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长公主

第二百四十一章 长公主

  这时候,百无求有些不满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等一下,老家伙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连老子都不相信吗?老子好歹也是干过几年妖王的,大象是不是妖兽老子能不知道?你直接问老子啊……”
  
  “老人家我都看不准,当然找个明白人问问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别看你做过妖王,对妖兽还真没有李广全明白的多。既然算不上妖兽的话,就那是我老人家想多了。”
  
  这时,高如柏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百无求和小任叁在外面疯了一天,早已经饥渴难耐,当下也不理会什么大象是不是妖兽了,到了厅堂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归不归倒是不着急,他叫过来李广全,继续说道:“象舍那边你都检查了?没有发现咒文什么的?”
  
  “我前后转了两圈,没有看到可以控兽的咒文。”李广全心担归不归不信自己,当下继续说道:“控兽我们潜宗是行家,真有咒文的话一定逃不过我的眼睛……”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广全顿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开始开口说道:“还有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要离开的时候,有一批太监和侍卫去象舍看热闹。董棋超也混在当中,他应该是看到我了,不过没有过来打招呼。好像还有躲着我的意思……”
  
  再次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归不归似乎并不感到外意。老家伙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年头谁都爱看热闹,他董真人也不例外。既然说到他了,那老人家我就多嘴再问一句。你说它炼制的孽到了什么程度?这个你是行家,一定知道的。”
  
  “这个您老人家难倒我了,有关孽的事情都是我们潜宗门人之间的口传。对这种怨兽知之甚少……”李广全想了片刻之后,还是给了归不归一个答案:“应该是少了最关键的一环,现在它炼制出来的怨兽虽然有了孽的雏形,不过还是无法超脱生死大关。死了的孽就不是孽。而且它们的心脏还是红的,也不符合孽的特性。再控兽一道董棋超少了最关键的一部分,如果他能顿悟的话,三五天可能就会想明白,不过如果他走进了死胡同,这一辈子也别想绕出来。”
  
  “老人家我明白了,去吃饭吧。百无求那傻小子今天在外面疯了一天。你去晚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看着李广全向着厅堂的方向走去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看起来他借力借的不彻底啊,要不然的话现在他家已经成了孽的兽园了。”
  
  此时,吴勉也起身慢悠悠的向着厅堂走去,白发男人边走边说道:“钓鱼的时候,总不能让鱼先吃饱了。下了鱼饵后面自然就是鱼钩了……”
  
  看着吴勉远去的身影,归不归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只要你不咬钩,老人家我还是可以和你聊聊的。小王八蛋你可要想好了……”
  
  赵文君册封长公主的典礼原本是不打算大搞的,依着赵元昊的意思,无非就是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去皇宫谢恩,然后大家改口在公主之前加个字就得了。不过就在前一天突然得知皇后娘娘要亲自来为赵文君宣读册封诏书,这样一来想不大办都不行了。所以直到前一天归不归才收到了请柬,为了这个赵元昊心里还有些打鼓,这几个大修士不会怪自己怠慢了吧?”
  
  皇后娘娘不能耽搁太久,册封典礼定在了中午举办。一大清早,来贺喜的官员便挤破了赵王府的门槛,赵元昊在京城做闲散王爷十几年了,虽然是王爵不过毕竟没有什么实权,这么多年也没有几个官员来走他的门子。现在赵王爷的行情起来了,京城的官员都怕赵王挑理,这才拼命的钻营,想方设法的在赵王爷眼前混个脸熟。
  
  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赶到的时候,赵王府已经是人满为患,连院子里面都找不到可以立足的地方。好在赵王府的管家认出来这几个救过公主的恩人,当下将他们几个人请到了侧室休息。
  
  透过窗户看到王府人来人往的样子,百无求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妞儿家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当年妞儿她爸爸在金陵做土皇帝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看看外面这些官儿,一个一个人某狗样的,你们早干什么去了?”1.
  
  “傻小子,谁也没有想到赵元昊会突然涨了行市。”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再有瞎眼的敢对他们爷俩无力了。妞儿这一世做了太平公主也算是不错了,只是可惜富贵是有了,姻缘却不知道在哪里?”
  
  老家伙说这话的时候,两只妖物的目光都盯在了吴勉的脸上。百无求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两句俏皮话,不过想了想一会归不归的下场,还是闭上了嘴巴。这个黑锅老家伙自己背就好了,自己犯不着替他分一半。
  
  不过还没有等到吴勉说点什么的时候,赵王府外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随后就见赵元昊父女俩急急忙忙的赶到了门外,没过多久随着一阵礼乐想起,就见赵元昊父女俩引着一位身穿凤袍的少妇,在一队护卫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
  
  看到了少妇进来之后,站在院子里的官员纷纷下跪,对着少妇口称皇后娘娘千岁。侧室里面的小任叁见到了少妇之后,眼睛当场就亮了。小家伙咯咯一笑,说道:“这都多少年了,总算见到一个像点样子的娘娘了。看看人家才叫娘娘,以前那些还赶不上娼馆里面的姑娘。”
  
  就在小任叁感叹娘娘美貌的时候,皇后免了中官员的礼。她拉着赵文君的手,边走边说道:“过年的时候,叔叔带着文君进宫的时候,本宫就说这孩子一天一个样,再过一年半载的说不定变成什么样的美人儿了。看看,本宫说的不错吧。比那时候更漂亮了,我要是个男人,都想把你这个小美人儿娶回家。”
  
  两句话说完,赵文君脸上已经一片绯红,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皇后又笑了起来。这时候,赵元昊在一边客气了两句:“如果是在一般小门户里,文君的模样也到说得过去。不过和皇后娘娘您站在一起,她变逊色了不少。说起来美貌来,谁又能和皇后娘娘您相提并论?”
  
  “说文君嘛,叔叔你怎么说起我来了难为我这个老太婆了……。不要”几句马屁拍的皇后眉笑颜开,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是一阵骚动,随后就见一位身穿粗布僧衣的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和尚之后,皇后竟然停下了脚步,冲着和尚说道:“广孝大师,您来晚了,一会可要罚你为我们和寿长公主多念几遍添福添寿的经文。”
  
  从外面进来的和尚竟然是许久不见了的广孝,之前他曾经在京城的福缘寺出现过几天。等到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去寻他晦气的时候,这和尚竟然逃之夭夭了。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赵王府,而且明显是和皇后商量好了。
  
  “这个是自然的,和尚我还为和寿长公主准备一个贺礼。”说话的时候,广孝从袖子里面取出来一只不知道什么石头打磨出来的手镯。将手镯递到了赵元昊的手上,说道:“和尚的一点心意,还请长公主不要嫌弃……”
  
  侧室里面的归不归看到手镯之后,笑了一下,说道:“这次广孝算是下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