振和两只妖物一起,进了皇宫向皇帝辞行。原本昨天刚刚谈妥的婚事,他们第二天就走多少有些逃婚的嫌疑。不过老家伙编了一个瞎话,对赵恒说他和吴勉也是有师承的。婚姻大事要去向师尊禀告,只是吴勉的师尊远在海外,差不多个月其成的才能来。

  开始皇帝也为以白头发的吴仙长后悔了要逃婚,不过看着面前这个道骨仙风的归仙长说的真诚。而且还代替吴仙长带来了聘礼,除了俗世间的一些应用之物之外,还有一对牛眼大小的夜明珠。这样的珠子在皇宫当中也是稀罕之物,而且这对宝珠可以避火,归不归当场演示了一下,将这对宝珠放置在木质的桌子上,太监们用尽了办法也不能将木桌点燃。

  这样的宝贝皇帝看着都眼馋,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颗两宝珠一直藏在他的皇宫仓库里已经几十年了。

  看到了几位仙长这样有诚意,皇帝也送了一大堆俗世间的宝贝。还要派自己的仪仗护送他们几位老先生去海外寻师,只是被归不归婉言谢绝。从皇宫里面出来之后,归不归他们又去了赵王府去向赵元昊父女解释。上一世就是因为吴勉一别四十年,才让李文君的魂魄旧疾复发,这一次归不归是加了小心的。直到赵王父女俩对吴勉向师尊禀告的事情没有异议,他才从赵王府走了出来。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吴勉、归不归当下乘坐了泗水号准备的马车,一路向着华山的方向进发。

  马车出城之后,赶车的百无求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就不明白了。妞儿重要还是那个什么禁术重要?就算你事情要一件一件办,也先去把妞儿的魂魄治好才是真的。别的什么禁术不禁术的,能和咱们妞儿比吗?”

  “傻小子,就算真有燕这事。隔了也有小两千年了,想要找到聚灵石的机会微乎其微。预期将宝压在聚灵石身上,倒不如做两手准备。”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咱们几个当中,老人家我的夫人就娶过六个。还有十几个妾侍,儿子、孙子的一大堆,名字老人家我都记不全了。人参太小,还不能人道,傻小子有它自己的姻缘。现在剩下的只有你了,当年徐福也娶过一房媳妇的。你也该考虑一下了。”

  上一世吴勉虽然和李文君有过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后来四十年未见白发男人,这才让文君小姐思念成疾勾起来魂魄的旧疾。

  看着吴勉没有招来天雷的意思,归不归继续说道:“聚灵石毕竟只是传说,燕那边已经转世了小两千年了,就算聚灵石是真的,能找到它的可能也等于没有。其实妞儿魂魄的伤患并不严重,只要这一世安安稳稳的过去,不要再过分的牵动心思,这点旧疾自己就可以恢复的。”

  说到这里,看到吴勉还是无动于衷,白发男人始终在翻看着手里,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看到字的小册子。看到吴勉没理自己这茬,归不归嘿嘿一笑,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对面的童戚振打断:“如果聚灵石是真的呢?吴勉先生也不用被什么婚约之类的束缚了吧?”

  “看来娃娃你还是有什么事情没说。”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童戚振说道:“我老人家还以为你只是听说过燕和聚灵石,现在看起来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说说吧,或许看在你这么实诚得份上,老人家我让你在陆地上多磨蹭几天。”

  童戚振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瞎猜的,当年我曾经在徐福大方师船队当中看守典籍,无聊的时候上去翻了翻。看到了上面的一段记载,燕生前终身佩戴聚灵石。亡后聚灵石却不知所踪。您几位都是聪明人,燕死后聚灵石不知所终,能藏在哪里了?”

  “废话,还能哪去?陪葬了呗。”这个时候,赶车的百无求头冲着车厢后面的几个人说道:“这个老子都能猜出来,你们人都是这样,那么好的东西活着的时候没有喜欢够,死了也要一起埋起来。就好像下辈子真能用到一样。”

  “我刚刚说过的,您几位都是聪明人。”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程魔王去寻找燕的生死薄了,只要知道了他的尸骨藏在什么地方。便有很大的可能找到那块聚灵石。有了聚灵石,吴勉先生也不用如此的为难。”

  “燕的坟墓里还有什么?”没等童戚振说完,吴勉突然对着他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眼睛还盯着手里的小册子。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不过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车厢里面所有的人,包括赶车的百无求在内,所有的人、妖目光都应留在了童戚振的脸上。

  “那就要挖开之后才知道了。”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他也是传说当中的方士,几件法器和天才地宝是少不了的。再有什么无非也就是陪葬的家眷和奴隶、骏马了。”

  “如果他的坟墓里面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那你也不用到徐福哪里去了。留在那里给燕陪葬。”说话的时候,吴勉终于合上了手里的小册子。随后看着赵文君面前笑眯眯的归不归,说道:“如果妞儿的魂魄旧疾复发和他有关的话,你说要如何处置?”

  “那童戚振这个小娃娃就不能死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着笑容已经开始开始僵硬的童戚振说道:“那说什么老人家我也要帮着他便成长生不老之身,然后在废掉一身的术法。过不了几天,这娃娃可能就要求着外人了结他了。”

  “和寿长公主旧疾复发与我无关。”童戚振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知道突然想到了燕的事情,当年的燕也是伤到了魂魄,凑巧我又知道一点他的事情。”

  “那你就保佑燕的墓地里除了聚灵石之外,再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还是先去华山,小娃娃,老人家我改变主意了。一路上逃跑的机会你没把握好的话,就别想再磨蹭了。直接死在路上就好有本事你就逃,逃不掉就死。”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官路两边已经出现了几个正准备往田里走的乡民。看到了这几个乡民之后,童戚振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们。那几个乡民也不如何去理会马车和上面的人,他们只是扛着农具低着头向前走。

  直到马车从他们的身边经过,跑出去几十丈远之后。几个乡民脸上突然出现了不解的表情,同时看向他们当中带头的那个人。带头的看着远去的马车背影,沉默了半晌之后,说道:“他那边出事了,和前面的人说,不要惊动马车。让他们一直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