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生擒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生擒

  看了一眼归不归手中的魁兽牙,童戚振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是应该心平气和的谈谈了,不过谈什么也应该有些资本的……”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对着归不归抛了过去,说道:“这是给归老先生的见面礼,这样的瓶子我身上还有几个,归老先生千万不要客气。”

  “就知道你会把瘟苗带身上,这么大的见面礼。老人家我都不好回礼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拔掉了瓶子上面的木塞。将瓶口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后他做出来一个惊人的举动,竟然仰脖将瓶子里面的液体喝了下去。看到了归归不的这个举动之后,童戚振脸色的笑容瞬间有些凝固,不过转瞬之后,他便又恢复了正常。

  归不归喝干了瓶子里面的水之后,咂巴咂巴嘴,冲着童戚振嘿嘿一笑,说道:“知道你敬老,不过下次换点蜂蜜水,总比这样没滋没味的清水好一点。”

  扔给归不归的瓷瓶里面果真装的是井水,童戚振手里的瘟苗没有几瓶了。他不敢像之前那么奢侈,除了身上带着的几瓶瘟苗之外,他还做了一瓶假的。找来个一同样的瓷瓶,里面装着的却是清水。想不到面前这个老家伙直接拆穿了自己的心思……

  童戚振笑了一声,随后再次掏出来一只瓷瓶扔给了归不归,说道:“如果归老先生渴了,这里还有一瓶清水,拿去解渴吧。”

  “这瓶子里面的水老人家我是不敢喝了,里面的东西喝下去,就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扛不住。”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小心翼翼的将这瓶瘟苗放好,随后继续对着童戚振说道:“人老家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样的禁术,不过算起来也应该差不多了,就少这颗犬齿了吧?可惜这颗牙齿世上只有我老人家手里这一颗。魁兽当年是妖兽之王,除了这一颗犬牙之外,剩下的牙齿连同骨骼都化为灰烬了。你想要这一颗魁兽齿,是不是应该那点什么像样的东西来交换呢?”

  “归老先生说的是,妖兽之王的牙齿自然不能凭空得来。”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又从怀里摸出来一支瓷瓶来。对着归不归说道:“那我用汴梁城百万百姓的性命来和归老先生交换,如何?”

  “又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童戚振你总不能一直用别人的性命来要挟我老人家吧?或许哪一天老人家我想明白了,不除掉你,后面会有更多的百姓会被荼毒。说不定一狠心就了结你了,这样又是何苦?”

  “这里是开封汴梁,不是番邦幽州。在这里引发瘟苗的话,会牵扯到国运的。更别说这里还有百万百姓……”童戚振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还有几头大象在撞击观武楼,伤到了皇帝无所谓。不过一旦伤及了文君小姐,那就不是我的本心了。您和吴勉先生不会把那几头大象的罪过算在我的身上吧?”

  归不归古怪的看了童戚振一眼,说道“娃娃你这次你玩火小心烧到自己,知道为什么老人家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你吗?吴勉亲自去了观武楼,你想的不错,让我们的注意力都在观武楼上,这边方便你来偷去老人家我的家底。可惜了,如果不是你画蛇添足,一定要百无求那傻小子印证大象不是妖兽,反而引起了老人家我的注意。不是妖兽便不能收你的控制了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童戚振说道:“不过看在徐福那个老家伙的面子上,这次老人家我还打算放你一码。只要你把手上的瘟苗交出来,这颗牙齿还是你的。你要走,我老人家也不会留你在这里吃饭。快点决定,等到吴勉回来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

  童戚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归老先生您已经决定放我一码了,这样好不好?您把魁兽齿给我。我马上离开,至于瘟苗您老人家也不用担心,戚振我一定小心看管,绝对不会遗失的。不过如果收到了什么阻吓,说不定当中碎了一瓶两瓶的,那就不能怪我童戚振了……”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两只手里已经各自出现了一支瓷瓶。瓷瓶在手,他这才松了口气,冲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当初徐福大方师是要保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血脉,不过要自保的话,误伤了文君小姐,那就没有办法了。毕竟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归老先生,你现在和吴勉先生传音,让他将文君小姐带走,或许还来得及。”

  “老人家我说牛,娃娃你偏偏说马。既然说不到一起,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开始慢慢的向着童戚振的方向走了过去。

  童戚振没有想到赵文君加上京城百万百姓的性命都阻止不了这个老家伙,他微微皱了皱眉之后,说了一句:“希望刚才归老先生已经向吴勉先生传音了……”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两只手同时捏碎了手里的两个瓷瓶……

  不过瓷瓶被捏碎之后,并不像上次在幽州那样,里面的绿色液体直接气化。而是流淌在了地上,和一般的液体也没有什么区别。这时,童戚振反应了过来,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一直以为归老先生您是得了广孝禅师的提示之后,才知道我要来这里的。原来您一早就算到了,这样的**阵法可不是一两个时辰就能摆下的。这次看起来魁兽齿我是拿不走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是啊,这个**禁阵最晚忙乎了我老人家一宿。毕竟是瘟苗嘛,泄露出去一点点就是老人家我的罪过,**禁阵是六层,为了你老人家我足足摆了七十二层。这样严严实实的,总不会再有瘟苗外泄出去吧?”

  童戚振苦笑了一声,将身上剩下的几瓶瘟苗都取了出去,抛给了归不归之后,说道:“看来这次是我输了,不知道归老先生会怎么处置我?是在这里了结呢?还是将我送到徐福大方师驾前处置?”

  “那就要看娃娃你了”归不归将几瓶瘟苗收好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娃娃你把禁术交出来,老人家我就送你回去见徐福。如果你不交出来的话,那就只能在这里送你去轮回了。虽然我老人家不会将你魂飞魄散的,不过你要想想当初在地府惹下的乱子,阎君会不会放过你。”

  “原来归老先生您也在打禁术的主意……”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好,那我将禁术交给你们。不管怎么说还能多活几天,死在大方师手里也是我命运使然。禁术被我藏在华山的洞府当中,就差一枚魁兽齿便大功告成。我将地址告诉归老先生,您派人去取吧……”

  “娃娃你的东西,老人家我怎么好派人去取?”归不归看着童戚振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是辛苦你一趟吧,华山我们一起去,禁术你亲自去取,老人家我也不用担心你会不会在当中施展手段了。”

  这时候,库房外面传来了百无求的声音:“老家伙!你完事了没有?抓住那个王八蛋了吗?直接弄死就行了,和他废什么话?你叔叔那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不过他被皇帝拉着不让走,怎么办?老子去把他抢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