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另外的目地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另外的目地

  经过了归不归一顿好说歹说之后,百无求算是好了一点。想到自己从小都是被其他的妖物叫百无求长大的,实在想不到还有第二个可以称呼自己的名字。当下二愣子算多少释然了一点,也不对着空气发呆了,看着老家伙的面子上,也能下床走两步了。

  看着百无求回复了正常,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当下擦着冷汗对着吴勉说道:“要是老人家我糊弄不了这个傻小子,就要再麻烦席应真那个爸爸一次了。说实话,能不用他,还是尽量不用的好。不瞒你说,当年我老人家亲生的儿子就有九个,就这个不是亲生的最费劲。”

  吴勉瞟了老家伙一眼,说道:“说点正事,妖王这次进京真是只为了老找童戚振吗?它什么时候那倚重这个人了?”

  “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现在地府正在和妖山对峙。这个时候十个童戚振绑在一起,也不够让妖王涉险下山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以为它还在皇帝身上打主意,不过皇宫里面又没有物妖。这就有点看不清楚了。不过妖山只要有动作,怎么样都会露出马脚的。”

  这个时候,府邸外面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着好像是官差在大街上抓人,折腾了好一阵子才消停。就在归不归搞不清楚外面出了么什事的时候,高如柏从门房那边走了过来。高管家似乎猜到了老家伙一定会询问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他已经出去打听清楚。

  “外面是开封府的官差在抓人,抓那些讹传皇帝窜了赵德芳皇位的人。”顿了一下之后,高管家继续说道:“听说刚刚宫里传出来的圣旨,现在赵德芳已经进宫。就看皇帝怎么处置他了,也许趁着这个机会将太祖一脉彻底贬为庶人也不一定。”

  “谣传皇帝窜了赵德芳的皇位,老人家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照理说妖王应该知道我们几个和童戚振水火不容的,却来找我们来打听他话的下落,这个有点过分了吧?它也不去皇宫里面找皇帝的麻烦,那么大老远的来一趟为了什么?”

  看着吴勉好像在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己,归不归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继续自问自答了起来:“这次妖王出来或许有寻找童戚振的因为,不过它应该还有其他的目地。比方说趁着人世间皇帝更替的档口,把水搅浑现在妖山和地府正在僵持,它无法分身下山来进攻人世。因为童戚振在辽国掀起来一场瘟疫,大宋又没有边境的威胁,如果这个时候分兵攻入妖山的话,它腹背受敌或许妖山便要终结这一任妖王的手上了。”

  这时候,高如柏提出来了问题:“大宋真的会派兵攻入妖山吗?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宋兵连异族辽国都打不赢,会有打败妖山的实力吗?”

  “那就要看怎么打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有过天下修士齐聚妖山帮助它们打败地府的先例,那次如果不是修士到了的话,现在已经没有妖山了。要打妖山也很容易,只要和地府串通好时间。正反两面一起出兵,就算回到疆卞那会,它们也没有什么胜算。”

  高如柏年纪太小,对当年发生在妖山的人、妖、鬼三方大战知道的并不多。不过他还是有自己的看法:“那也需要一个人来召集天下修士吧?现在能把人召集在一起的也只有海外的徐福大方师,不过他远在海外。除了他之外谁还有这个本事?”

  “皇帝有”归不归回答了三个字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只要皇帝下一个圣旨,命老人家我那徒儿召集天下修士,和军队参杂在一起进攻妖山。这世上想要名利的修士大有人在,到时候只要皇帝封他们一些上人、禅师的封号,大把的修士会出来卖命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而且自打方士一门崩塌之后,天下修士群龙无首,谁都想有机会可以像当年的方士一门一样,成为天下修道门派的领袖。为了这个豁出性命的修士也不在少数,只要是修士,哪个不想成为和徐福大方师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当初方士出名还不是帮助西岐伐商吗?方士作得其他的修士为什么做不得?”

  听明白了的高如柏点了点头,顺着归不归的话再次说道:“我明白了,现在是人世进攻妖山最好的机会,妖王担心这个才会冒险下山。最近的谣传就是妖物传出来的,刚才妖王的话也是假的,什么数万妖物到达京城根本就是它信口雌黄,它的妖兵主力根本不可能分兵出老,充其量跟着它到达京城最多百十来只妖物。它也根本不敢去皇宫屠戮皇族,那样的话反而降妖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过它又为什么要来专程来我们这里一趟?这样不是主动暴露出来了吗?”

  “能算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它毕竟不是人,总是会有破绽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被小任叁拉出去看热闹刚刚回来的百无求。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有这个傻小子在,妖王心里永远压着一块石头。它这次是趁机来看看这个冤家的,除了皇帝之外,妖王最忌讳的就是这个把妖王大位禅让给它的百无求了。毕竟它还是上一任的妖王,百疆能造反成事靠的也是百无求的威望。不过老人家我和吴勉守着它,妖王又不敢下手,这才推说来找你家师尊,趁机试探一下这个傻小子有没有重夺王位的打算。”

  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百无求和小任叁已经走近,归不归笑眯眯的闭上了嘴巴。看着两只妖物说道:“你们俩什么热闹都能看半天,和老人家我说说,外面怎么了?听如柏说外面是官差抓人?”

  百无求说道:“外面的官差在抓传闲话的,光是我们看到的就抓了几百人了,这次看来不抓个万八千人不算完。对门酒肆的刘掌柜,永昌大街场馆的孙妈妈还有一大群人。反正汴梁城里热闹地方的老板一个都没跑了,老子还看见泗水号的管事也被抓了起来。这才和任老三回来,找老人家你想想办法。凭着咱们和他们东家的交情,咱们几个要不要劫个法场什么的?”

  “看看再说,就算要救人也不用这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你和人参就别出去了,就待在府里。老人家我想了一下,咱们家的家底藏在皇宫里面不安全。弄不好要便宜董棋超那个小白眼狼,傻小子你辛苦一下,趁着下人们还没有回来,你在后院挖个地窖出来,咱们吧家底藏在自己家的后院,这多保险?能到我老人家哪一天一蹬腿,那就是丢给你的宝贝。”

  原本听到归不归让它挖地窖,百无求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三个字。不过听到以后那些宝贝都是自己的时候,二愣子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跟着归不归去了后院挑选挖地窖的地方。

  看着他们去往后院之后,高如柏微微一笑,和吴勉告辞之后忙乎起来。现在下人们都没有回来,他还要一个人忙乎。看着高管家去往大门口的身影,白发男人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的话太多了,反常。”