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传说当中的人和事

第二百四十八章 传说当中的人和事

  “这事多少也怨老人家我……”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龟缩在玉辇马车的车厢里。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童戚振,他这才继续说道:“上一世吴勉和妞儿大婚之后,她独守空房四十年。熬干了心血也让原本已经愈合的魂魄有了一丝破损,原本这点破损也没有什么,只要她这一世休养生息,也会慢慢愈合的。我老家人以为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也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看了吴勉一眼。老家伙想要说点什么,不过话到嘴边还是住了口。
  
  “因为我……”吴勉替他说了出来,白发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我不应该出现,勾起来她上一世的记忆。她的魂魄因为感受到了上一世的痛苦,引发了魂魄的旧疾。”
  
  百无求皱了眉皱头,对着吴勉、归不已说道:“听你们说的事情也不是那么严重啊,魂魄不是可以养好的吗?那就再养一世啊,小爷叔,这次你要躲躲了,不能再往妞儿的身边凑了。只要看不见你,她的魂魄还是可以慢慢愈合的吧?她魂魄以前那么严重的伤势都可以愈合,这次为什么不行?”
  
  “傻小子,你说反了。这次非但不能让你小爷叔远离文君,他还要主动靠前来弥补上一世的过失。”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吴勉一眼,到见白发男人没有怪罪他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上一世就是因为一别四十年,妞儿想不到积劳成疾才让魂魄破损的,既然已经勾起了上一世的记忆,那吴勉就不能再像上一世那样说走就走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其实吧,这一世的妞儿也不错……”
  
  “闭嘴……”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看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我不信这世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老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再想什么。”
  
  见到说不通白发男人,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老人家我相貌还能在年轻个一百多岁的话,这件事也求不到你身上了。妞儿的魂魄旧疾你是亲眼看到过的,无药可救……只能靠她自己休养生息。刚刚你们俩的婚事八字已经有了一撇,赵文君已经当真了。不能再像上一世那样,一别就是几十年。那样的话恐怕就无法挽回了……”
  
  这次吴勉没有仔反驳他,白发男人沉默了起来。直到回到了府邸,他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小任叁和李广全在府中等着他们,见到了归不归将下巴被摘掉的童戚振带了回来,小任叁有些意外的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老不死的,不是说好了直接弄死他的吗?你这是又打得什么主意?”
  
  “他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虽然名字在格杀令上,不过还是把他还给那个老家伙的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他的术法已经被老人家我封住了,从现在起,我老人家随时随地都和他在一起。就算上茅房也一起去……老人家我忘了你的下巴掉了……”
  
  说话的时候,没有听到童戚振的话,归不归这才想起来他的下巴已经脱臼。当下亲手接上了童戚振的下巴,说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看在你没有几天的份上,需要什么东西,老人家我尽量满足你。”
  
  “多谢归老先生”童戚振活动了几下下巴,随后继续说道:“刚才一路上无意当中听到你们几位的话,我多一句嘴。魂魄损伤的话并非无药可救……传说当中的那位方士燕回,也是伤了魂魄,后来靠着聚灵石治疗,最后也安然无恙。算起来他转世也有十几回了吧?”
  
  燕回在方士一门成立之前的闲散方士,当初他在和其他方士的争斗之中,伤到了魂魄。谁都以为他八成会魂飞魄散的时候,燕回竟然无意当中靠着一块聚灵石很快便治好了魂魄的伤势。只不过燕回这件事的破绽太多,后来有关于他是否真的伤到了魂魄,又是不是被聚灵石治好了魂魄到现在还有争论。就连争论的结果也倾向于燕回并没有伤到魂魄,也没有后来的聚灵石这一说。甚至有没有燕回这个人也有争议,虽然方士一门那个时候还没有成立。不过当时的方士已经有了传承的师徒谱册的,上面从来没有燕回这两个人。
  
  归不归看了童戚振一眼,嘿嘿一笑,说道:“现在你还在耍小聪明吗?找一个连存不存在都有争议的燕回来佐证,娃娃,下次你还是直接说玉皇大帝吧。”
  
  “归老先生以为燕回这个人是杜撰的?”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当年我也不信燕回的事情,不过就是那么巧。当年我在地府见过燕回的生死薄……确实有这个人,生死薄的内容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方士燕回,曾经伤到了魂魄,后来靠着偶然得到的聚灵石重新康复了魂魄。你们不信的话,可以直接像阎君打听。“
  
  看到吴勉、归不归二人都没有表态,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好了,如果你们几位查到的和我说的不一样。那也不用去见大方师了,拿到禁术之后,你们直接了结我就好。”
  
  “等一下,你们在说什么?我们人参怎么听不懂?”这个时候,小任叁一脸不解的看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看到人参娃娃纠结的样子,百无求将归不归说的又对着小任叁说了一遍。
  
  听到了赵文君的魂魄旧疾复发的时候,小任叁当场就不干了。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儿子说得是真的假的?妞儿好端端的怎么就这样了?这几世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说旧疾复发就旧疾复发了……她还有救吗?那个什么燕回的聚灵石,咱们去找那个,妞还有救……”
  
  “老人家我自有分寸……”归不归的话刚刚落下,突然听到大门的位置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高如柏跑了过来,他看也不看昔日的师尊,只是对着老家伙说道:“外面有宫里送来的御膳。我让他们送到厅堂去了。是现在用饭还是再等一等?”
  
  “既然做好了,那你们就去就去尝尝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童戚振一眼,说道:“你应该是辟谷的。和老人家我再说说燕回的事情。这一世他投胎在什么地方?”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童戚振正在看着他昔日的弟子。见到高如柏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之后,童戚振这才叹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那时候并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我并没有细看。不过是真是假阎君一定知道的,你们还不如去地府找到阎君。”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该去问的话,老人家我一定去问阎君请教。不过我老人家如果是你的话,现在还是想想见到了徐福之后,应该怎么说话吧?”
  
  这两句话说完,高如柏再次回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高管家这才看了童戚振一眼,随后凑到了归不归的耳边,说道:“外面又个小道士自称所司天监监正、护国真人董棋超的弟子,他说下午的时候,董真人带着他这些年积攒的细软离开了衙门和府邸,现在皇帝正在召见他,四处都找了找不到人,来我们这里碰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