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灭口的代价

第二百二十五章 灭口的代价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摸出来了四瓶瘟苗,放在了身边的棺材盖上。说道:“这四个瓶子里面装着得就是瘟苗,陛下你要小心拿放……”

  童戚振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一名修士小心翼翼的将四个瓶子拿起来,递到了妖王身边的桌子上。妖王拿起来其中的一个瓷瓶,看了一眼之后,说道:“谁能想到这么小的一个瓶子,打碎之后便是几万条人命。人那么脆弱,却要占据这么好的地方休养生息。妖物倒是强壮,却被你们赶到了妖山上。这世道公平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妖王的脸上突然多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来。随后它的手一滑,手里的瓷瓶没有拿住,掉在了地上瞬间碎成了数块,随后里面流淌出来一股透明的液体。

  “失手碎了你的瓷瓶,真是得罪了。”见到瓷瓶摔碎之后,妖王脸上的笑容更盛。而那几个来保护它的修士脸色却是大变。他们都知道瘟苗是什么东西,妖王几乎就在这几个修士的脚边‘失手’打碎了瓶瓷。他们几个人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过他们几个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变化,看着这几个修士活蹦乱跳的样子。妖王先是皱起来了眉头,随后突然醒悟过来,指着童戚振说道:“你不是童戚振!你是吴勉、还是归不归?”

  “一个疯子就足够了……想不到还能遇到第个二。”‘童戚振’看到妖王故意摔醉了瓷瓶之后,他心里便明白装不下去了。虽然猜到了妖王可能会提到这几瓶瘟苗,不过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妖王和童戚振是一样的疯子。

  当下‘童戚振’的相貌在这几个修士的面前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乌黑的头发瞬间变得雪白,相貌也变成有些偏白,习惯用眼白看人的吴勉。

  看到了白发男人变回到了本来的相貌之后,妖王想起来白天伤在他法器之下的那一幕,当下并不敢轻易的冲上去。指着自己的几个修士护卫说道:“他就是吴勉,谁能了结他,我送你们后半世取之不尽的天才地宝……”

  不过妖王说完之后,那个几修士却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样子。他们反而同时转回身面对着妖王,其中一个当头的对着妖王说道:“陛下,刚才那个瓷瓶真是滑落的吗?还是说陛下你早已经准备好要将我们几个人灭口了?”

  妖王刚才的确有趁机把这几个修士灭口的打算,它以为这次来的目地已经达到。手里的四瓶瘟苗正好用来在京城造成一场大混乱,汴梁马上就要开始爆发一场大瘟疫。人世间的皇帝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了自己的妖山。这几个修士虽然可惜,不过投奔到妖山的修士也不止他们几个。自己还有替换的。

  没有想到瓷瓶里面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瘟苗,当下妖王马上便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不过为时已晚,原本将‘童戚振’围在当中的修士们也反应了过来。而刚才被他们围住的白发男人现在则坐在棺材上,用好像在看白痴打架一样的眼神看着妖王和那几个修士。

  “你们真以为我需要蝼蚁一样的人来保护吗?”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面前的修士虚劈了一掌。随着它的动作,对面的修士直接化成了一道人形的血雾。剩下的几名修士没有想到妖王会突然动手,原本他们是想最后在妖王身上落点好处的。想不到它竟然直接下了杀手……

  之前妖王从来没有在这些修士面前显露过本事,这几个修士虽然被妖山招募,却不知道妖王的来历,还以为它的妖山之主也像人世间的皇帝一样,从父辈那边继承而来。在他们心中,它和其他的妖物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命好一点有个当妖王的爸爸,现在才知道自己这点本事妖王根本不放在眼里。

  “你们守在我的身边,只是为了替我遮挡妖气的。现在明白了吗?”妖王说话的同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修士的面前。伸手向着他的面门抓了下去,趁着这个机会,周围的几个修士纷纷举起来自己的法器,向着妖王的身体砍了下来。

  妖王根本不理会砍向自己的法器,伸手扣在了修士的面门上。就在它的手掌接触到修士面前的一瞬间,这个人的人头好像爆裂的西瓜一样,从里面爆开。红白之物向外四散,溅到了周围其他的修士身上。

  此时,三四件法器已经砍在了妖王的身体上。不过只是砍碎了它的外衣,没有对妖王的身体造成一点点的伤害。

  这个时候,修士们才明白妖王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当下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转回身向后逃窜,盼着自己能比其他的同伴跑的快一点,趁着同伴丧命的时候,腾出片刻的时间自己施展五行遁法。可惜他们明白的太晚,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逃窜了。

  看着几个修士要逃,妖王对着他们的背影打出去几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妖火。这几个火球不偏不倚打在了几个修士的后心上,这几个修士瞬间被黑色妖火包裹了起来。他们连惨叫、哀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个已经逃到了吴勉身边的修士还有一线生机

  这个修士算事机灵的,见势不好直接向着白发男人身边逃了过去。边逃边说道:“大修士救我……我们二人联手还有机会,否则你我都要死在这里……”

  “谁说你是人了?”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这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是会说人话的都叫做人……”

  这名修士看到白发男人不可能帮自己,当下只有咬牙继续向大门外跑去。如果妖王此时杀过来,不管吴勉愿不愿意都要和它战在一起。到时候他便有了逃生的希望。打好了这个算盘之后,他还故意的向着吴勉的身边靠拢了几分。

  就在他从白发男人身边经过的一瞬间,原本好端端坐在棺材上的吴勉突然抬脚勾了此人一下。这名修士的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倒了到了。就在他想要爬起来继续逃命的时候,身后一个黑色火球打过来,怔打在这修士的后心上。

  火球击中此人之后,这名修士瞬间浑身上下着起来黑色火焰。他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便被烧成了一道人形的灰烬再次倒在了地上,只是这次摔倒之后灰烬碎落,被风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火球打在了这人身上的同时,还有另外一枚黑色的火球向着吴勉打了过去。就在火球到了白发男人面前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闪过一道寒光。随后那柄闪耀着秋水光芒的长剑从吴勉的身后飞了出来,将黑色的火球斩成了两半。

  斩鲲克制妖火,火球被一分为二之后,迅速消失的干干净净。而白发男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冲着对面的妖王说道:“现在是不是轮到你我了?”

  妖王眼睛盯着那柄漂浮在吴勉身前的那柄法器,看到这柄长剑之后,它身上的伤势便开始隐隐作疼起来。不过妖王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冲着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那么着急去轮回吗?动手之前我有件事情要问你。高如柏到底是你们的人,还是童戚振的弟子?”

  吴勉瞟了妖王一眼之后,冲着门外说道:“高如柏,你进来自己和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