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骚扰的代价

第二百三十一章 骚扰的代价

  最晚半夜的时候下了一场细雨,吴勉听到了雨声之后便睡不着了。他惦记着八里山之外的那一片竹林,算着第一批新竹差不多成材了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吴勉便起身离开了府邸。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白发男人从马厩里牵出一匹白马。骑着马一路溜溜达达的到了八里山的竹林当中。

  吴勉赶到竹林之后不久,开始有不少汴梁城的居民也过来欣赏雨后的竹林。当中还包括了不少京城的达官贵人,因为之前在竹林当中发现了一棵紫竹。便被当作祥瑞报给了皇帝,过几天皇帝便要亲自前来观看。担心到时候紫竹会被迁移到皇宫当中,因此这几天前来观看竹林的人便越来越多。

  当初成就竹林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也没有想过独享。白发男人只需要三五棵新竹,剩下的随便当地百姓取用。只不过吴勉嫌观竹的百姓有些嘈闹,当下他便走进了竹林的纵深之处,在当中寻找自己脸器用得到的新竹。

  不过虽然最晚经过了一场细雨,这竹林的长势还是让吴勉有些失望。转了大半天只找到了一两棵自己用得到的新竹,看起来怎么样也要再等几天才能凑齐自己需要的数量。

  当下,有些失望的吴勉顺着原路返回,正打算马骑回府的时候,突然看到竹林入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其中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扯着嗓子喊道:“别以为我们是小门小户来的,你们再敢纠缠我们小姐的话,小心我家老爷动怒,将你们一个一个都砍了头!”

  吴勉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几个身穿华服的恶少,拦了住前来赏竹的两个姑娘。其中一个正是他上一世的妻子,这一世赵王府的安寿公主赵文君。只是现在的妞儿也身穿丫鬟的服饰,看起来应该是瞒着赵王,偷换了丫鬟的衣服偷偷跑出来赏竹的。

  此时的赵文君眉头微皱,躲在丫鬟的身后。说道:“算了……我们不与他们争执,春香我们回去。今天算我们倒霉就是,这竹子也没心情看了。”

  “说走就想走?小妞儿,刚才你撞了我们兄弟怎么算?”其中一个恶少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对着文君小姐说道:“我那兄弟还没娶老婆,正经的黄花大少爷。你现在撞了他,就是坏了我兄弟的名声,你让他还怎么能娶妻生子?这样,你就跟了我兄弟,实话实说们我都是太子殿下的管家。等到太子登基之后我们便都是朝廷大官,便宜你们两个小妞儿了。“

  几个恶少的确是太子赵祐的家奴,在太子府虽然为奴,不过出了太子府之后他们仗着太子的势力,在京城无恶不作。开封府关于他们的案子已经有一人多高,却没有人敢治这几个恶少的罪。

  因为过几天皇帝要亲自前来八里山观看祥瑞。此次之行是太子主持,当下派了自己的几个家奴会同开封府将此地圈禁起来。准备修缮一座供皇帝休息的观景台,这几个恶少来的早,见到开封府的官人还没有到,便开始无事生非起来。

  他们几个人在前来观竹的少妇长女身边蹭来蹭去,见到有长相标致的便上去掐一把。他们人多势众的,也没有人敢上前和他们理论。就在这个时候,偷偷从赵王府流出来的赵文君带着贴身丫鬟紫娥进了竹林。

  她们俩之前跟随赵元昊来过竹林玩耍过,对这一片清新雅正的竹林赵文君十分喜爱。听府中的下人们说到这片竹林再过几天就要整体的迁移到皇宫当中,赵文君便想着再来游玩一次。只不过这几日赵王有要事在身,无法陪同前来。赵文君胆子大,便偷偷换了小丫鬟的服饰,带紫娥溜出了王府,到竹林当中游玩。想不到会被这几个太子府中的恶少调戏。

  看到了赵文君的相貌出众,几个恶少便一起围了过来,将这位安寿公主夹在当中。原本他们只想占占便宜,没有想到其中一个恶少见到了文君小姐的美貌之后。竟然动了色心想要将她抢回家,和带头的恶少商量了一下之后。那人便装作被赵文君撞倒,想要趁着两个姑娘慌张的时候,将她们俩抢回府中。

  看着这几个恶少对自己动手动脚,赵文君的怒气上涌。对着自己的丫鬟说道:“紫娥,你告诉他们我是谁!对本宫无礼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小丫鬟之前一直不敢透露赵文君的身份,现在看起来不说不行了。当下紫娥大声喊道:“你们几个瞎了眼的畜生听着,我家小姐就是赵王府的千金,陛下亲封的安寿公主!你们竟然敢公然冒犯公主,还要脑袋不要了……”

  这两句话一出口,几个恶少开始犹豫了起来。不过那个带头的呵呵一笑,指着两个姑娘身上的丫鬟服饰说道:“你们谁见过公主穿这个的?这两个小浪蹄子不知道是谁家的丫鬟,现在害怕开始胡说八道的。老三,想要美人儿哥哥就成全你,有种的话现在你就带这个小妞儿回去。你们现在就洞房,办完了太子殿下的差事,我们一起到你府上喝喜酒……”

  这人一起哄,其他的恶少胆子便大了起来。当下帮着那个老三上来就咬绑人,吓得两个姑娘连连尖叫。因为这些恶少的恶名远播,虽然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制止他们的恶行。

  就在这个时候,吴勉走到了他们当中,将两个姑娘从恶少手中拽了出来。让她们俩藏在自己的身后。这倒不是白发男人心软了,只不过他担心这一片竹林沾染到血腥之气,坏了他炼器的大事。

  见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只是转了一圈便将两个小丫头拽走了。几个恶少脸上都是一片茫然,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带头的那人指着吴勉的鼻子说道:“白头发的,这两个丫头是我们太子府的逃奴,我们封了太子殿下的钧旨前来拿人。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别多管闲事啊。闪开……”

  这人说话的时候,吴勉回头看了赵文君一眼,说道:“晕血吗?”

  赵文君开始没明白这个白发男人什么意思,正在她错愕的时候,见到这个男人又将头转了回去,随后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好好的一片竹林,还有几天就可以收获了,可惜……”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我明白了,你是准备前来刺杀陛下的刺客……”带头的恶少见到这个白发男人完全不理会自己,感觉到像是受了什么羞辱一样,拔出自己的短刀冲着吴勉的前心猛刺了过来。他动手的时候还在大声叫喊:“兄弟们!拿下这个刺客……”

  被带头的一提醒,几个恶少纷纷拔出来自己的短刀,向着白发男人冲了过来。赵文君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大喊了一声之后,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白发男人受伤身亡的惨象。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闭眼的一刹那,双眼皮就好像灌了铅一样,随后一阵无法抵挡的睡意袭来,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带头恶少手中的短刀已经刺到了吴勉的衣服上。就在刀尖接触到衣服的一刹那,他手中短刀刀刃上突然闪过了一道火花,眨眼之间火花变成了大火将他包裹了起来。

  其余的几个恶少已经冲到了吴勉近前,正要动手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懵了。当下不知所措的看着已经找起大火的同伴,想要过去救他,却不敢靠前。此时,吴勉将沉睡倒地的赵文君抱了起来,回头看了几个准备逃下山的恶少说道:“下辈子重新做人之后,记得离她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