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尝试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尝试

  对董棋超的话,童戚振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他微微一笑之后,说道:“那就太可惜了,不过我能问问为什么吗?是董真人你还打算回到归不归的门下?不过以我对他老人家的了解,未必会让您再吃回头草的。”

  “这个不需要你替我操心……”董棋超看了童戚振一眼,他还是不敢得罪这个方士。顿了一下之后,董真人缓和了一下语气,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出现的事情告诉别人的。丹药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你知道的……我也需要长生不老的身体……”

  “看来今天我和那长生不老之药无缘了。”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从怀里拿出来一本小册子。看了董真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董真人什么时候改变了想法,还想做这个交易的话,随时都以可找我。只要你在司天监衙门大门上画一个十字,我就再来见董真人。为了表示诚意,这个送给真人……”

  说话的时候,他将手里的小册子分出一半撕开。随后将前面一半的书册给了董棋超,轻声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册子里面的东西是真是假,真人看看这个便什么都明白了……不打扰了……”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当着董真人的面施展起来五行遁法,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着看对面空荡荡的位置,董棋超心里一阵恍惚,如果不是手里有了这个小册子,他已经开始怀疑,刚才是不是真有个人在和自己说话。

  犹豫了一下之后,董棋超还是翻开了小子册,看着上面记录着有关将动物转化成孽的方法。其中很多的法门就是李广全都没有对他说过,只可惜在最要紧的部分内容断掉了……

  董棋超拿着小册子进了府中的密室,从地下的暗格当中将当初归不归送他的那颗丹药拿了出来。想起来当时的场景,董真人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为什么会落得现在这般光景……

  几天之后,皇宫传来消息,皇帝册立了八岁的幼子赵祯为皇太子。当天一共有三道圣旨传出皇宫,除了册立皇太子之外,还有增加赵王赵元昊双王俸禄,仪仗加倍,和太子同礼王冠上增加一颗东珠,这样的封赏在王爵当中也是头一份的,几乎已经和太子持平了

  就在京城百官莫名其妙的时候,第三道圣旨下来,册封赵王赵元昊之女安寿公主赵文君为和寿长公主。虽然看着长公主只是比公主多了一个字,不过按着宋律只有皇帝的同辈姊妹,或者长辈皇姑当中也有少部分人才能得到这一殊荣。在藩王长女之中得到长公主封号的,赵文君还是第一人。

  一天之内,三道圣旨下来怎么看都是赵王父女俩得到了最大的实惠,那位八岁的太子反而有些暗淡无光。一时之间,京城当中的文武百官都在猜测在京城闲晃了十几年的赵王为什么突然间便得到了皇帝的青睐?

  一时之间,来往赵王府的官员络绎不绝,看皇帝的样子这是准备重用这位赵王,这些官员都打算来烧烧赵王这口热灶。

  吴勉、归不归的府邸这段日子倒是风平浪静,除了董棋超时不时的来府上哭一鼻子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四五天之后的上午,高如柏走到了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归不归身边,将手里的名刺和请柬递给了老家伙,说道:“外面有赵王府的管家,说明天是和寿长公主的册封大典,赵王殿下请您和吴勉先生过府观礼。”

  “明天的典礼,今天才把请帖送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收下了请柬,继续说道:“看在文君公主的面子上,老人家我也不和他一般计较了。和他们的管家说,到时我们一准到……”

  就在归不归吩咐高如柏的时候,李广全从外面走了进来。等到高管家离开之后,李广全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老人家,我有一事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

  看着李广全扭扭捏捏的样子,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嘴巴长在你的身上,想说就说,客气什么?是董棋超的事情吗?”

  听到老家伙直接说出来那个人的名字,李广全先是一愣,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您老人家真是活神仙,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是这么回事,这几天我看到孽有点不对劲,它比以前急躁了很多,一到晚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昨天晚上我也没跟您商量,自己跟着它走了一趟。结果在城外的八里山上,看到了董棋超的管家在焚烧这个……”

  说话的时候,李广全从身后背着的袋子里面,掏出来一只浑身上下墨汁一般黑的死老鼠来。归不归看了一眼,嫌它肮脏没有伸手去拿。这只死老鼠张开的嘴巴里露出来两颗黑色的门牙,从外表看起来和孽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归不归脸上露出来厌恶的表情,李广全将死耗子放回他背后的袋子里。潜宗就是和这样的死动物打交道,他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异样。收好了老鼠之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应该是董棋超担心在自己府中焚烧这样的怨兽会给自己带来灾祸,这才让管家远远找个没人的地方处理掉。我趁管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出来这样的一只死狗和这一只死老鼠。那条死狗被我剖开检查了被脏,除了心脏之外,其余的血肉、内脏和骨骼都变成了黑色……”

  归不归皱了皱眉头,对着李广全说道:“他连成了?这还真是一日千里。什么时候开始董棋超的本事这么大了?”

  李广全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回答道:“应该是还没有炼成,当年我潜宗的师尊曾经说过,孽是从里至外皆黑。哪怕是它还有一点点正常的地方,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孽。况且它们还都是死物,不过就是这样,董棋超的进展也吓到我了。当初就算我帮他,也触及不到皮毛。现在能有这种程度的进展简直不可思议……”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广全想起来了什么,随后他继续说道:“还有那只孽,它看到死狗死耗子的时候,也是满脸的惊恐之色。我还是从来没有见到它会被吓成这个样子,看起来应该是它想起来当初自己被炼制成孽的往事。怎么说的话,董棋超的进展没有走一点弯路,这个就是我们潜宗以前的宗主、长老来做,也不可能一点弯路不走,直接就到了这种地步的……”

  “看来老人家我真是小看这个董棋超了,他的身边还有高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李广全说道:“这件事老人家我知道就好了,你先不要和别人说。还有,什么死狗死耗子的赶紧处理了。你这只手用火碱好好洗洗,还有这身衣服都换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你直接说,别让老人家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起惊吓。”

  李广全陪着笑脸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寝室收拾。

  这时候,吴勉懒洋洋的从后堂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李广全之后,白发男人坐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你那弟子也是不省心……”

  知道吴勉一直在偷听,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现在可不算是老人家我的弟子了,做不做弟子无所谓,可千万别成了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