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恩断

第二百二十九章 恩断

  李广全是潜宗出身,时常便会偷几具尸体的残指和妖兽作嫁接。这个归不归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方士一门和潜宗都认为人死之后魂魄轮回,尸身只是一具等待着腐烂的肉块而已。想不到他会把董棋超也拉拢进来。毕竟董真人还是自己的弟子,两个人偷取尸体这件事传出去自己成了什么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归不归怂恿弟子做的。

  当下,归不归皱着眉头对二人说道:“李广全,你们潜宗的事情老人家我不管。不过董棋超是我老人家的弟子,你把他拉下水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董棋超,别人叫你干嘛就干嘛吗?你就不能用脑子想想该不该做……”

  “老人家您可能有点误会,这次不是我带着董棋超去偷尸的,那是您的高徒逼着我去的。”这时候,看到董棋超没有一点替自己辩解的意思,李广全忍不住开了口说道:“这些年他一直拉着我研究孽的事情,你这高徒打算炼制人形的孽。需要刚刚下葬还没有腐烂的尸体,原本我想着先用动物试试水。顺利的话一二百年之后在制炼人形的孽,不过您这高徒一定要直接从人开始试炼。如果不是我拦着的话,他直接就用活人下手了……”

  李广全说话的时候,董棋超低着头不言不语。他这样子已经算是默认了李广全的话,当下归不归眯缝着眼睛对自己的弟子说道:“老人家我在等着你的解辩呢,你不解释解释吗?还是说人家李广全说的没错,你不需要解释?”

  董棋超不敢去看自己的师尊,当下低着头说道:“弟子也是好奇,想看看人变成孽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弟子有些心急了,回去之后不会再用尸体炼制孽了,还是按着李广全说的,先用动物试试水……”

  “你还敢继续?”归不归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老家伙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老人家我对你疏于管教,觉得你是护国真人了,不需要我这个老家伙在你身边唠唠叨叨。想不到董真人你竟然还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为了你自己那点小心思,还打了活人的注意。现在我老人家亲口对你说不许打再孽的主意,把老人家我那只黑猫换回来……它还活着吗?”

  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段日子没见过那只黑猫了。当下急忙向他们二人询问黑猫的下落,这个孽徒千万别打它的主意……

  好在李广全马上回答道:“这个您老人家放心,不到最后一步是不敢动那只成型的孽……”说话的时候,他看了董棋超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那只孽您接回来也好,毕竟那也算是大凶的怨兽,待在司天监也不好,毕竟那里距离皇宫太近了。”

  李广全明显是话里有话,归不归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再不把那只黑猫带回来,恐怕早晚要要被董棋超弄死之后研究它的尸体……

  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现在你就去黑猫抱回来,如果日后让老人家我听到你再敢打孽的主意,那……”

  “那就要斩断你和我的师徒缘分吗?”董棋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归不归都有些反应不来。自打收了他做弟子以来,董棋超对自己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什么时候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看来董真人已经做好了退路啊,连这样的话都替老人家我说出来了。”归不归又恢复了他笑眯眯的样子,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既然董真人都想好了,那么今天老人家我就随了董真人你的意愿。现在起,你我的师徒名分已断,我老人家的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菩萨。董真人还是另投名师,不要再在我这小庙里屈就了。”

  看到他们师徒俩呛了起来,一边的李广全便尴尬的咳嗽一声,他陪着小心说道:“老人家,董棋超不是那个意思,您看我的面子上,别和他一般见识……”

  “李广全你住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归不归看了董棋超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做了几十年的护国真人,见多识广已经不把我这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那我老人家也不能耽误了董真人……”

  是,我做了二十六年的护国真人,请问归大修士你教过我多少术法呢?”这个时候,董棋超突然打断了归不归的话,随后继续说道:“当年你收我为徒,不过是贪图我司天监监正的官位可以方便进出皇宫。替你看守那些天才地宝,当年我不过是借用了一点点,你马上就加了阵法让我无法靠近。你断了我长生不老的念头,我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如果不是你防我在前,我有何苦去打孽的主意?”

  看到董棋超突然发作,李广全苦笑着又要去劝他。不过却被归不归拦住,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你不要阻拦董真人,让他把话说完。老人家我也想听听到底我还做了什么对不起董真人的事情。”

  见到已经撕破了脸,董棋超索性把归不归得罪到底了。他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你收我为徒,可曾教授给我什么术法吗?除了一些驻颜养生的法门之外,我还学到了什么?养生一道天下修道门派都有所长,我还用从你这里去学吗?”

  “说得好,那我这个老家伙就不耽误董真人的远大前程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他伸出来了巴掌,说道:“当年老人家我收你为徒的时候,曾经给了你一颗长生不老之药。那颗药丸是给我老人家弟子的,既然你我的师徒缘分已尽,董真人是不是把那颗药丸还给老人家我呢?”

  听到归不归问他索要长生不老药,董棋超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那颗药丸我已经转送他人了,归大修士你如果不满的话,可以拿走我董棋超的性命作为赔偿。”

  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董棋超说道:“一颗药丸而已,没有董真人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希望那颗丹药没有送给我老人家的对头就好……高如柏!董真人要离府了,你替老人家我送一下……”

  片刻之后,高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面额气氛不对之后,他也没有多说话,站在门口等着董棋超出去。

  此时董棋超有些后悔刚才的话了,不过正如归不归说的那样,他做了几十年的护国真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偷走老家伙家底来换取功名的董道士了。这些年来连皇帝和他说话都要客客气气的,董真人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不会再低声下气的求人了。

  当下董棋超仰着头从这座府邸当中走了出去,这时候,李广全坐立不安的对归不归说道:“其实也没多大的事,这事也怨我,当初如果不是我多嘴,说了孽的事情,董棋超也不至于这么痴迷……”

  “这件事和你无关……”归不归坐在了椅子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和董棋超的师徒之缘已经尽了,就算没有你也改变不了。李广全你回去休息吧,过几天老人家我就带你去见孙无病。你准备一下……”

  看着李广全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在当时一门也是这样,看来老人家我真是不适合给人家当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